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635章 失败者大集合(下)
    寺庙之中,高墙林立,一尊尊金色佛像耸立,燃烧的禅香散发着一股香气弥漫。

    佛音阵阵,一片祥和之气。

    “大雷音寺佛陀无数,四大金刚,八大菩萨轮流前来,还有如来佛祖诵经讲法,其他菩萨和罗汉不可胜数,”

    “此地,除了极乐世界之外,乃是佛门最强之地,以佛门大兴之势,任何捣乱之举都会遭受天意阻止,届时行事处处不顺,我要是为蚩尤你寻找尸身,定然会被其他僧人偶然意外发现,最后彻底的暴露,”杨启峰很是冷静,气运之道,他经过此番劫难,内心中已经深刻领悟,看那刘沉香大运一起,所干下的无不都是惊天大事。

    佛门正在大兴之势中,大闹大雷音寺,纯粹是吃砒霜嫌命长了,不过眼前这两位,无不都是惊天动地的人物。

    蚩尤和轩辕争人皇之位,先后几次大战,皆是战胜,逐鹿之战也是先胜而后败,而伯益也不是凡俗之辈,当年洪水滔天,水族兴风作浪水淹大地,先有鲧治水不成,后有其子禹测量天下,治水功成,成为一代圣王,治水之功禹自然是居功至伟,但伯益却也是出力甚多,毕竟治水这并不是一人即可完成。

    伯益辅佐禹治水功成,被举为下代人族共主,不过很可惜,他碰到了自私自利的禹,最后被禹暗助的启驱逐。

    这点浅显道理,两人不是不清楚,既然能够前来寻找他,自然有着底牌,杨启峰问的就是这底牌。

    “道友有一点弄错了,我们闹的是灵山,不是大雷音寺,”

    “灵山是灵山,大雷音寺是大雷音寺。”杨启峰随即醒悟,却是立即的理解,大雷音寺在灵山之中,可灵山地域广阔,大雷音寺只是占据一地,不过杨启峰还是有所迟疑的说道;“短时间之内打破封印,光是两位实力还是不足,”

    要是硬闯大雷音寺,以蚩尤和伯益的实力,自然是自寻死路,可要是闹一闹灵山,只要时间掐的准,倒是可以在大雷音寺反应过来前逃脱。

    “凭我们自然不行,但要是再加上俺呢,”闷声的语气响起,杨启峰前方又走出了一人,他身躯丈二,肩宽背阔,却是无头,以乳为目,以脐为口。

    这算什么,这是失败者大集合,杨启峰心中苦笑一声,先是逐鹿之战败于人皇的蚩尤,再有被被赶下人族共主之位的伯益,如今这一位刑天也不是什么赢家,当年巫族主宰天地,他与帝江相争,却是被枭首而镇压,帝江怜其天赋,却是没有斩尽杀绝、

    “还有谁?都出来吧,我不相信就只有你们几个?”刑天走出,已经让杨启峰知道,古往今来所有的失败者,在如今都已经的汇聚在一起,他们无一不是惊天动地的人物,身具大神通,不过如今都成为了负面人物,被人教育的反派典型,每一位在天地中皆是有着大敌,本来算不上什么?有大敌镇压,掀起不风浪来。

    比如说蚩尤,他脱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根本不敢在三界中闹出太大动静来,当年轩辕获胜,成为人皇,人族大运在身,实力突飞猛进如今的蚩尤和他相比,却是要差了一些,其他几人的情况类似,不过单独一位不行,可要是这一些人全部都联合在一起,足以让三界变色。

    “道友是明白事理之人,”一位身材伟岸,身具真龙之姿,眼有紫眸,他大步的走出,一举一动无不让人心折。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杨启峰看着这一位,要是不知其底细,一定会为之心折,可里子却是烂透了,这一位祖龙之子睚眦,向来不是什么好东西。

    “人族,巫族,龙族,妖族是哪位?”

    “是老朽,”一名枯瘦老者走出,他没有一丝血肉,骨头上面包裹着一层皮,眼眶塌陷,身上干巴巴,走起路来一摇三晃,像是一阵风就能够把他给吹倒。

    又是一位失败者,当年妖皇大敌,双方先后大战九场,神通,仙术,兵法,韬略,无一不赌,最后被妖皇折服,从而跟随妖皇开创妖族大业。

    “要是不答应,岂不是不识抬举,我愿意加入,共谋大事,”杨启峰当机立断,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的选择同意,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迟疑的余地,自从见到蚩尤当对方说出自己来意后,杨启峰他还有着一些反抗的余地,那么随着其后走出的几人,杨启峰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反抗了,听了这样的秘密后,他只能够同意,要是不同意,他这傀儡版的佛都无法做下去了,今日就是他毙命之时。

    这一些人想要杀他,除非是如来佛祖日.日不离他左右,杨启峰他一辈子不再走出大雷音寺。

    “有道友加入,此事必成,”率先开口的是蚩尤,他一脸欣喜,对于杨启峰极为的看重,说着同时对身旁的众人开口讲道;“还请各位暂时委屈一番,进入山河社稷图品茶论道,”

    “应有之义,”枯瘦老者他干巴巴的手掌直接伸出,山河社稷图却是直接从杨启峰身上浮现而出,见此杨启峰并不意外,山河社稷图在他们手中执掌不知道多少万年,作为妖殿的执掌者一代妖师,他要是不在山河社稷图上面留下一些手段,那才是一件怪事。

    “放心,山河社稷图乃是娲皇之宝,老朽没有留下任何暗手,只是你前不久你在山河社稷图中留下的印记损失大半,外加老朽对山河社稷图熟悉了一些,才能够做到这一步,”枯瘦老者语气有一些沙哑,倒是对杨启峰安慰了一句,然后率先的步入山河社稷图中,其他人见此纷纷的走入山河社稷图中。

    转眼之间,刚刚充斥的人影,现如今只剩下了蚩尤还在杨启峰面前。

    “不知道看重了在下哪点?竟然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杨启峰苦笑着对着身前的蚩尤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