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537章 刘彦昌死了
    老天都不让道人爆发,这网很坑,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断网了,至今都没有来,直接无网码字了一章,然后借助着手机的网把这一章更新上来,家里这手机网信号不是太好,时断时续的,更新这一章太费劲了,今天就这三更了,郑重说明,这是网的问题,不是道人的问题,不知道啥时候养成了一个坏习惯,没网根本的写不下去,勉强来一章,明天来网后,会万字爆发的。

    烈日高悬,道道热浪不断洒落。

    大地热浪滚滚,刘彦昌抬头看着璀璨的太阳,他一只手深入怀中,拿出了粗布手帕,对着身旁已经是汗流浃背的沉香,轻轻的擦拭了一下他额头上面流淌的汗水,最后才擦拭自己,收起手帕他凝视着前方的树林,对着身旁沉香说道:“前方有树林我们休息一会,”

    “好的,爹!”沉香重重的点了点头,昔日的顽劣消失的无影无踪,环境最能改变人,从离开刘家村之后,他们父子一路来风餐露宿,一路赶往华山,期间渡过了数不尽的艰难险阻。

    刘家村位于华山并不远,也就是四万里的路程,换成仙人驾云前往,花费不了多久时间,但他们不过凡人,一路走来磨难重重。

    刘彦昌看着颇为董事的沉香,艰难环境最能够让人成长,看着沉香稚嫩的脸庞,他直接开口讲道;“沉香离开刘家村前往华山你可后悔?”

    “为了寻找娘,沉香不后悔,”沉香他满脸的坚毅,沉声的回答说道。

    “好,”

    “沉香你记住这一句话,”刘彦昌伸手在沉香的脑袋上面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搀扶着沉香,两人来到树林中,直接选择了一处粗壮的树木下,开始坐在树根上面,借助着茂盛的树叶,遮挡着阳光休息,刘彦昌把背负在身后的包裹打开,拿出一块干涩的大饼,直接的掰开一半,交付到了沉香手中,自己直接开口撕咬吃了起来。

    沉香拿过大饼,一口一口的咬动吃着,大饼很坚硬,一口咬下去,有一些费力,这样的食物换成在刘家村的时候,沉香根本吃也不会吃,直接的会被他仍掉,但在此刻他吃的津津有味。

    “爹你说我长到你那么高,我就可以见到娘了,现在我已经快要追上你了,是不是我们距离华山已经不远了?”沉香吃完手中的大饼,拿起水袋喝了一口水后,他对着身旁的刘彦昌询问说道。

    “一晃离开刘家村已经好几年过去了,沉香你都这么高了,”刘彦昌看着站起身来的沉香,他也随即站起,看着快要和自己齐平的沉香,刘彦昌眼神中露出了淡淡的愁色,他轻声的说道;“是的,华山已经快要到了,”

    “只要我们朝着前方继续的走,再翻越过三座山,我们就能够来到华山,”

    “那还等什么,爹我们赶紧走吧,”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要见到娘,告诉他们我不是没有娘的孩子,”

    “走,你们哪里也走不了了,”一道青光乍现,直接从天空中垂落到地面上,光芒闪烁一道人影直接现身。

    他身披银甲,光芒闪烁之下,倒映着银色光芒,身材雄伟,相貌隐藏在银盔之下,只有一双炯炯的双眸露在外面。

    “你是谁?为何阻拦我们,”沉香看着前方的银甲男子,他大声的开口质问说道。

    “沉香不要废话快跑,”刘彦昌一把的抓住沉香,直接的扭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银甲男子双眸泛起凶狠之色,他直接一步跨出,十几丈的距离瞬间被他跨越,一步迈出已经来到了刘彦昌身前,银甲男子一动不动,冷冷的看着刘彦昌。

    刘彦昌看着银甲男子出现在前方,他直接拉扯着沉香更换了一个方向,再一次的逃走。

    但一介凡人,如何能够和银甲男子这一位修行者相比,他每一次更换方向,银甲男子都准确无误的出现在其前方。

    “爹,我们跑不了了,和他拼了,”沉香看着银甲男子的身影,他直接大声的嚷嚷说道。

    “拼什么拼,你只是凡人,如何打的过他,”刘彦昌对着沉香呵斥了一句,然后对着银甲男他直接求饶的说道;“这一位神仙,还请放过沉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离开刘家村,”

    “是我违背了和神君的约定,一切罪责我都会承受,还请放过沉香,他还是一个孩子,他还小...................”

    “可以,只要你跪在我面前叫唤三声爷爷,”银甲男子一点也不着急出手,他静静的站在前方,一根手指伸出指向刘彦昌。

    “好,”刘彦昌没有犹豫,他果断的答应了,直接的整理了一番衣衫,然后走到了银甲男子身前,他扑通一声,直接的跪拜在了银甲男子前,然后一把的拽住银甲男子的双腿,对着身后的沉香喊道;“沉香快跑,”

    “爹,”眼前之景发生太快,沉香愣住了,他根本没有见到过如此情况。

    “沉香还不快跑,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快跑,”刘彦昌看着沉香一动不动,不由急的满脸汗水,大声的呼喊说道。

    “找死,”银甲男子本来戏谑的神色消失,他手掌对着抓住自己的刘彦昌一抓,用力一提刘彦昌直接被他提在手中,他的力气何其巨大,刘彦昌怎么可能和他相比,哪怕是刘彦昌拼死抓住他的双腿,但在最后依然还是被他轻松的提在手中,捏动着刘彦昌的脖子,把刘彦昌提过头顶,另外一只手对着刘彦昌的腹部,直接的一拳。

    砰,一拳直接的穿过刘彦昌的腹部,鲜血淋漓,不断的喷洒。

    银甲男子愣住了,而一旁本来一动不动,惊愣住的沉香,这一刻终于反应过来,他看着身躯被一条手臂穿透喷洒着血液的刘彦昌,撕心裂肺的大声喊道;“爹!”

    “我和你拼了,”哭嚎着冲了上去。

    刘彦昌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