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142章 转世投胎的刘彦昌
    杨启峰抽身急退,他的步伐,直接的让开了一步,直接的横跨而过,在地上的人民,只是感觉到天空之中一道黑影直接的闪过。¤

    杨启峰退,而这十八手二十四首金身,却是有着另外的一番变化,他本来的虚幻,却是已经变的凝实起来。

    道道的金光,却是澎湃而发,不断的从地面上升起,开始的融入到了这金身之中。

    信仰之力,

    杨启峰对于这一股类似于金色佛光之力,却是陌生无比,他根本的没有见到过,但随即他的脑海当中,却是浮现出来了相关的资料,

    杨启峰虽然陌生,可是有人对于这一切根本的不陌生,那就是乾蓝妖神的传承记忆了。

    瞬间的弄清楚了这一股力量的来源之后,杨启峰顿时的感觉自己上当了。

    是的,就是上当。

    这信仰之力的作用,杨启峰他自己本人倒不是太清楚,但此刻他是能够看出这信仰之力作用的,这虚幻的金身,因为信仰之力的缘故,已经凝结起来,金身永固,那一件件浮现出来的武器,如丝绦;璎珞;伞盖;花贯;鱼肠;金锉;金铃;幡旗;金弓;银戟;加持神杵;宝锉;金瓶;银瓶;白钺;幡幢;六根清净竹。

    这一些,他们上面的虚幻痕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变的如同真物。这一刻就像是假五化为了真物一样。

    这一些佛家在这里盘踞了无数年,至今下来都已经的把一个国度的人民,都发展成为了自己的信徒。这一点和小千世界当中其他地方的天下各国比较起来,那是远远的超越了,

    佛家在这一处小千世界当中的资源不多,自然的是不打算浪费,要把这所有的人民,都给发展成为的信徒。

    无数年积攒下来,这到底的能够积累多少的信仰之力。这一点杨启峰不清楚,就是其他人来了却也是不可能清楚,无数年下来。自然的积累了庞大的信仰之力,如今却是一朝的使用,在杨启峰的视野当中,完全的就已经的乃是信仰之力所形成的长流。

    这让他自感自己上当了。因为要是早知道的话。刚才他就直接的上前攻击了。

    刚才的金身攻击,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花架子,根本的就不可能说是有着什么威力可言,杨启峰刚才的退却,已经成为了他的最大失误,短暂的退却,造成了杨启峰此刻有着一些进退两难。

    因为面前的金身,他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利用杨启峰退开的时间,他已经吸收了不知道多少的信仰之力。这个时候金身完全的被凝实了,现在的情况可想而知,根本的不用去尝试,杨启峰都能够知道一件事情,现在的金身他已经不可能是花架子了,已经是具备着非凡的实力了,下一次的攻击很是明显,根本的就不可能的乃是花架子了。

    所以杨启峰此刻有着离开之意,这金身光是凭借着卖相,观看上去就不寻常,轮起来实力的话,在杨启峰看来,这一击定然的会超越地仙,达到天仙的地步,杨启峰他自认,自己就算是有着三头六臂,实力已经的增强了一倍,但要是和天仙比较起来,那根本的就没有可比性,他是必败无疑。

    杨启峰的双眼,迸发了一阵亮光,看着这大佛,面前的金身,如今还不是最强的时候,这信仰之力还在源源不断的流淌而入,最后这金身要被增强到何种地步,谁也不可能知道,

    天仙,这都有可能的被暂时性的超越,

    杨启峰脑海当中闪烁着无数的想法,虽然在他的脑海当中过去了很长很久的时间,但是在现实世界当中,这一切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而已,杨启峰此刻已经下达了决心,走。

    此刻必须的要走,不论是这一次什么情况,这大佛到底的是不是那十八罗汉当中的一员,他都是必须的要离开了。

    灭佛的行动在这一次,虽然没有完全的完成,但也是完成了一半有余,这国家当中的佛寺,一路以来周军都是直接的横推,所有的佛寺统统的都给拆毁掉了,对于这一些异端,在杨启峰的口中没有任何的心慈手软,毕竟杨启峰此次的任务乃是灭佛,而这灭佛最为简单的方式,那就是一个杀字。

    只要能够把所有的信佛之人,都给杀掉,那么这任务到最后自然的会完成,一切也没有了眼前这幕。

    要是失去了信仰之力,杨启峰此刻也是不会想到逃走。

    信仰之力的加持下,这一位大佛的金身那是极为的难惹,还是离开的为妙。

    毕竟一样的招数,杨启峰吃亏了一次,那怎么可能还会吃亏,像是这一次大佛突然的打出了金身,要是杨启峰盲目一些,直接的对于那金身冲去,这只是虚有其表的金身,一定的会直接的被杨启峰给拿下的,可惜的是,杨启峰内心中的犹豫,还有刚才的担忧,这让杨启峰作出了错误的选择,没有在第一时间的把这金身拿下,从而的给了这金身发展壮大的机会。

    这金身下一次使用,就算是杨启峰又一次的上当,可是这金身想要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来,也必须的要具备着信仰之力,只要这信仰之力消失,金身的威力无法的发挥,下一次的战斗,这最强的方式金身,将会失去应有的威力来。

    逃走,杨启峰他直接的纵身一跃,他的身躯快速的缩小之中。

    法相天地的神通,已经在杨启峰的身上消失不见了。

    一直在维持着法相天地的神通,这对于杨启峰那可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毕竟法相天地所消耗的乃是法力,杨启峰的法力他自然的还算是充足,可也是不能够无休无止的使用。这无休无止根本不需要担心法力的消耗,全部都应该的乃是先天之灵,只要杨启峰他自己能够转化成为先天之灵,这一切的问题都能够被解决掉。

