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600章 世界的恶意
    酒楼中,

    酒盏交错,一位位客人正在豪饮。

    杨启峰端坐椅子之上,手中酒盏静静的被他端起,他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小千世界通往大千世界的通道按照定例,一定会在闻名的名山大川之中,所以打探起来很容易,他只要找到一位博学之人,向其打听神话传说中最著名的几座神山即可。

    此方小千世界的情况打探起来要比杨启峰预想中的还要容易,像是大千世界自从不周山崩塌之后,要说天下第一山,一直没有一个定义,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小千世界中却是有着一座公认的神山,周山!

    此山高耸入云,直插天宇,云雾缭绕,仙鹤啼鸣,传说有神仙居于山中,自古就是寻仙访道的必去之地,不过无人能够攀登其上。

    而在杨启峰看来,此山就是不周山的投影所化了,尽管不周山已经崩塌,如今只是一些残骸,再不复昔日之景,但投影一个下品小千世界被誉为神山依然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获得了想要知道的消息后,杨启峰站起身来随手的对店小二甩了一个碎银子,他直接缓步走下了楼梯朝着外面走去。

    “道长留步!”身后传出了一声喊叫,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他大步的走来,

    “无量天尊,”杨启峰低声念叨了一声,然后朗声说道;“可是在叫贫道,”

    “正是,”来人直接弯腰一拜,极为礼貌讲道;“道长仙风道骨,飘然出尘,一看就是得道全真,小人钱离,我家老爷崇道,如今道长到此,还请上府盘旋几日,”

    “无量天尊,”杨启峰微微摇了摇头,毫不客气的讲道;“大祸已经临头,请恕贫道无能为力,”

    “道长,”来人乍听此言心中一惊,却是随即大喜,他直接的跪拜在地,磕头恳请说道;“还请道长救命,”

    “舍弃你家老爷,立即出城去北方还有一线生机,”

    “道长,”来人一把的抓住杨启峰的大腿,苦苦的继续哀求说道。

    杨启峰袖袍一甩,来人指接被他荡开,口中不客气的说道;“贫道良言在此,听不听由你,”

    说完,杨启峰他直接大步的走出,几步之间就已经的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的不给来人任何机会,看着消失无影无踪的道人,钱离从地面上站起身来,他知道遇到了高人,能够有着这样手段的人物,绝对的不是招摇撞骗的人物,他脸上露出挣扎之色,最后钱离一咬牙,千古艰难惟一死,要是能够活,谁会选择死,他最后对着老爷府邸所在的方向叩头磕了三下,然后急匆匆的朝着城门而去。

    乱世之中他家人尽皆惨死,如今只是孤身一人,本来还有着收拾细软钱财报信的心思,但一想到刚刚道人的话语,他狠下心来快步的走到了城门处,最后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大步的走出了城门朝着北方而去。

    杨启峰站在城门外,静静的看着这一位钱离朝着北方而去,他脸上悬挂出冷笑之色,这一位倒也是果决之人。

    眼神中泛起的淡淡金色光芒,能够看的见本来在钱离头顶之上不断扩散的黑气,却是开始的消融,随着钱离不断朝着北方而行,黑气会逐渐的消散直至到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收回了注视着钱离的目光,杨启峰目光冰冷这一个世界略有不对,以本尊的本事这不过是一个下品小千世界,想要把其本源永久镇压是不太可能,可暂时镇压世界对他的恶意这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眼前这一幕,无不告诉着他,这一个世界的恶意已经对他作出了对他的排斥,刚刚的那一位钱离乍见之下,头顶气运黑气弥漫,和其接触之后,黑气更是有着向他蔓延的征兆,要是杨启峰答应前往府邸,那么等待杨启峰的就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到时候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情不断的朝着杨启峰卷来,最后让他陷入无尽的麻烦中,最后的结果也是悲惨,肯定是被打为反贼,迎来大魏的绞杀。

    大魏刚刚定鼎,国力正值鼎盛,在这一个末法之世不能以一敌国的世界中,他要是遭遇鼎盛的王朝围杀,杨启峰他的结局肯定好不了,特别是寻常人能够使用的手段,对于杨启峰尽皆无效,比如说在这样的世界中,要是一个凶犯狠下心来直接的朝着荒山老林子一钻,不打算出来之后,除非是神仙,不然谁也寻找不到。

    但杨启峰他不行,世界的恶意让他寸步难行,到时候杨启峰就会遭遇偶然事件,比如他刚刚的藏好,就不知道哪一个猎人抽风的进入深山,无意当中发现杨启峰他的踪迹,此事定然是屡见不鲜。

    本尊事情虽然没有办到位,没有完全断绝世界的恶意,不过到底的镇压了大半,随着杨启峰他没有入套,他能够感受到本来达到巅峰的恶意已经消退了不少,想来是世界没有继续的针对他,世界到底太过低级,没有衍生出自己的意识,只能够是依靠着一些本能而已,而本尊的实力也太强,他就算是有所奇特,本尊的镇压下,能够像是刚刚针对自己,就已经是这世界的极限了。

    心中有数的杨启峰,他不敢耽搁直接的前往周山,找到小千世界通往大千世界的通道,和本尊获得联系之后,把此事禀告本尊到时候有本尊亲自出手,这小千世界到底有什么秘密,岂能够隐瞒的过本尊的法眼,根本不需要他多费功夫去探查,毕竟两者相差太大,宛如人和蝼蚁一样,蝼蚁看人自然是无法观看全貌,但人去观看蝼蚁,一眼就能够看出大概,仔细观看下蝼蚁有什么都无法的隐瞒过人。

    现如今两者的概况就是如此,一路疾驰,杨启峰根本没有任何耽搁,除了歇息和吃饭的时间,其他都用来赶路,半个月后他终于来到了周山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