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150章 火焰山
    春来秋去,时间缓缓流逝,却是犹如那江河之水,滔滔的流淌,却是不可复反。

    火焰山。

    熊熊的火焰,依然如故,他们剧烈的燃烧着。

    无物自然,在大地之上,火焰宛如精灵一样,他们不断的跳动,翻滚。

    火焰山深处,却是有着一道人影,他盘膝而坐,嘴巴微微的张开,火焰不断的从嘴巴之中吞吐着。

    火焰围绕着燃烧,却是没有奈何此人分毫。

    时间一点点的继续流逝,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人影却是再一次的挣开了眼睛,他的双眸当中泛起了一道火红色的光芒,却是在这漫天大火当中,一点也不出奇,乃是融入到了这四周的环境当中。

    “来了,”只见此人,却是低声的轻吟说道。

    随即的化为了一道长虹,他直接的消失不见了。

    此人,正是离开了那妖仙洞府的杨启峰。

    杨启峰他在离开了妖仙洞府之后,没有盲目的前去翠屏山,虽然杨启峰他自身的实力大增,天罡三十六变,还有着完美根基,这一切都让他不能够当作寻常的地仙,寻常的地仙只要有着一样,都足以横扫同阶的敌人,而两者俱全的杨启峰,他却是能够和天仙一战,但纯粹依靠这一些,在杨启峰是不足,直接的前去翠屏山,打上门去,杨启峰他不过是纯粹的找死而已,根本不会有着报仇的希望可言。

    他的敌人,那一位贱婢,实力是天仙,可那一位贱婢绝对的不是寻常的天仙,身上具备着先天灵宝,岂能够会没有一个出身,更不要说是翠屏山乃是那贱婢修炼的洞府,拥有着大阵守护,除非是杨启峰他的实力。对那贱婢有着压倒性的优势,要不然的话前去进攻洞府,肯定会吃大亏。

    弄不好,就是身死。

    所以杨启峰他直接的前来到了这火焰山当中开始修炼,他在等待着剧情的开始,既然他自己不是那贱婢的对手,但要是和这取经小队联合起来的话。他是必胜无疑,尤其是那贱婢的先天灵宝芭蕉扇。也就是猴子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才能够抵抗的住,不然换成其他人,芭蕉扇煽动起来,根本的不用被吹到九万里外,直接的在半路中,就已经的被吹的尸骨无存,身死道消了。

    以杨启峰他现在的情况,想要抗住芭蕉扇的话。那是一点希望也没有的,芭蕉扇这一件先天灵宝,根本的不是主要进攻的先天灵宝,这是一件辅助型的先天灵宝,用来攻击,威力弱了一些,但那也是建立在对手乃是大神通者的情况。像是杨启峰被煽动吹出的狂风,杨启峰最后也是会身死,根本的无法避免的了。

    虽然杨启峰他的天罡三十六变所带来的炼体效果一点也不弱,远超同阶,其他炼体神通在当前境界之下,想要和杨启峰相比。那根本的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有一点必须的要承认,那就是杨启峰的实力太低下了,要是杨启峰修成金刚不坏之身的话,却也是不用害怕这芭蕉扇了,但很可惜他没有。

    所以他直接前去的一条路行不通,必须要借助着剧情的力量。才能够寻找到定风珠,这一个专门克制芭蕉扇的先天宝物。

    芭蕉扇乃是先天宝物,光是凭借着那一些仿制品定风珠,所能够发挥出的效果有限,除非是仿制到灵宝的层次,这才能够对芭蕉扇有所效果,要不然的话,根本的不会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可是灵宝级别的定风珠,杨启峰他上哪里去获得,要知道就算是一件灵宝,让杨启峰获得,这都是困难重重的事情,更加的不用说那获得灵宝当中,都是极为稀少的定风珠了。

    这样的条件更加苛刻,天地之间灵宝级别的定风珠有吗?

    答案;

    肯定有。

    可杨启峰他获得不到,想要获得这灵宝级别的防止定风珠,在杨启峰远远的不如直接的前去获得那一件正品的定风珠来的方便,杨启峰他有一点不同,他知道接下来的大概剧情,哪怕是因为他的出现,有着一些地方变的不同起来,但大致的方向根本没有着任何变化,猴子三打白骨精,还是被那唐僧给驱逐了,其后又被请回来了,对于猴子一行人的行踪,他是极为了解的,

    离开了妖仙洞府之后,杨启峰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开始打探着这取经小队的行踪,还有他们到底的经历了什么,这一点打探起来根本的不困难。

    这取经小队他们已经乃是这神话世界当中的焦点所在,他们时时刻刻的都被注视着,关于他们的行踪只要有心,打探起来根本不是难事。

    而这天地之间,却是也让杨启峰打探到了一件事情,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的传闻,已经在这天地之间传荡的沸沸扬扬,这一个消息,流传的速度极快,犹如那天空之中的云彩一样,不断的飘荡,一天之间不知道要横跨多少的距离。

    这神话世界地域极为的宽阔,宽阔到了超出想象的地步,但是这天地当中消息的传递,却是不快,远远的没有杨启峰上一世那样方便快捷。

    所以消息想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传遍天下,这必定的有人帮助,在其背后推了一手的结果,要不然的话根本的办不到。

