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七卷 司法天神 第198章 云雾索天阵
    手掌从上而下,

    充斥着悲苦之意,人有苦楚,物有苦楚众生皆苦,世界皆苦。¥f,

    红尘苦楚,不如寂灭。

    啪!

    手掌准确无误,命中杨启峰的额头之上。

    一声清脆的响声,骨头炸裂,不过却是没有任何脑浆飞溅而出。

    一根乌黑发亮的发丝,却是四分五裂。

    就在此时,一柄漆黑如墨,毫无光亮的一柄黑刀,却是凭空斩出。

    黑刀落下,速度不快,却是充斥着一股唯吾独尊之势,不可阻挡,不可躲避,

    霸道异常,宛如一方天地,

    他就是天,

    他就是地。

    他让你死。

    就是天地让你死。

    你不得不死。

    慧如毫无准备,一刀准确命中。

    一面土黄色的小旗,应声而碎。

    直接的散落一地,而一道云烟闪现,慧如身影,却是化为一道白雾,直接融入四方,消失不见。

    杨启峰收回黑刀,驻足不前,双眸冰冷,

    “该死的云中,子。”

    他一句话,在嘴唇蠕动之时,却是分了两句说出,根本没有任何相连的意思。

    这一位云中子乃是阐教金仙,实力高深莫测,他根本不敢直呼其名,不然对方定然有所感应,所以这骂人的话语,他分为了两句说出。

    自从封神之战后,这一位不知道哪根弦不对了。

    大肆的开始仿制各种先天之物,除了那几件至宝之外,天下所有的宝物,都难逃他的手掌。

    掀起了仿制的风潮,一种威力奇大的先天宝物,必然会有着无数的仿制品。

    区别也只是在于,这一些仿制品的威力强弱而已。

    面前碎裂的这一面土黄色小旗,很明显就是那玉虚杏黄旗的仿制品了。

    除了这一件防御至宝外,杨启峰再也无法想的出。还有什么样的宝物,乃是土黄色,还是一面小旗。

    看着白烟消失的方向,他冷笑了一下。直接化为了一道长虹,直追而去。

    真当他杨启峰乃是白痴,如何的看不出那一道白雾,根本的不是这迷阵之中的产物,

    想要借助着让融入白雾的一幕。让他误认为这偷袭者,是这一种迷阵阵法所衍生出来的攻击手段,从而的把他忽略过去。

    他岂能如此的弱智,白雾不断的穿梭,

    外面看去无踪,却是有着踪迹可循。

    他到底的不是这洞府之中的人,也是一位外来者。

    无法的借助着这迷阵,想要在这白雾当中穿行,必然的会留下踪迹,根据着这线索。杨启峰不断的追踪。

    突然的他从长虹之中挣脱而出。

    双眸开始扫视起来,动静在这里, 已经消失不见。

    突然的,白雾开始疯狂的搅动起来。

    无数的白雾,仿佛像是遇到了某种吸引之力一样,开始不断的朝着一个方向滚动而去。

    本来浓郁,阻拦着视野的白雾,却是开始变的稀薄起来。、

    视野这一刻,却是已经恢复到了百米左右,不过到此。却也是极限所在了。

    虽然吸引之力,那不断吞噬着白雾,刻着滔天的白雾,并不是无根之萍。稀薄的白雾下一刻,就已经的不知道从何处,开始的涌现出来,开始的弥补那缺少的白雾。

    最后视野又恢复了浓郁,距离不过五米。

    两种情况,反反复复的开始争夺者……

    杨启峰他四处的查看了一下。没有任何发现之后,他直接的化身一道长虹,开始朝着远方的吸引之力那里而去。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了,说是破阵,远不如在说这是在召集众人。

    想要破除迷阵,这样的方法,根本不可能行,哪里有着破阵的方式,是把阵法之中所演化出来之物给消灭掉就可以的。

    除非是这吸取白雾的速度,超越白雾的产生,可眼前明显还没有达到这一步。

    有了明确的地方,长虹划破白雾。

    他出现在了附近,从长虹中脱落,大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前方乃是一处漩涡。

    白雾所形成的漩涡,巨大的漩涡, 一股撕扯之力,源源不断的开始吞噬着白雾。

    白雾滚滚而动,如同洪流一样。

    杨启峰他走到近处,视野清晰,他看见了在前方的两人。

    慧如双手合十,一动不动,身旁的魔族男子,他此刻手中扔出了一个布袋子,布袋子张开之后碗口大小,正是从其中传出一股吞噬之力,这白雾源源不断的开始被布袋子所吞噬。

    见到杨启峰出现之后,魔族男子平淡的开口讲道;“乌鸦你来的好慢?”

    “这不是还有人要比我还要晚,”杨启峰看着在场的两人,就在他要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直接说出的时候,突然的他停止住了,因为远处云雾滚动,一道人影缓步的走来。

    是那一位身穿黑袍的妖族男子,他的出现让杨启峰突然改变了口中的语气,他开口讲道;“破阵的方法已经有了?”

    “这一方阵法乃是迷阵,乃是云雾锁天阵,”

    “这阵法讲究的就是一个索,大雾滔滔,连天都能锁住,进入其中,必定迷失,端的是威力非凡,”魔族男子他收起了手中的布袋子,直接憋在了自己的腰间,然后开口继续的说道;

    “不过到也是没有生命危险,这云雾索天阵只是一个迷阵,虽然走不出去,可也死不了,”

    “摆下此种阵法之人,都是道德之士,他们只是防止他人误闯洞府,只要等待着洞府之人前来把误闯之人领出即可,”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当今之人,杀阵生怕摆的不够,只要误闯,除非是实力够强,不然绝对是一命呜呼,”

    杨启峰倾听者魔族男子的话,却是感觉这一句较为的维和,这要是其他人说出还好,以杀戮为主的魔族,什么时候这样多愁善感了。

    “这一处洞府,显然是长久无人,想要等待着洞府之人把我们领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魔卒听你之言,对这阵法熟悉,可有破解之法?”

    “云雾索天阵布阵之法,虽然我也懂得,不过这一阵法根据着布阵之时排列,能够演化出三百六十五种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