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560章 刘彦昌老友
    倔起来的敖春,那是天不怕,地不怕,谁来了也不怕。Ω

    杨启峰静静的看着在老猪面前开始闹腾起来的敖春,他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在心中已经给这敖春点了不知道多少个赞,他要的就是敖春这样的性格。

    老猪看着敖春,他却是有些恼火,这一位敖春和他到算是颇对脾气,本来在老猪心中极为的欣赏,但是此刻看着敖春的架势,让老猪多少的有着怒气浮现,张口老猪就在要呵斥敖春的时候,杨启峰他直接果断的阻拦了,开什么玩笑,杨启峰他可是要让这敖春保持着这样的性格,这性格在实力弱小的时候,就叫做乖张,根本不是一个好性格,可以说是乃是贬低,但要是当敖春的实力上去了,那么这评价就会全然的改变,成为霸气了。

    是否霸气,乃是和实力挂钩。

    杨启峰他直接率先的说道;“这一位小兄弟是何方人士,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是何方俊杰?”

    夸赞的话语不断的从杨启峰他的口中说出,对着敖春就是一阵猛夸,这样的人物杨启峰他上一世的时候接触多了,可谓是有着丰富的经验处理,像是敖春这样的性格,你绝对的不能够和他硬顶,因为当他脾气上来之后,你和他越是硬顶,他和你也是硬顶,最后的结果就是你们三言两语的就吵吵起来了,最后就是陷入到了一个死循环当中。

    绝对的是不能够采取硬的,一定要采取软的才可以,你要采取迂回方式,而和这样的人物接触,只要顺着他的脾气来,到时候自然的能够和其迅的拉扯上关系,当然杨启峰他他也知道,自己和这敖春不可能有着什么友好的关系,因为沉香的缘故,这敖春和他一定是敌人的身份。

    听见杨启峰夸赞的话语,见识浅薄的敖春自然是喜色无以言表,他一脸的欣喜,直接的报上了自己的来历。

    敖春的话语正中杨启峰下怀,他这询问的话语,就是在引出敖春这一番话,所以当敖春说出了自己身份之后,杨启峰他态度立即改变,本来还一脸笑容,对着敖春不断夸赞的态度变的鄙视起来,他直接鄙视的说道;

    “我当是谁?”

    “原来是东海龙王之子,”

    “想那东海龙王不过是一个窝囊废而已,自己的儿子惨死,竟然不敢去报仇,依然的让他那仇人逍遥法外,”

    “窝囊废的儿子,自然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

    “你胡说,”杨启峰鄙视的态度,自然的是激怒了敖春,根本的不等杨启峰话语落下,敖春就已经的言,只是因为杨启峰他的语太快,所以敖春他没有打断杨启峰的话语,但当杨启峰住嘴不言之后,敖春他大喝了一声,然后继续的开口辩解说道;“当年父王水淹陈塘关,哪咤已经自杀身死了,”

    “自杀,”杨启峰鄙视的神色更为明显,嘴中嘲弄的语气不断说道;“那不过是太乙真人的的计谋而已,哪咤乃是娲皇宫灵珠子转世之身,和娲皇宫关系匪浅,收这样的徒弟,太乙真人可是一点也不放心,到时候这哪咤是对娲皇宫亲,还是对他亲,”

    “所以太乙真人直接的设计,让哪咤打死了你三哥,让东海龙王去寻仇,这样借助着东海龙王之手,直接的杀死哪咤,然后这个时候太乙真人再出面,直接的把哪咤给复活,到时候哪咤的肉身莲藕乃是太乙真人赐予的,这样哪咤自然和娲皇宫的联系大不如前,和他太乙真人最亲了,”

    “这一件事情东海龙王也知道,但他根本的不敢声张,一直当着窝囊废,”

    “你胡说,”敖春被杨启峰气的脸色通红,俊俏的脸庞上面,泛起红光,这个时候完全的是潮红一片,但缺乏见识的敖春,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反驳的话语,他根本的组织不出来,所以只能够用简短的话语来表达。

    “怎么可能是胡说,你要知道当初东海龙王水淹陈塘关的时候,太乙真人可视出面了,”

    “没有,”

    “太乙真人根本就没有出现过,陈塘关一方唯一出现的也就是哪咤的生父李靖而已,但也就是李靖一人,这还是因为陈塘关乃是李靖镇守之地,不然李靖可能都不会出现,而作为哪咤师父对哪咤宠爱有加的太乙真人,要是按照着平时的情况,岂能够是不出现?”

    杨启峰的一句反问,直接的问住了敖春,让敖春卡壳了。

    可以说这样的理由也算是杨启峰他强词夺理了,太乙真人是要斩断哪咤和娲皇宫的联系,做法也正是如此,这都是真的,但唯一虚假的乃是当时的东海龙王不知道,要是东海龙王知道的话,他如何的会当着替罪的羔羊,并且还要赔上自己一个儿子,要知道当初的敖丙那可是东海龙王最杰出的儿子之一,虽然不敢说是第一,可也是出类拔萃,未来乃是东海当中的栋梁,支撑起来东海龙族一脉的人物。

    就这样在没有成长起来前被杀死了,东海龙王更是成为了笑柄,不但没有成功的报仇,兴师动众最后的结果就是背了黑锅,成为了娲皇宫所恼怒的对象,那太乙真人寻找背黑锅的对象也是极为有讲究的,哪咤乃是娲皇宫出身,想要打死哪咤一次,一般人可是办不到,必须是背景深厚的人才可以,没有什么背景的人,到时候会直接的被娲皇宫给拿下,给哪咤报了大仇,到时候又和哪咤搅合在了一起,

