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536章 医教
    推荐票不给力啊,道人强烈求推荐票,求推荐票给力!!!!!!!!!!!!!!!!!

    医教!

    人族显学,人族流传最广的学说之一。

    人族百家学说流传于世,百家争鸣,各种学说纷争不休,其中显学有儒墨法道而医不敢号称第一,却也是前茅之列。

    从诞生到如今,医学发展极为的迅猛,他每到一地,都宛如攻城略地一般的扩散,没有人能够阻止,儒法走的是上层路线,墨农走的是下层路线,但医走的是上下兼顾,不论是王公大臣这样的上层,还是升斗小民,他们全部都需要医者治疗疾病,上下兼顾的医教传立至今,也才只有几千年的时间,但他已经超越了创建几万年的学说。

    时至今日已经成为显学,医馆更是开遍天下四方,每一座城市之中,必定有着医馆的存在。

    杨启峰当年留下的医馆,彻底的已经被值给发扬光大,正如同杨启峰当年评语,医教发展壮大,必定是值。

    这一位弟子,杨启峰他当初可谓是倾囊相授,论起经营手段,不知道超越了杨启峰凡几,只是因为受到的知识所限,所以不如杨启峰,当被杨启峰带在身旁,几十年来不断的教导,还开阔对方的眼界,大多数的教导杨启峰都没有教授医术,因为他知道想要发展医教,扩大医教,绝对不是一位医术高超之人可以完成的。

    论起医术的水准,他有着广和玉,他们二人足以继承他的衣钵。

    太峰!

    此地普普通通,本是一座高不过千丈的山峰,千丈之山,在普通世界当中,也是难得一见的险峰了,可在这神话世界当中,仙人遍地,移山填海也是等闲,这样的世界当中一座千丈之山,也只是普通而已,连最低品级的神山,都达不到,也只是要比百丈高的土坡高上一筹而已。

    但就是这样一座普通的山峰,如今却是成为了南蟾部洲的圣地,他乃是医教总庭所在。

    医教不是修道之门派,他们建立在名山大川,险峰之巅,景色秀丽,远离人烟,怕被红尘之气所影响,医教绝不能如此,医教根基在人族,他们扎根人族之中,必不能远离人族,所以一座并不是高不可攀的太峰,成为了医教的总庭。

    太峰人来人往,极为繁华,这里伴随着医教扎根于此,几千年的发展至今,这里已经发展成为了一座城市,上面充斥着大量人员,这一些人来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他们有南蟾部洲之人,也有东胜神州,还有西牛贺州之人,太峰乃是医教总庭,其他分处的医教,每一年都会输送一些人才前来太峰医教总庭进修学习,此点乃是值从杨启峰处学习而来的方法,为的就是加深医教总庭对分处的影响,独具分处独立的可能性。

    毕竟伴随着医教总庭的兴盛,前来进修学习之人,不论是他们抱着何种想法,最后他们都会被医教总庭所影响。

    杨启峰他没有直接前来医教总庭的太峰,他一举一动都吸引着众多目光,宝莲灯大劫开启,无数人都注视着刘彦昌父子,而也有不少人注视着他的动作,他在大劫当中占据的分量不轻。

    神都咸阳,杨启峰他前往的是此地,想要摆脱掉这无数注视的目光,南蟾部洲当中唯有这一处神都咸阳,这一处秦乱大地的战场中,可以阻断所有注视的目光,长虹划过,杨启峰直接冲入到了咸阳地界,他进入之后没有深入。

    神都咸阳乃是一处禁地,被列为危险的地界,金仙也不保险,咸阳城当中当年陨落了不止一位金仙,但那是建立在深入的情况下,但只要他不深入,在咸阳城的外围当中,金仙毫无压力。

    残埂断壁,咸阳城外围看去,前方视野模糊,层层叠叠,此地的空间都被打碎了,极为的错乱,上一次杨启峰他能够从咸阳城当中全身而退,可以说那一把先秦钥匙产生了不小的作用。

    来到此地杨启峰他没有做多余的动作,他来到了一颗大杨树下,这一棵杨树生长的极为茂盛,已经存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根深蒂固,上面的树干高耸入云,树干不知道需要几人合抱,杨启峰来到此地直接站在杨树之下,随手一枚传讯玉简扔出,他直接动身离开,没有在此地停留。

    传讯玉简不断的旋转飞逝,转瞬之间消失不见,消息已经传递出去,医教必定动身,杨启峰那一位便宜弟子值,可是念念不忘的寻找到转世之身,当初为了收医教之心,他直接宣布不寻回恩师转世之身,就不接任医教副教主的职位,这么多年过去了值干着医教教主的事情,可身份不但不是医教教主,就连医教副教主都不是。

    名不正,而言不顺,这一条讯息足以打动值。

    太峰,医教总庭。

    传讯玉简飞快,不久直接冲入医教总庭当中,此刻值正在巡视进修子弟的课程,他一系白色长衫,洁白无瑕一尘不染,他面额宽大,鼻梁厚重,面无表情,不言苟笑,充斥着无尽的威严。

    突然,他抬起了头颅,朝着远方望去。

    一道金色之光,直接冲向太峰,道道的金色光芒浮现,金色光芒直接被白光阻拦在外,嗖嗖的不断旋转,这是一枚玉简。

    一只手掌,直接爪向玉简。

    手掌粗糙,上面布满了褶皱,充斥着老人斑,直接把玉简抓住手中。

    值直接的大步离开,走到前方宽阔的广场当中,此地一名银发老者,正在喜极而泣,他双眸泛起泪光,不敢置信和惊喜的神色,不断的在脸上交替出现,值大步走到身旁,直接开口询问说道;“广师兄这玉简当中到底是何消息?”

    “恩师有消息了,”

    值面无表情的脸庞,神色为之一变,他直接一把的伸出手掌,夺过玉简,草草观看之后,直接说道;“此事重大,还请广师兄和师弟一起动身,”(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