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617章 暗算(加更)
    又是六更,一万二的更新,这一章依然是加更章节,是为了【风儿……】万币打赏加更,最后依然是求订阅,求一切!!!!!!!!!!!!!

    大茅真君毫无反抗之力,这并不是他实力弱,而是他从来没有对自己二茅真君这一位兄弟防范,在二茅真君暴起发难之后,大茅真君直接被封印了肉身,元神根本不等动弹,二茅真君手中金针用力,金色锐利光芒直冲元神而去。

    元神无形之物,但这一股金锐之气却是专破元神,大茅真君的元神瞬间被刺破,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苦修,如今化为了了流水,被自己的亲兄弟了结。

    元神被破,大茅真君双眸中锐利之色开始退却,最后化为无神,二茅真君手臂一甩一划,一道口子裂开,无边的黑气从口子中蔓延而出,阴寒之气开始弥漫,地府直接被二茅真君打开,大茅真君的魂魄直接被他送入到了地府转世投胎去了。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当二茅真君把大茅真君解决掉,他才拱手对着杨启峰下拜说道;“打伤天使乃是少茅所为,”

    “小仙本意是交出少茅,但被大茅阻止,少茅真君胆大包天,想要袭击神君,小仙再也忍无可忍,还请神君赎罪,”不知道节操为何物的二茅真君,他果断的偷袭大茅真君向杨启峰投诚。

    “二茅真君被大茅真君胁迫暴毙袭击天使罪犯少茅真君,忍辱负重至今,终于不辜负本神的期望,斩杀大茅真君,不但无过,反而有功,”杨启峰看着面前的二茅真君,口中连连的赞赏的继续说道;“圣旨不可违,少茅真君虽然身死,但擒拿沉香的事情依然还要做,就劳烦二茅真君前去擒拿沉香,到时候两功并赏,”

    “二茅领命,”二茅真君直接一拜听命。

    杨启峰直接扭身驾云离开了茅山洞天,直接进入南天门返回司法天神府邸,本来一脸平静的杨启峰,当他走入司法天神府邸之后,他平静的脸色立即的沉了下去。

    杨启峰径直走到庭院中,找了蒲团盘膝坐下,对着一旁的侍女吩咐说道;“把王唐请来!”

    侍女点头离开了,不久姜子牙一袭白衣快步走来,把四周所有侍女全部都打发掉,姜子牙率先开口讲道;“恩师脸色阴沉,可是此次茅山之行不顺?”

    “何止不顺,简直就是灾难,”杨启峰一叹,他直接把自己在茅山的情况给姜子牙仔细的描述了一番,他寻找姜子牙前来就是让姜子牙给他分析一番此种因果,姜子牙静静的倾听着,茅山之行虽然短暂,但诉说起来却是足足的说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要是大致去诉说,也没有几句话,可杨启峰他说的很详细。

    倾听杨启峰叙述完,姜子牙没有立即出声,而是沉吟了一番,大约一刻钟后姜子牙才开口讲道;“少茅真君身死,情形有很大不对,”

    “恩师没有杀他之意,只是把他擒拿前往天庭论罪,以三茅真君的人脉,找太白金星还有其他人前去瑶池说情,此事就会化解,少茅真君最后竟然刚烈到自爆元神,一定是有人暗中动了手脚,”

    “不错,我也正是这么想,”杨启峰点头继续的讲道;“袭击天使的罪名可大可小,要是寻常没有根基之辈,这就是一个死罪,但三茅真君成道之后,向来稍有外出,一直在茅山洞天中清修,乃是有名的逍遥之仙,人脉算不上广,可寻找几位说情的前辈还是能够找来的,”

    “宁死而不屈服,这样怕是少茅真君已经中了暗算,”

    “正是如此,少茅真君在瑶池中的表现就有异常,平白无故作为一名逍遥真仙,岂会主动搅合红尘之事,此次大劫对于三茅真君而言毫无影响,”

    “他们和交游广阔的赤脚大仙不同,向来是清心寡欲结交了纪元之子,也不会带来多少的利益,反而让自己卷入到麻烦,平白无故的树立恩师当作敌人,”姜子牙顺着杨启峰的话语说道,姜子牙神情凝重一点点分析着杨启峰和少茅真君接触后的场景。

    “三茅真君清静无为,没有大敌再测,所以这暗算少茅真君之人,他图谋的不是少茅真君三兄弟,而是为恩师而来,”

    “我正是担心此点,能够把一位证得不朽的金仙暗算不为人知,这样的手段幕后下手之人本事定然不低,不是势力极大,就是本事极强,而我得罪的人当中,附和这样的特征之人,却是只有哪咤一人了,”

    “不,并不是他,”姜子牙断然否决了。

    “哪咤乃是玉虚宫三代弟子之中仅次于杨戬的人物,颇受玉虚宫重视,能够调动的人脉和势力倒是能够做到此点,但此举太过于阴损,不适合哪咤性格,而出手的风格更是和玉虚一脉不符,”

    “看来是对方有意让我联想到玉虚一脉下的手,”杨启峰闻听此话,心中却是不由的一动,姜子牙当年可是玉虚一脉的二代弟子,玉虚一脉的风格和手段,他极为的熟悉,有他否决杨启峰是相信的。

    “正是,”

    “这幕后图谋的人,他知道恩师和玉虚一脉结怨,故意把事情引导到玉虚一脉身上,加剧恩师和玉虚一脉的冲突,”

    “他这么煞费苦心的如此去做,是摸清楚了我的性格,知道要是玉虚一脉动的手,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果然是好算计,”杨启峰感叹了一声。

    “少茅真君身死,不过是一个引子,接下来还有一番动作,才能够让恩师把事情彻底的相信是玉虚一脉所做的,”姜子牙开口补充了一句。

    “恩师还请去和二茅真君一谈,此事有一些隐秘之处,却是需要二茅真君亲自讲解才能清楚,”

    “此点倒是我疏忽了,”杨启峰经过姜子牙提点,立即的认识到,他是要和二茅真君一谈,虽然不齿二茅真君为人,但任由他人算计,更是杨启峰不愿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