    所以挑选一位背景深厚的人,哪怕是打死了哪咤之后,娲皇宫那里也是报不了仇,而太乙真人让哪咤和东海结怨,这样的好处还有不少,娲皇宫无法打死东海龙王,这就是无法的给他报仇,这自然的要在哪咤的心中落分,而太乙真人在这个时候,直接的开始揽过来,他也不需要亲自的把东海龙王杀死,他乃是哪咤的师父,先天上的就占据这样优势,他只要号称是让哪咤自己学成本事报仇,就可以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

    特别是让哪咤和实力颇强的东海龙族一脉结仇,也是压迫哪咤上进的动力,哪咤短短时间之内成为金仙,这一个缘故可是占据了不小的原因,这不但是哪咤上进的动力,还是逼迫哪咤向太乙真人靠拢的源泉,有着东海龙族一脉的逼迫,哪咤必须的朝太乙真人靠拢,紧紧的扎根在阐教这大旗之下才可,要是失去了阐教大旗的庇护,东海龙族能够把哪咤给撕碎了。

    太乙真人这一箭下去,都已经不知道有几雕了,可以说其中可能还有着杨启峰他没有想到的地方,但就算是截至到此点,杨启峰他都是极为钦佩的。

    敖春寂静不一言,显然是他已经无从辩解,在内心当中已经相信了杨启峰的话语,杨启峰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刚刚诉说的话乃是典型的九真一假,大部分的话语都是真的,根本不怕敖春去调查,唯一虚假的地方哪怕是东海龙王知晓之后,开口和敖春解释,但作为其中一人,东海龙王越是辩解,敖春越是不会相信,以敖春的性格一定会认为东海龙王糊弄他,这就是越描越黑的情况了。

    老猪他直接插言说道;“赶紧下去,”

    此刻的老猪终于的从暗亏当中反应过来了,刚刚老猪一言不,这并不是他不想不说话,而是因为老猪他刚刚在杨启峰开口的时候,吃了杨启峰一个暗亏,这就是在杨启峰动手破坏老猪赶走敖春和沉香的时候,杨启峰可是不想老猪破坏他的计划,所以直接的让老猪短暂的无法干预。

    此刻敖春怒火熊熊,杨启峰的一番话,让敖春极为的恼火,刚刚被杨启峰奉承几句对杨启峰产生的好感,也是因为杨启峰这一番话彻底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乃是怒火,杨启峰在他的印象当中,也是连连的开始生变化,从一个看着顺眼的人,现在变为了碍眼之人,尤其是杨启峰他的一番态度,最让敖春恼怒。

    甚至是对东海龙王,敖春也产生了一些不满,毕竟他刚刚还被奉承,就是因为东海龙王的缘故遭受到了讽刺,不过这不满他自己并没有察觉,这只是他下意识的,现在他的怒火是因为杨启峰侮辱到他的父王了。

    老猪再一次出手,此次老猪显现的极为小心,并且也动用了真本事,净坛庙当中泛起一道金光,这金光和大殿遥相呼应,大殿基本乃是使用黄金建造,配合着金光相得益彰,极为的妥帖,大阵之力起,敖春根本无法抵挡,直接的被老猪给弄出了大殿,杨启峰没有阻拦敖春的离开,不代表着美欧阻拦沉香的离开。

    此次前来杨启峰他正是擒拿沉香而来,这主要的任务岂能放过,他直接的一步踏出,来到了沉香之旁,一把的抓住了沉香的一条手臂,似笑非笑的看着老猪,口中开口讲道;“这一位看着如此面熟,依稀的倒是向我一位故人,不知道八戒可否解惑?”

    看着杨启峰抓住了沉香,老猪没有继续的动作,他直接笑呵呵的说道;“还能够有谁,”

    “这是老猪的徒弟,他的先祖当年你也见到过,这不,当年西游的时候他对老猪也算是有着恩惠,如今家里有点事,求到了老猪的面前,老猪直接收下他当徒弟,所以才看上去有着一些面熟,”老猪直接开口皆是说道,和敖春比较起来,这老猪简直就是老油条了,谎话可谓是张口即来,直接的就被他想出了一个谎话,光是听上去根本的分辨不出其中的真假来。

    “这不太对吧,”杨启峰露出了狐疑的神色,直接的盯着老猪继续的开口讲道;“我怎么听着一点也不对,你老猪是什么样的人,我岂能不清楚,无利不起早的人,岂能够胡乱的收旁人当作徒弟,”

    此刻的沉香极为的老实,一言不,他也看出不对来了,杨启峰和老猪的关系有一些不太对,所以沉香很是老实,宛如透明人一样,毫无存在感。

    “老猪可是一个厚道人,有恩必偿,”

    “当年他对老猪有恩,老猪一直铭记在心中,当老猪取经返回之后,就立即的赶往,想要给他一场富贵报答恩情,但是被他给拒绝了,最后老猪无奈之下,只能够留下了一枚信物,告诉他要是未来子孙有难,直接可以前来净坛庙寻找老猪帮助,”

    “前不久刚刚的找上门来,老猪看他根骨不错,直接的把他给收下当徒弟了,”

    “还是不对,”

    “我怎么看他的模样,倒是和我那老友刘彦昌很相像?”

    “难道不是我那老友刘彦昌和三圣公主的儿子?”杨启峰疑惑的说道。

    “不可能!”

    “你认识我爹和我娘,”

    今天两章合并在一起四千字,就这一章了,这么多天更新量上不去,一直的有事,太多现在也不敢保证,明天会有一个爆的。(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