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538章 烫手山芋
    来网了,真心不容易,等了一上午,这个时候才来,今天五更是绝对不会少的,

    刘彦昌死了。

    这如同一道飙风,迅速的吹刮过三界,所有闻听此消息的人,无不惊愕。

    死了,这是何其重大的一个消息,

    消息扩散的时候,太峰中,此刻值和广却是愁眉苦展,值凝视着躺在床上脸色红润的年轻男子,对方的相貌和他记忆当中截然不同,他的恩师相貌普通,并不英俊,而一言一行充斥着潇洒豪放,而面前这一位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上充斥着这一股书卷之气,对方是一名书生,沉吟书卷之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这才熏陶出了这气质。

    两人相貌不同,气质不同,但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值他就知道,眼前之人乃是他的恩师。

    气质,相貌,身份,一切都能够作假,可两人之间无形当中的牵引做不得假,恩师乃是医教创始人,尽管推辞掉医教教主之位,可他和医教无形当中的联系极为紧密,值和他还有师徒关系,都有着交集和瓜葛,这一点牵连尽管很淡,在外界根本无法发现,但当值把对方接来太峰当中,请出功德至宝本草纲目,自然是一目了然。

    可正是因为一目了然,此刻才让值犯难,他背负双手,皱着眉头,不断的在房屋当中来回的走动,在身旁是广,他的表情要比值好不了多少。

    “没救了,”良久,广这才用着嘶哑的声音说道。

    “脸色已经红润,呼吸已经平稳,身体被救回来了,但魂魄已经离体,这一具肉身乃是强自用灵药挽回,三日之内必定失去所有活力,”值的医术也是不低,他一直操心医教事物,可还是每日抽出时间来学习医术,刘彦昌的尸体他一眼扫过去,就已经看的七七八八,使用灵药只是两人有一些无法接受,好不容易获得了恩师的消息之后,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不但没有相助对方觉醒宿世记忆,反而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还要通知玉师兄吗?”广巴巴的望着身前的值,有着一些为难的询问说道。

    他们师兄弟三十六人,暗合天罡之数,其中医术最为出色的乃是广和玉,值当初论起医术虽然高超,可在三十六名弟子当中,他只是普通,可谁也没有预料到值异峰突起,最后获得了传承,继承了本草纲目,成为医教的掌控者,对于这样的结果,玉自然不服,前几百年还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玉和值的冲突不断加剧,两人之间的碰撞争斗,自然是以值占据绝对优势,最后玉直接被值给打发出去了。

    “恩师之事乃是一件大事,平时之间的矛盾和此事相比不值一提,还请广师兄亲自走上一遭,告诉玉师兄,”

    “好,”

    “召集众多师兄弟全部到此,再商讨此事,”值看着广离开的身影,他神情极为的慎重,眼前这事乃是一件大事,他不由的再一次把传讯玉简拿出,仔细的观看了一遍,最后露出苦笑之色,被算计了。

    要是他事先知道恩师乃是刘彦昌,他多少的也不会这样横冲直撞的上去,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他和广获得消息之后,不敢耽搁立即的前往,可还是去晚了一步,他和广刚刚来到,就看见了恩师被一名银甲男子一拳穿胸,当时他们别无他想连忙而上,拿下了这一名银甲男子,事后才知恩师这一世的身份,竟然如此的显赫。

    刘彦昌,这一个名字值可不是第一次听见。

    刘彦昌三个字在凡间普普通通,毫无任何的名声,可在超越凡尘的仙人之中,名声极为响亮,谁没有听闻过这一位幸运之子。

    三圣公主艳名远播,乃是天上地下少有的美人,身份显赫,乃是玉皇侄女,天潢贵胄血脉高贵,其背景更是深厚,其二哥清源妙道真君,阐教第三代弟子,玄门四代弟子之首,自身更是受到娲皇伤势,赐下先天灵宝宝莲灯,这绝对是高不可攀的人物,但如今私配凡人,这是轰动天上的大事。

    值也是不止一次听闻,但当初他没有在意,可如今他想要不在意都难了。

    看着另外一个床铺,上面躺着的一位少年,值露出复杂之色,这一次大劫他们医教不想牵扯进入,可如今想要脱身已经难了,这一位纪元之子,就在眼前,他救下了这一位纪元之子,给纪元之子留下了善缘,可也表示着他得罪了另外一个势力。

    医教还是太过于稚嫩了,刚刚诞生才几千年的时间,他们远不如法墨兵等几家,诞生了何止万万年,自身积累雄厚。

    他上前走到沉香身旁,一只手握住沉香的手腕,静静的开始把脉,沉香毫无伤势,只是受到了惊吓,当时他和广来到的时候,正看见沉香直冲而上,朝着那一位银甲男子拼命,他当时直接擒拿下银甲男子,把沉香给救下来。

    沉香到底年幼,一日之间受到惊吓,直接的昏迷过去。

    此刻值极为冷静,头脑清明他知道当时自己鲁莽了,这一位纪元之子就算是自己不救,他也不会身死,可惜,这没有如果,他露出了丝丝的苦涩,当时他想也不想的救下沉香,这一点何尝不是被大运所影响。

    大劫,大运,可怕之处出露端倪,就让值心惊。

    眼皮抖动,沉香他缓缓的挣开了自己的双眼,他仿佛是联想到了什么,迅速的端坐起来,口中大声的叫道;“爹!”

    “爹你不要死,”

    “快告诉我,我爹没有死,”沉香一把的拽住身前陌生之人的衣袖,他咆哮的喊道。

    神态狰狞,青筋暴起。

    “还是多休息一下,平复一下心情吧,”值看着眼前沉香的模样,知道对方此刻神情激动,无法沟通,他直接一挥手,金色光芒一闪而逝,没入到了沉香体内,沉香立即陷入到了安静当中,他站起身来大步朝着外面走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