    这一个消息,仿佛有着一种魔力一样,在听见以后,根本的不会前去质疑,这唐僧肉到底的是否能够长生,杨启峰在听见这个消息之后,根本的就没有这一方面怀疑,

    这一个说法,仿佛是在杨启峰的内心中生出了很久很久,已经根深蒂固了,吃唐僧肉,就可以长生不老。

    这一点,一开始的时候,杨启峰还没有察觉到,他也是在来到了火焰山之后,仔细的开始回想起来,这才意识到,

    他能够摆脱掉这唐僧肉的影响。还是因为杨启峰的手中,早就已经的有着唐僧肉了,他根本的不缺唐僧肉,自然的就没有着贪心了,所以他才能够摆脱掉这消息的影响。

    对于这消息,杨启峰仔细的考虑起来,他发现这消息能够具备着这样的力量。自然不可能乃是一人,或者是哪一位大神通者可以办得到的。

    这是天地之力加持的结果。要不是天地之力,水能够达到这一步。

    这乃是大劫,自然的就会诞生劫气,这天地加持的话语,就是一段引子,他开始勾发出众人心中的贪念,开始的入劫之中。

    如今,取经小队前来了,杨启峰却是要和取经小队回合。那定风珠先天灵宝,可是在灵吉菩萨的手中,以杨启峰他的本事,根本的不可能获得,所以他只能够根据着剧情的熟悉,在猴子那里获得了,

    取经小队在此刻。依然的和那牛魔王结怨了,虽然没有了红孩儿,但是惯性,不,应该说这背后有人推动,取经小队和牛魔王接下了仇怨。想要直接的去把那芭蕉扇给借到,开始渡过这火焰山是不可能了。

    那牛哦我在积雷山作出了好大的声势,招募了几十万的妖兵,日日的开始训练,所造成的妖云,一日更胜一日,已经把积雷山都给遮掩而住了。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隐藏的下去,每日来不知道有着多少人,他们都已经的把目光停留在了这积雷山之上,开始的盯着那牛魔王。

    牛魔王要是以前的话,虽然重要,对佛门来讲乃是西牛贺州的毒瘤,但他还没有严重到非要铲除不可的地步,但是现在招募了几十万妖兵的牛魔王,就是必须要才铲除的对象了,佛门根本的不允许这牛魔王把这几十万的妖兵全部都给训练而成,到时候牛魔王羽翼丰满,在想要把牛魔王降服,攻陷积雷山,所付出的代价就太为的惨重了,

    要是这牛魔王那几个兄弟,每人都开始招兵买马,训练妖兵,全部都训练而成,那就是大势已成,哪怕是佛门也会投鼠忌器,根本的不敢说铲除的话语了,

    所以只有趁着牛魔王羽翼根本没有丰满的时候铲除,在他虚弱的时候降服他,才是最佳的时机,这一次取经小队路过火焰山,这样的机会佛门是根本不可能放过的。

    却说那取经小队师徒四人,不断的前行,一日之间,却是赶路至少千里。

    这在杨启峰上一世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这一世界,却是很是普遍,大凡具备着妖兽血脉的坐骑,至少都是日行千里。

    对于凡物来讲,日行千里,那是品种高贵的骏马,可对于具备着妖兽的坐骑,千里只是一个开始,最低的标准而已。

    而唐僧的坐骑是一条白龙,实力本身已经不弱,要是撒开四蹄狂奔起来的话,一日之间,都是以万里为单位的。

    不够唐僧却是承受不住,毕竟唐僧只是凡胎,这一日千里就已经是唐僧的极限锁住了。

    说那师徒四众,进前行处,渐觉热气蒸人。唐僧勒马说道:“如今正是秋天,怎么有热气?”

    八戒说道:“原来不知,西方路上有个斯哈哩国,乃日落之处,俗呼为天尽头。若到申酉时,国王差人上城,擂鼓吹角,混杂海沸之声。日乃太阳真火,落于西海之间,如火淬水,接声滚沸;若无鼓角之声混耳,即振杀城中小儿。此地热气蒸人,想必到日落之处也。”

    猴子听说,忍不住笑道:“呆子莫乱谈!若论斯哈哩国,还早。似师父朝三暮二的,这等担阁,就从小至老,老了又小,老小三生,也还不到。”

    八戒说道:“哥啊,据你说,不是日落之处,为何这等酷热?”

    沙僧说道:“想是天时不正,秋行夏令故也。”

    他三个正都争讲,只见那路旁有座庄院,乃是红瓦盖的房舍,红砖砌的垣墙,红油门扇,红漆板榻,一片都是红的。唐僧下马说道:“悟空,你去那人家问个消息,热之故何也。”猴子收了金箍棒,整肃衣裳,扭捏作个斯文气象,绰下大路,径至门前观门里忽然走出一个老者,

    那老者猛抬头,子,吃了一惊,拄着竹杖,喝道:“你是那里来的怪人?在我这门首何干?”

    猴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的一双眼睛,却是不断的眨动起来,身躯直接的轻轻一个跳跃,直接的跳到了老者身旁,毛茸茸的手臂一甩,手掌直接的按住了老者的肩膀,嘴中开口道:“老施主,休怕我,我不是什么怪人,贫僧是东土大唐钦差上西方求经者。师徒四人,适至宝方,见天气蒸热,一则不解其故,二来不知地名,特拜问指教一二。”

    那老者却才放心,笑云:“长老勿罪,我老汉一时眼花,不识尊颜。”

    “无事,无事,”猴子连连的挥手,毛茸茸的一只手,不断的在老者身前晃动着。

    “悟空如何了?”远处一声喊叫之音传出,唐僧身披袈裟,双手合十,缓步的从外面走来。

    “这一位老施主,正请我们进去吃斋饭呢?”猴子身躯不动,诡异的是头颅直接的扭动到了身后,脑袋和身子,相互的错位了。

    “如此多谢老施主了,”唐僧非常有礼貌的走来,对着老者感谢说道。

    老者苦笑了一下,然后直接伸手示意众人进入,嘴中开口讲道;“圣僧里面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