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七卷 司法天神 第181章 剥皮抽筋,炖了喂狗!
    汗,更新的时候,总是感觉缺点啥,刚才才发现,原来是章节数没有写,重大失误,最后感谢【若水式】 【曾氏胖子】两位小伙伴的月票,道人万分感谢。∑。∑

    阁楼之中,响起哭泣之音。

    玉面公主不复刚才冷色,玉手掩面,作出哭泣之状。

    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直接迸发而出,化为无数的光光点点,最后杨启峰身影现身于此。

    杨启峰对于玉面公主察觉自己进入积雷山摩云洞,他一点也不意外。

    摩云洞,禁制重重,被那牛魔王经营一番之后,阵法更为的严密,要是不懂进出之法,定然是讨不了好,不是被困幻阵之中,被人发现,就是落入杀阵中,直接化为飞灰。

    以杨启峰的本事,想要直接的不惊动任何人,潜入到这摩云洞中,那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当前的摩云洞,已经大变,像是当初那样,直接的杀死一名小妖,伪装成对方,混入到摩云洞中,都已经不行了。

    变化之术,万岁狐王和玉面公主都不精通次术,

    但牛魔王却是精通,他已经堵死了这摩云洞中,任何可以使用变化之术潜伏而入的方法来。

    杨启峰能够不惊动他人进入,那是因为他有着玉面公主传授的进出之法,这一种方法知道的人不多,也就是牛魔王和玉面公主两人而已,后来杨启峰算是一位,如今伴随着牛魔王被佛门擒拿而去,生死未知。

    杨启峰进入,可以隐瞒过其他人,却是无法瞒过玉面公主。

    当她感受到这一股波动的时候,就已经的知道。到底的是谁进入了。

    看着杨启峰显露身影,玉面公主如同乳燕投怀一样,钻入到了杨启峰的怀抱之中。

    呜呜的哭泣起来,嘴中极为凄惨的说道;“夫君。刚才那一些家伙,正在欺负为妻,”

    “他们要为妻嫁给他人,”

    简单的几句话,玉面公主就已经把事情描述的清清楚楚。

    听见玉面公主的话。杨启峰大怒,他直接咆哮的喊道;“真是放肆,”

    “何人敢如此?看为夫不把他剥皮抽筋,把他的尸骨炖了喂狗,”杨启峰也是如此的上道,他直接顺着玉面公主的话语,开始往下接。

    “就是那个该杀千刀的银月妖王,就是他,”玉面公主恨恨的说道。

    对于刚才阁楼之中,发生的什么事情。杨启峰他来的时机不是太对,只是倾听到了最后一些话语,之前的他没有听见,不过哪怕如此,对于这一位银月妖王,杨启峰他也认识。

    西牛贺州本是佛门地盘,不过佛门自上古以来,远不如道门强势,把那南蟾部洲占据的七七八八,其他妖族和魔族。还有佛门等才占据剩下的那二三。

    西牛贺州虽然是佛门地盘,可这里龙蛇混杂,妖族,龙族。魔族这一些大势力盘根错杂,不过主体之上,还是佛门为主,这构成了西牛贺州。

    可是自从佛门大兴之语传出之后,佛门开始强势崛起,

    菩萨罗汉。屡屡的显现化身,降妖除魔,庇护一方。

    威势是一日更胜一日,而一些魔头和巨妖,却是销声匿迹,迁移开了西牛贺州,避开了这注定要大兴的佛门地盘。

    而有一些妖魔没有走,这一些妖魔在以前的时候,名声并不响亮,混杂在这妖魔之中,算的上是中等,可当走了不少之后,他们一下子凸显起来。

    其中就有这一位银月妖王。

    他乃是真仙之属,银月之下,号称无敌。

    不过如此嚣张的口号,自然的不可能是他,而是初代的银月妖王。

    妖族气运不在,想要凝聚天地位业千难万难,基本上都是继承上古福泽,这银月妖王也是如此。

    如今论起实力境界划分,已经是按照着玄门之法,妖族也是如此。

    可在上古之时,妖族自有划分之法。

    其他暂且不提,上古之时,妖族能够称为妖王,获得天地位业加身,必然是真仙,妖圣乃是金仙,妖神就是大罗金仙。

    银月妖王贵为真仙,本就在西牛贺州厮混过的杨启峰,就听说过这一位的消息,其后他在想要报仇之时,更是对那贱婢一家子,收集了不少讯息,

    其中就有这一位银月妖王。

    牛魔王威震西牛贺州,声势一日更胜一日,自然不光是凭借那几十万妖兵。

    而是他这一杆大旗,他的号召力。

    其中已经有着两位真仙来投,这才几百年的时间,就经营了如此声势,自然留他不得。

    两位真仙中,就有这银月妖王,所以杨启峰才较为熟悉。

    看着杨启峰沉吟,并不出声,玉面公主的玉手,轻轻的把自己额前的发丝顺到了耳后,语气尖锐的说道;“夫君是怕了?”

    “要是夫君怕的话,还是赶紧逃命去吧?就让为妻嫁给那银月妖王好了,”

    “怕,我岂能怕他,”杨启峰怒气更甚,怒冲冲的说道;“那银月妖王不过一鼠辈,”

    “为妻休怕,我那岳丈何在?”

    “我跟他商量,商量如何斩杀那银月妖王?”

    想要霸占这积雷山摩云洞,当前有着两难,一难是那银月妖王,二难就是那万岁狐王了。

    “父亲,”

    “父亲已经被那银月妖王杀死了,”玉面公主泣不成声,一句话,说了两遍才说出。

    “好胆,我必杀他,”杨启峰恨声的喊道。

    内心中大喜,两难已经化去了一难。

    本来他还奇怪这玉面公主,从来都是一个识时务的人,怎么会如此抗拒那银月妖王,原来是这一个原因。

    这一切,都能够解说的通。

    “爱妻莫哭,去洗浴一番,你我去那里好好合计合计,杀了那贼人,为岳丈报仇雪恨,”杨启峰伸手指向床榻,缓缓的讲道。

    “就依夫君之言,”玉面公主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