<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639章 青州牧
    青州!

    九州之一,

    东方属木,木色为青,故名青州!

    自古就是人杰地灵,煮盐垦田,富甲一方。

    齐郡!临淄!

    临淄为青州州治、齐郡郡治、临淄县治所在地。

    钱宇跟随钱理一路从京都来到临淄,如同其所料,大将军梁武被掌控中枢,安插自己亲信党羽,对于钱理这样身负天下之望的名臣,杀又不好杀,贬又容易引发天下舆论,钱理主动让出中枢之位,不在自己面前碍眼,梁武是乐见其成,所以一番飙戏,钱理主动告老还乡,梁武不准,三次推辞之后,被任命为青州牧。

    钱理天下名臣,清河钱家,天下望族,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入主临淄之日起,州牧府中前来拜访之人,络绎不绝的拜访之人就从无断绝。

    深夜,迷离的夜色笼罩大地,人声鼎沸喧闹的州牧府邸终于平静下来。

    钱宇拖着沉重的脚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舒缓一下压力,这几日的应酬他一直跟随在钱理身旁,府中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他在处理,钱宇没有返回去休息,而是走到了一处议事厅的位置,他大步的走入,议事厅此刻已经端坐两人,伴随着钱宇大步的走入,他们纷纷的起身拱手作礼。

    “坐,”钱宇一摆手,他端坐主位之上。

    “文杰你先一步来青州,情况打探的如何?”钱宇对着左手方的一名文质彬彬的男子说道,此人姓方名文杰,乃是清云仙门推荐而来的贤才,大魏乱世景象以显,周山之中只要有着想法的仙门,无不开始准备起来,不传授道法,只教授凡俗之学,扩张仙门的影响力,自从道法无法横行后,这是仙门依然保持影响力的方式。

    “青州有国三,分为甾川国,胶东国,高密国为诸侯王领地,其中高密和胶东二国已经被流寇占据,此二贼为周兴和王六,”

    “王六声势浩大,半月前刚刚攻占了石泉,尽占高密四县之地,杀尽官员,诛绝富户,”

    “周兴不但占据胶东更是吞下临郡两县之地,实力更胜一筹,”

    “两人中谁最难应付?”

    “周兴,”方文杰毫不犹豫的回答说道,他对于这情报早就了然于胸,直接的轻声的开口解释说道;“王六本事乡间游侠,为人重情义,轻生死,素有信义,此人被陷害入狱,几乎死去,心中对富户颇为怨恨,借助青州大饥趁势而起,看似声势浩大,但实则都是流民,”

    “倒是那周兴,本家本是乡中豪族,自幼苦读史书,本举孝廉入了仕途,不过却是事事不顺,多年踌躇,谁能想招惹到了胶东国相,被污蔑造反,所幸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乡中起事,第二日趁势偷袭县城,一日而定,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囚胶东王,杀胶东国相,席卷胶东如今正向东扩张,”

    “向东,”钱宇直接铺开身前的青州地图,仔细衡量了一下,嘴中倒是冷笑着说道;“到底是读书之人,要是被他打下东莱郡,上任青州牧垂垂老矣,身体多病精力不济,外加青州各处皆有暴民流寇,各郡皆有私心,还真的让他成了气候,”

    “有二郡之力,背靠大海无后顾之忧,天下大乱将起,诸侯王讨伐梁武,要是趁势再下一郡,还真的成了气候,未来青州要有变乱,不是没有入主青州的可能,”说道此处,钱宇直接的一叹,类似周兴这样的人物,可谓就是天生造反的人,这样的例子拥有着本尊记忆,在大千世界当中类似的人物记载太多太多了,宛如恒沙一般多。

    他们身怀天命,从生下来就注定未来要踏上造反一途,安稳过日子,处处不顺,灾祸一个接着一个,最后却是被各种事件逐渐的逼迫着踏入造反的行列,如周兴被胶东国相逼迫,没有胶东国相却还是有着胶东王,或者是其他人对他逼迫,这样的人物一旦造反,往日的不顺,却是统统消失,如有神助一般,做事是无往而不利,起事之初,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他们手中皆是能够办得到,

    此种人物,在大千世界中,被称呼为妖星,其本命就是造反,如同那杀破狼三星一般。

    不过此方大魏世界太过低下,不可能孕育出杀破狼三星,最多也就是身怀三星余气之人罢了,获得不了其本命。

    “本打算拿下周兴,打通和东莱郡联系,现如今看来却是不得不改变计划了,”钱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是皱了皱眉头,周兴这样应了天命的妖星,可以说不好对付,如今他父子初来乍到,青州之中不说被打破的二国,东莱已被胶东阻隔,失去了和临淄的联系,其他各郡反应不一,哪怕是这齐郡临淄城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欢迎他父子前来。

    所以当前他们父子要在青州站稳脚步,必然需要一场大胜,眼看着周兴资料之后,钱宇改变策略,柿子还是挑软的捏。

    “主公父子初来乍到,要一场大胜树立威望,周兴豪族出身,兵马虽少却是在起兵之后散尽家财,训练精兵,兵卒勇武,还在这州兵之上,”

    “而王六贪图享乐,骄奢淫逸,众多兄弟每日饮酒享乐,兵马虽多,但都是流民,还有招募的山贼,尽皆是流民山贼,州兵只要稍加整训,主公定可大破王六,”

    “凭此大胜威震诸郡,以讨伐周兴为名,收缴诸郡之兵,”

    “诸郡岂能这么甘心交出兵马?”一旁不发一言的中年男子出声道。

    “不甘又能如何,我父为青州牧,掌管青州政务和军权,一纸文书下去,不交就是公然造反,有此大胜,谁敢反抗,”

    “主公所言不错,大魏以显乱世,可并无大乱,中央权威犹存,有破王六大胜,齐郡周边几郡定然能够景从形成大势,到时候其他郡县在不甘心,大势之下也无反抗之力,不得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