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595章 魏王
    “该死,该死,该死!”

    “赤霄剑那里怎么可能出现了问题?”浑身黑气缭绕掩盖全身融入四周,他大步的走在街道上面,诡异的是街道上面的行人却是没有人能够看的见他。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了,还是速速离开为好,”祸心道人知道不好,他在耶律楚材府邸之外,发现杨花花被杀的那一刻,直接果断的撇下了韩将军,自己本人快速的离开了。

    “道友远来,何必离开,”一名道人站在了祸心道人身前,拦截住了祸心道人的去路。

    “喋喋喋喋!!!!!!!”祸心道人眼见拦路,不但没有慌张,反而露出了肆虐的笑声,他直接在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个人偶,人偶制作的极为精致,有鼻有眼有嘴,人身各项器官却是一个也不缺少,可人偶的相貌眼和鼻都看的清,相貌却是无法的分辨的清楚,不过这一幕消失的很快,祸心道人他手中的人偶模样,快速的变化着,转眼之间就变幻成为了拦路道人的模样。

    人偶身上衣着和相貌都是一般无二,祸心道人也不言语,直接的拿出一柄小剑对着人偶就是一剑,人偶发出了一声惨痛叫喊之声。

    “道友好本事,”道人脸上微笑如故,对于祸心道人的所作所为根本无动于衷,任由祸心道人施法而为,到了此刻祸心道人这才色变,嘴唇蠕动极为苦涩的说道;“天仙,”

    “道友本事不凡,何必给武周卖命,”

    “我家主人求才若渴,何不投效其麾下,到时候成就仙道易如反掌,”

    “道友要慎重考虑,武周朝中人才济济,道友本事不错,可到底是仙道中人,哪怕是不遭受排挤,想要上位也是艰难无比,成千上万年的蹉跎不被重用,”

    “道友之言不错,贫道愿意投靠,”祸心道人稍微一犹豫,最后却是直接的诚恳的下拜表示臣服。

    “好,好,好,”道人连声叫好,直接引领着祸心道人朝着耶律楚材府邸走去,祸心道人紧随其后,他根本没有任何想要逃跑的想法了,眼前一位天仙就在身前,以他本事再强十倍也是跑不掉,尤其是对方话语露头的讯息,更加让祸心道人忌惮,一位天仙都为奴那么他家主人要强到什么程度,真仙是绝对不可能的,至少也要是一位金仙

    “多谢国师救命之恩,”河间郡王对着杨启峰直接弯腰一拜,杨启峰坦然受之。

    收了赤霄剑破了秘术之后,杨启峰他可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在这短暂停留,接下来他打算为河间郡王准备一些宝物,特别预防这一次的事情再次出现,对于杨启峰而言能够信得过的心腹还是太少,本来这一次的事情出手的最佳人选是姜子牙,以姜子牙的本事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不过可惜的是姜子牙智慧倒是足够了,但是实力太弱了一些。

    姜子牙实力拿不出手,杨启峰可没有当年封神之战的时候元始天尊的本事,直接的赐下姜子牙至宝在身万法不灭,不论是干什么都没有生命危险。

    “王爷不用多礼,”伸手扶起河间郡王,杨启峰轻声的说道;“王爷自有天佑,此番劫难没有贫道出手也定然会顺利渡过,”

    “禀王上,逆贼已经擒拿住,”一名将领从外面走入禀报说道。

    “带上来,”河间郡王平静的双眸再一次的恢复杀气腾腾的模样。

    一名大汉直接的被捆绑全身,手和脚背捆绑的严严实实,绳索泛着淡淡的金光,一看就不是凡品,不论他有着什么本事,在这个时候都用不出来,被两名禁军提着走入,扔到了地面之上,一名禁军把大汉扶起,让他双膝跪拜在地,尽管大汉不断的挣扎,可绳索金光一闪他的力量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无法的挣脱禁军手脚,被按在地面跪拜。

    “倒是一条好汉,”河间郡王观摩着身前的大汉,其人身材高大,膀大腰圆,胡须茂密,一看就是一员猛将,不用询问河间郡王都能够知道对方的身份,一定是武周的将军。

    “说到底是谁指派你来的?”

    大汉一声不吭,他嘴巴当中的布条已经被禁军拿下,可他依然的没有发言,就像是哑巴了一样,河间郡王连续的询问了三遍,大汉依然无言后,他那一点欣赏消失的无影无踪,直接的挥手让人待下去严加拷打,一定要询问出到底是谁派遣他来的,还有着什么同伙。

    大汉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插曲,接下来在耶律楚材府邸当中,却是酒盏交错一场宴席直接的为杨启峰而摆开,一直到深夜杨启峰他才返回到耶律楚材为他准备的房间当中。

    房间内部却是已经有着两人,正是祸心道人两人,看见杨启峰进入道人微微一笑,直接化为一道流光融入到杨启峰身躯当中,见此一幕祸心道人大惊,竟然是一具分身,不,是化身,化身都有天仙水准,对方绝对的是证得不朽金仙一级的人物,李唐当中有此神通伟业的人物,也就是被镇压的大宗正,另外一位就是李唐国师了。

    他不由的直接对着杨启峰一拜,这样的人物在前,他心中对于武周的念想彻底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对于他而言投靠武周只是为了修炼,武周虽好,但人才太多,他投靠过去也见不到天子,最多只是投靠一位王爷,而投靠眼前这一位,直接就会成为其心腹,两者相差了何止万里,如何选择他怎么会不清楚。

    “此事是武周哪一位王爷的手笔?”杨启峰端坐蒲团之上,轻声的对着身前的祸心道人询问说道。

    “魏王,武承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