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334章 退路以失,唯有前进!
    感谢【寒暄喧喧】【id蛋蛋的忧伤】两位小伙伴的打赏,道人是万分感谢。

    黄员外乃是累世富贵,这庄园修建的是奢华,却也有着雅意。

    占地千亩,建筑恢宏,高耸的墙壁上面,却是垂下了一根绿色盎然的柳枝,随着洞开的大门,他可以看见庄园之内铺砌的石板,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缝隙,一位位奴仆,昭显着黄家的富贵。

    可这样的人间富贵在杨启峰的眼中不过是过往云烟,这黄家当他一次修炼之后,再一次清醒过来,届时将不会存在。

    富贵不可长久,能够保持一代两代,却是无法维持十代八代,几百年的时光,足以让这黄家消失在浩瀚的历史的当中,一切全部都成为过往云烟,根本的留不下分毫踪迹来。

    所以才会有修道之人,他们追求长生久视,与天地同寿,日月同更,大地之上福海桑田,高原变为沼泽,湖泊变为平原,人如野草,一代接着一代的生长和寂灭,他们依然健在,这才是修道之人所追求的目标,虽然只是修道几千年,可杨启峰他的心里已经变的冰冷,当年凡人之时的想法,如今已经消磨的七七八八了。

    他双眸之中的瞳孔,微微泛起金色光芒,望气术已经被他开启。

    眼前的这黄家庄,远处观望一切普通,可来到前方之时,内心中竟然让他生出警兆,大凶!

    伴随着望气术开启,这黄家庄之上泛起浓郁的财气,一切普通再普通不过,黄家庄乃是黄员外之家,祖宗牌匾全部都供奉在此,家中泛起财气这是在普通不过的事情了,毕竟从黄员外的这一座庄园就能够看出他家的富贵,以这浓郁的财气,黄员外他家的富贵虽然无法更进一步,但也是能够继续维持下去,至于会在几代人后而折,这就要看世事变迁了。

    代表着大凶的黑气和大劫的灰气,他统统的都没有看见。

    这样的地方,没有出奇之地,可偏偏的如此,才能够让杨启峰他察觉到事态的严重,刚刚来到庄园之外的时候,他突然蒙生警兆,这乃是他心血来潮的体现,心血来潮蒙生的警兆,这是他体悟天机,还有气运鼎沸的体现,一般身怀大气运之人,每逢于到险地的时候,提前都会心有感应,这是上天示警,他这么说的缘由就是这一次的危险太过于凶险,以杨启峰他自身的灵觉,已经被凶险所压制,是无法的做到心血来潮示警的。

    也只有他那鼎沸的气运才能够做到此点,要是普通人遇到心血来潮可能会怀疑这是自己多想了,可对于一位修行者而言,心血来潮这乃是一件大事,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前方危险,可心中杨启峰已经相信,因为这心血来潮不知道拯救了他几次。

    开启了望气术,没有看出不对来,这让他有所迟疑。

    他看不出分毫端倪来,这只能够证明眼前的危险太大,以他当前的望气术,都根本察觉不出危险来,

    所以杨启峰他迟疑了,犹豫了,徘徊了。

    前方危险,乃是大凶之地,可同时也说明了一件事情,这里能够有着让他天罡三十六变所修炼的资源,这一位黄员外乃是他的机缘,这并不没有任何错误,本来看到黄员外的时候,他察觉出自己的机缘要应在对方身上,可他还在奇怪一个凡人,如何的能够让他获得属于自己的机缘,两人相差太过于巨大,要比蝼蚁和人类的区别还大。

    进,还是不进。

    两个选择摆放在了他面前,进有危险,可能给获得让他天罡三十六变更进一步的希望,不进虽然不会遇到危险,可他失去了这一次的机缘,下一次绝对不会再有了,气运不是万能的,不会事事都能够让他心想事成,让他称心如意。

    这是一个思想的搏斗,他内心中进行着激烈的挣扎,可在杨启峰的外表上面,却是没有看出分毫的端倪来。

    杨启峰站在大门之前一动不动,黄员外他也没有催促,他此刻累的宛如一条狗,坐在石狮子上面根本的不想起身,他巴不得自己能够多多的休息一会。

    良久,杨启峰他神色坚毅起来,双眼之中的犹豫和彷徨统统消失的干干净净,他双眸恢复锐利,

    他已经下定决心,进!

    为何不进,机缘只有一次,哪怕是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必须要前进,他已经没有退路了,覆海大圣的威胁如同针芒在背,他已经被杨启峰逼迫到了角落,瑶池请旨更是自断所有退路,如今三界传扬的讯息,杨启峰他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他如何会不知晓,这一战,对于他而言是必须胜利的一战,

    他只有胜,也唯有胜,如此才能够站稳脚步,迈过这一关,继续向着大道前进。

    要是失败,他将会万劫不复,到时候身上的这司法天神天地位业不保,丧失位业,实力会从真仙跌落,这还不是最为严重的后果,最沉重的后果是他的信心,是他的信念,他不是不能够败,可这一次绝对不能败。

    因为这是他个人命运的一战,如同曹操他不是没有打过败仗,可那一些败仗和赤壁一战截然不同,赤壁一战乃是国运之战,战胜则长驱直入鲸吞天下,败,丧失了掉了一统天下的机会。

    他不能够退,那么就只能够进。

    他目光扫视到了瘫痪在一旁的黄员外身上,面露慈悲,他上前一步,轻轻的对着黄员外一拍,看似落在黄员外身上,其实却是差着一些。

    这一座庄园诡异,这黄员外在杨启峰的心中也不再是普通人物,他如何敢直接的碰触。

    一股灵气打入黄员外身体内,立竿见影,本来疲惫不堪的黄员外立即的精神抖擞起来。

    “施主症状贫僧已知,这就前去进山采药,配置一副安神汤药,”

    “三日之后的午时,贫僧会登门而来,”

    说完,他果断的直接扭身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