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339章 蚩尤
    感谢【id蛋蛋的忧伤】小伙伴的打算,道人是万分感谢,刷新,依然还是刷新,重复章节已经被更改了,只要去刷新就能够观看了,重要的事情已经说了两遍,以后不再提示了,最后还是那一句老话,求推荐票,强烈求推荐票,这一个不用花钱,各位小伙伴们还是给力的支持。

    仿制品!

    这乃是封神之战后迅速在三界开始流行起来的一项宝物。

    他们不被称呼为法宝,统统的都被规划在宝物当中,因为他们不能够长久无限次的使用下去,只能够根据着炼制之人的能耐,分为一次,或者是多次,但哪怕是炼制水平再高,也最多乃是单数,而达不到复数的使用次数。

    这样的宝物,最强的界限也是最多达到真品的七八成而已。

    想要依靠着只有真品紫心元阳佩几成威力的仿制品抵抗鬼方的咒杀之法,这肯定是不行的,论起来咒杀之法鬼方是不次于陆道人的,以人皇之强,都不肯承受赤阳大咒,而是采取牺牲亲女的代价,直接把赤阳大咒给转嫁了,不过杨启峰他需要面对的也不是处于巅峰的鬼方,如今的鬼方还有着当年巅峰的几成实力,杨启峰他根本不知道,可对方不在巅峰,以紫心元阳佩仿制品的威力足以应对了。

    而哪怕是紫心元阳佩不行,可其他的替代品可还是有着很多,杨启峰他多准备一些即可,一件不行,那么就两件上,三件不行就四件上

    枯瘦道人对鬼方极为了解,杨启峰他没有放过这一个机会,他直接开始对枯瘦道人开始询问起来,对于杨启峰的询问,枯瘦道人可谓是有问必答,回答的极为详细,生怕杨启峰他不知道一样,简直可以说这不是杨启峰他主动开始询问,而是枯瘦道人他主动的开始给杨启峰作出解答。

    一问一答,时间缓缓的渡过了,当杨启峰他离开的时候,时间上面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这一天时间当中杨启峰他就是和枯瘦道人闲聊当中渡过了。

    杨启峰他离开任务区域之后,他直接奔着聚宝阁法宝区域而去,开始准备购买紫心元阳佩的仿制品,还有着其他对付鬼方能够用的上的各种宝物,这次杨启峰没有任何的客气,他积攒多时的积分可是遭殃了,为了这一次的黄家庄之旅,杨启峰他把自己的积分花的是七七八八,光是紫心元阳佩就被杨启峰他购买了三个,这三个档次不同,其中积分最高的那一个,虽然只有一次使用机会,可却是有着紫心元阳佩的七成威力,余下的两个使用次数倒是多了,都是两次的机会,可只有紫心元阳佩的五成威力,和使用次数乃是成正比。

    使用的次数越多,威力那么下降的也就越厉害,光是这三个紫心元阳佩就消耗了杨启峰他太多的积分。

    余下的积分根据着枯瘦道人的指点,他购买了一些应急的宝物。

    对于黄家庄之中的敌人乃是鬼方,这一点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一点,可杨启峰再土地那里查询到踪迹的时候,冥冥之中已经有所预感,这和他的心血来潮相互匹配,让杨启峰极为相信自己的这一个直觉。

    聚宝阁中采购一番,杨启峰他已经把自己该准备的一切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三天的时间已经转瞬来到,他直接化为长虹消失不见,直接朝着南蟾部洲而去。

    他不是直接驾驭长虹去南蟾部洲,这样三天的时间根本不足够,南蟾部洲距离西海龙城何其遥远,他乃是借助着南天门当作中转站,这样四大部洲除了一些禁地之外,都任由他轻松前去。

    南天门这天庭门户,他有着特殊作用,可以直接达到你所想要前去的目标,他正是借助着南天门,才能够从南蟾部洲横跨不知道多少亿里来到西海中。

    此处不提杨启峰,把时间线稍微的拉前一天多。

    聚宝阁,任务区域。

    就在杨启峰离开之后,本来空无一人的蒲团上面,出现了一人,他留着山羊搬的白色胡须,年纪四十,这胡须没有破坏他的气质,反而让他看上去极为儒雅,在他手中有着一把羽扇,羽扇洁白无比,没有一根杂羽,轻轻的被他攥在手中,他的出现极为突然,事先没有任何征兆,像是他直接瞬移来到,或者说是他本来就在此地,只是没有人发现他而已。

    “道友有何想法?”他轻轻摇动羽扇,轻声的询问说道。

    “白泽你倒是好算计,”枯瘦道人微笑的神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乃是温怒,他态度冰冷,话语冷冰冰的说道。

    “此话不对,这不是算计,乃是天成,”白泽摇着羽扇,轻轻的摇了摇头,最后伸出了一根手指,朝着天上面指了指。

    “哼!”枯瘦道人直接冷哼了一声,他对于这样的言语根本不信,恼怒的神色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增强,看着身前的白泽极为不顺眼,不过他到底的城府极深,按耐住了自己的怒气,语气恢复平静说道;“这是你算计也好,天成也好,”

    “鬼方出世,表示着九黎一脉已经有人安奈不住了,”

    “我必然要现身于天下,”枯瘦道人他一把手直接抓住身上的锁链,用力一拽,锁链应声而断,咔嚓,咔嚓,先后几声响起,枯瘦道人身上的锁链已经全部断开,他已经恢复了自由。

    他站起身来,一股深渊蓬勃的气息发出,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端坐露出微笑的白泽,他继续说道;“你破坏本座脱困,必须要付出代价,”

    双眸幽幽,日月映照,看着身前白泽,一股虚幻之影从其身后凝聚而出,三头六臂,仰天咆哮。

    “那小子虽然不是皇的血脉,可到底是皇族,血统之贵,无与伦比,岂能任由你算计,助你寻找其他四处残缺尸身,”

    “蚩尤,你也要付出代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