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570章 成了气候的河间郡王
    河间郡王他混的是风生水起,自己的基业发展的好生兴旺。

    他不但把辽地消化掉,经营成为根基之所,就是那一直被他骚扰攻略的韩地和幽地已经被他拿下,如今正在朝着燕地动兵。

    幽燕二地,向来是孪生兄弟,两者相互共存,幽燕二地一直都合并在一起称呼,只要拿下幽地,燕地再也没有雄关险阻,可谓是一马平川,攻下幽地,燕地很快便会失陷,幽燕辽韩四处何止万里之地,整个南蟾部洲东北地区,到时候都会被河间郡王攻下,可以说只要燕地被河间郡王拿下,河间郡王立即化为一条蛟龙,开始兴风作雨,搅动四方了。

    到时候武周朝中的一些人,他们对武周的信心开始减弱了,心思开始活络起来,割据东北外有海外仙山供应,充当着粮仓之地,河间郡王后勤不愁,他这一位大将军,再也不是一个虚妄的名号。

    燕地武周是不会放弃的,河间郡王以辽地和韩地为根基,贯通幽燕,到时候窥视冀地,要是在下冀地前往中原道路将会被打通,兵锋所向直指中原,神都震动,武周再也不会安宁,本来一直被压制下去的李唐宗室开始兴风作浪,配合着河间郡王搅乱风雨,立即的会让武周国势风雨飘摇起来。

    武周乃是篡夺李唐江山而来,得位不正,哪怕这么多年被武媚娘经营,李唐的势力看似溃败,但一些东西却是根深蒂固,这江山是李唐的,根基是李唐的,哪怕是把成果给篡夺了,根基依然没有改变,除非是推到冲来,从里到外全部都更换一遍,如今大部分臣子都忠于武周,可谁知他们真正忠心于谁,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怕是截教教主以圣人之尊,还不是惨遭自己信任的徒弟所背叛。

    如今这一些人不会起这样的心思,就算是有也是要压下去,可当河间郡王虎视中原的时候,一切就不同了,所以自己要是武媚娘的话,现在要对河间郡王动手了,不能够让河间郡王拿下燕地,有着窥视冀地的能力,虽然还有着冀地当作缓冲,但风险太大了,根本的赌不起,毕竟燕地一下,神都洛阳还是会震动的。

    这个险根本冒不起,一个国家的国运,乃是方方面面而形成的,其中人心占据了其中不小的比例,哪怕是武周强盛,可人心思变对国运影响极大。

    特别是武媚娘他自身的实力,已经和武周挂钩,当武周势弱后,武媚娘她是受其影响最大的人,接下来就要看河间郡王是否聪明了,杨启峰他要是河间郡王的话,对这轻易就可以拿下的燕地,一定是只骚扰,不断的牵制燕地的精力,一直的掠夺燕地的人口,摧毁燕地的根基,不去占据燕地,去激怒武周。

    河间郡王自身的势力已经不弱,可是和武周比较起来,还是颇有不如,如今的武周不单单的是南蟾部洲,他在东胜神州还有着不小的地盘,哪怕光是东胜神州的地盘都要比河间郡王大,南蟾部洲当中武周的力量都不过是守备力量,根本不是武周真正的精锐,精锐大军都集中在东胜神州中攻城略地,要是武周把精锐大军调遣回来,河间郡王根本的支持不住,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武周是不会调遣东胜神州力量的,要是东胜神州当中的力量回调,也就代表着武周放弃了东胜神州的地盘,多年的谋划毁于一旦,除非是到了生死存亡之时,不然武周是不会这么做的。

    所以不占燕地,这是最佳的策略。

    就要看河间郡王有没有这一个气数了,劝阻,杨启峰他根本就没有产生过此想法,他对于河间郡王只是发家之时赞助了第一桶金,其后就隐居幕后更是逐渐的淡化自己,为的就不想和河间郡王有着太多的牵扯,被河间郡王给搅合进去,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杨启峰对河间郡王并不是太看好,如今哪怕是河间郡王声势不小,除非是河间郡王击败了调回的东胜神州精锐,

    杨启峰故意淡化他的存在,这是好处,他和河间郡王没有过多的纠缠,但坏处也是很明显因为这样做,他对河间郡王的影响有限,要是平常小事河间郡王是不会反对他的,也会卖一个面子给杨启峰,可是否攻打燕地这样的策略,对河间郡王极为的重要,是他国策,这样的大事杨启峰已经无法的影响到河间郡王了。

    如今的河间郡王今非昔比,远远不是昔日被困于府邸当中的他了,如今河间郡王执掌大军,百战百胜,意气风发,兵锋所向,谁人能敌。

    谁也无法的影响河间郡王,能够让河间郡王做决定的唯有他自己一人。

    就在杨启峰关注河间郡王,要看河间郡王是否能够成气候的时候,沉香此刻却是跋山涉水,朝着峨眉山而去。

    正午时分,正是烈日炎炎,热浪不断从天空当中洒落,太阳散发着万道光芒,炎热烘烤着大地,今天无风,极为的闷热,正在赶路的沉香,不断的用着衣袖朝着自己的额头擦拭而去,汗水刚刚的擦拭不久,就在一次的密密麻麻的悬浮在他的额头上面,沉香一脸坚毅,他一步步的朝着峨眉山所在的方向迈动着自己的脚步。

    离开净坛庙已经有着一段不断的时间了,当日发生的一幕幕,依然的被沉香铭记于心,这是沉香他前往峨眉山的动力源泉,当日猪八戒为救他被擒拿上天,给沉香的震动不小。

    郁郁葱葱的道路上,却是逐渐变的开阔起来,平整的官道出现在了眼前,沉香继续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后,一个茶铺出现在了他视野当中,茶铺开了有多年了,那悬挂在杆子上面垂下的茶字,已经褪去了鲜艳,变的破旧起来,沉香擦拭了一下汗水,快走了几步来到了茶铺中,直接的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面,口中嚷嚷道;“来一晚凉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