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541章 纪元之子如何处理
    “可!”

    王母同意了,话语说道这份上,王母完全的答应下来也无碍,可以说是她根本不需付出什么,要是杨启峰分身没有发展起来,拥有着争夺至尊大位的可能,王母完全可以任由旁观,可要是有着争夺至尊大位的希望,到时候哪怕是杨启峰他没有着和王母的约定,王母届时也是会出手。

    可以说此事对王母百利而无一害,她根本不需要付出什么,就可以把自己的利益给最大化。

    静静的看着杨启峰在前方打拼,在后方观望即可。

    拥有了王母承诺,杨启峰他就告退离开瑶池了,此次前来瑶池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妖殿那里根本不需要去了,他们的游说要比瑶池这里好不了太多,只要他能够凝聚大势,自然会前来相助。

    而杨启峰看上去付出甚多,但绝对的还没有走到破釜沉舟的地步,他付出的只是一个分身,最后无可奈何的时候,牺牲掉分身保全真身。

    虽然说凝聚大势之后,王母也会相助,但此刻有了王母默许之后,他能够干一些以前无法做的事情,比如说是这刘彦昌轮回转世,准确的投胎成为李隆基,这需要短暂的对六道轮回之盘影响。

    六道轮回之盘乃是地府根本,绝对不可妄动之物,他能够做一番手脚,可绝对无法隐瞒过有心人,可有了王母默许之后,一些地方他都能够绕开,就算是一些不干净的收尾,他想不到的地方王母也会为他扫尽,直接参与不可能,间接上面的辅助,王母还是会给他一些支持的。

    刘彦昌投胎转世之事,他已经早就做好准备,一直等待的只是刘彦昌归位。

    此刻他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太峰,那里刘彦昌的尸体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他脸上露出冷笑,那一位算计他,把刘彦昌父子从刘家村当中放出的人,此刻应该是肠子都悔青了,好死不死的这一位,竟然敢冒充他的人追杀刘彦昌父子,可以说对方的计策是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很是厉害。

    杨启峰他和沉香天然敌对,此刻没有出手,未来肯定会出手,到时候银甲男子的事情,一定会被沉香安在他的身上。

    对方这么做也只是加深自己在沉香心中的恶感而已,这一点乃是阳谋,就算是杨启峰知晓了,在最后也是会默认,难道他可能会去给沉香解释,去改变他在沉香当中心目形象,他们早晚会有冲突,他早晚会是沉香心中的恶人,可刘彦昌死了,一切就变的不同了,局势很明显就是被玩脱了,刘彦昌直接被银甲男子杀死,那么这一个黑锅,杨启峰他就不会在背了,以沉香纪元之子的身份,所能够调动的力量何其巨大,追查到银甲男子背后之人,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这一次大劫追查不到,可到时候归位后,有了佛门力量支持,岂能查不出。

    天界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在下界当中,已经过去了三日。

    太峰中,刘彦昌的尸体本来神态祥和,脸色红润,呼吸平稳,一副睡着的模样,可在此刻眼眶凹陷,脸色焦黄,皮肤干裂,寂静无声,没有任何的呼吸,所有的活力都已经在刘彦昌的身上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死了,乃是一个死的不能够在死的人了。

    在刘彦昌尸体的身旁,或站或坐有着几十人,他们有老有少,有大有小,白发苍苍有,一头乌黑长发者有,一头短发者,一头蓝发者也有,昔日医教的三十七位门徒,全部都在此地,这三十七位门徒当中,三十六位都传承了医术,唯有其中一人没有,他是医教护法,修持的乃是战斗法门,

    “药石之力无法挽救,”玉叹息一口气说道,他一头乌黑长发垂肩,相貌英俊不凡,身材修长,显现的潇洒不羁。

    “不单单的是药石之力,就算是神通也是不能够挽救,”站在一旁的江他直接说道。

    “直接让恩师魂魄还魂,此举也是行不通,”值他开口讲道,直接把心中的打算和盘托出,“当时一眼看见恩师被一拳穿胸,他就知道想要凭借着药石之力是起不到作用的,尽管这么多年来医教不断的发展壮大,可受其所限,最多只是医治凡人,如恩师诉说的那样医治仙人之术,还没有诞生出来。”

    “银甲男子手臂粗大,要比常人腰围也细不了太多,这样的一拳下去,恩师可谓是没有任何缓存余地,所以他立即把恩师救下之后,直接的动用了灵药让恩师服下,开始治疗恩师身体的伤势,当时恩师魂魄已经离体,直接被我收下,”

    “恩师的身体在灵药的治疗之下,已经全部恢复,此刻我尝试把恩师的魂魄送入身体当中,让其还魂,”

    “但失败了,魂魄对身体产生了抗性,根本无法的兼容,就像是这一具身体根本不是恩师的一样,不论是我如何尝试,皆是不能够还魂,”

    “当时我也在场,其他方法也使用了不少,”广开口附和值说道。

    “救治之事别无他法,恩师还是要去轮回走上一遭,此事乃是我和广的过错,前去的晚了,没有成功的救回恩师,副教主之位依然悬空,”值率先的说道,他根本不等其他人发难,直接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然后把惩罚给限制死了。

    此刻其他人一脸复杂,看着躺在床榻上面,逐渐开始失去光泽的刘彦昌尸体,倒是对值的提议没有人抱有异议,

    看着众人没有反对,值他一直看向的玉,也是沉默不言,他心中松了一口气,玉到底的没有彻底的堕,落,没有要那恩师之死事情来做一番文章,这让他心中的厌恶,消散了许多,回想起了当年一起跟随着恩师的场景,神色有一些复杂,不过几秒之后就恢复了清明,还有一件大事摆在面前,他直接开口讲道;“纪元之子的事情到底任何处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