    长虹闪耀过天空,杨启峰他选择了撤退,同时嘴中却是很是仗义的对着其他的仙人喊了一句。

    大致的意思却是在诉说着,让他们一起的逃离。

    大佛此次完全的就已经的乃是盯上了杨启峰。他对于其他仙人到底的是走,是离开,大佛根本的就是一点的也不在意。可要是杨启峰打算离开的话,那却是不行了。

    随着杨启峰化为了长虹,将要离开的时候,

    天边却是出现了一只金光灿灿的手掌。手掌上面纹路显现。佛光阵阵的从其上散发而出,一股慈悲之意,在佛掌上面展露出来,仿佛是有着无数的高层,不断的宣讲着佛经,诉说着佛家的妙处,正在劝解者世人,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佛掌拦截住了杨启峰他所想前进的道路,却是直接的逼迫着杨启峰直接的退回。根本的不可能继续的前进,因为杨启峰要是选择继续前进的话,他必须的和这佛掌相撞,佛掌上面所蕴含着佛家的神通,杨启峰到不是害怕自己直接的就被这一掌拿下,除非是这一位乃是西天佛祖,要不然就是哪一位神圣,

    实力和杨启峰有着本质上面的差别,要是不然的话,佛家的神通是直接拿下不了杨启峰的。

    杨启峰他自己本人,反复的是在强调着一点,对方是不可能直接把自己给拿下。

    但杨启峰也是有着自己的担心,佛家的神通,他们都是一些以慈悲为怀,根本的就不是以战斗见长,虽然精妙异常,可要是论杀伤的威力,那是远远不行的。

    可这佛家神通不能够直接的把杨启峰给杀死,他们却是能够办得到一件事情,短暂的把杨启峰给直接的捆住,到时候杨启峰根本的就是无路可走,等到这金身把信仰之力直接的给充斥完,最后爆发的一击,对杨启峰那可是致命的威胁。

    所以在此时此刻,杨启峰他不是怕这佛掌,而是担心自己在佛掌这里所耽搁的时间,到时候对于他的影响。

    硬拼肯定不行,杨启峰直接的从长虹当中出现,他的身影悬浮在空中,继续的使用长虹更改着方向,这样的方法杨启峰根本的就没有采用,因为他知道,这佛掌能够在此时此刻,直接的准时的深处,那么就算是杨启峰改变着自己的方向,到最后又能够如何,

    这佛掌还不是会准时的出现在他身前,拦截住杨启峰。

    就在杨启峰此刻陷入危局之时,在遥远的大千世界当中,不,更加准确的乃是一处小千世界当中,此刻却是发生着一件事情。

    一位依然叫做刘彦昌之人,他却是站在一处仙台前。

    远远的凝视着一座悬空的石碑,只见石碑上面所书写着,

    “天生绝道之体,不可修道,”

    此人一只手不由的紧紧握住,少年相貌奇特,额头略凸,异于常人,一席蓝白相间的服饰打扮,此刻微微尖锐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肉中,这一切少年浑然不觉,脸上反而浮现出了自嘲的笑容,嘴中喃喃自语的说道;“果然是这样,一点也不出乎预料!”

    对于出现这样的情况,他早早的就已经有着预料之心,毕竟他虽然无法的拜入门派当中,但是一些修炼功法,在这一方世界当中,想要获得也不是太难,高深不可能,粗浅的修炼功法你还获得不到。

    可是对于这少年来讲,他所获得的功法已经是不少了,可是每一次当他修炼,却是产生气感的同时,却是下一刻就已经的消失掉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上吸取着这气感一样,

    这让他反反复复的尝试了很多的功法,但是在最后都是无一能够让他成功修炼出气感,成功的踏入练气的行列,

    所以此次前来拜入洞庭派的时候,少年在内心当中,已经是有所的预料了。

    四周的议论声音,不断的传入少年的耳中,让少年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声音如同根根锋利的针芒,狠狠的扎入他的内心。

    虽然对事情的结果有所预料,但真正这一刻来临的时候,他还是发现有所接受不了,毕竟这几个字所代表的就是仙凡永隔,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部都化为泡影,闪烁的金字彻底的击溃了他所有的幻想,眼神露出不甘之色,一直以来他追求的就是长生久视,一步步走来,收集了多个修炼功法,为的还不是能够让自己进行着修炼,可是如今所有的希望,却是都已经的被击碎掉了。

    紧紧的握住拳头,他无比的不甘,大步的走入家中,坐在床头,久久呆立,一辈子庸庸碌碌,为生活记不断奔波,寿不过百载,另外一边却是长生久视,两个选择自然明朗。

    上个纪元有着不成道,毋宁死一说,他充分领悟到了这一句话的意思,不能修仙,庸庸碌碌活一生,这不是他所要的人生,自从小听说过那北冥真人东海斩蛟龙的传说后,他就知道,成仙,这才是自己的追求。

    这么多年来,一直以此奋斗,被誉为终生的目标,已经深入到了骨子当中,放弃,那是绝对不可能。

    我辈修士,危难之际,迎难而上,这才是求道。

    不过此刻的少年,却是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之后,洞庭派的某处地方,却是正在透漏着水镜之术,正在观看这里,尤其是少年,更是被重点所观看的对象。

    望着少年寂寞,还有那不甘的身影,其中一位身材修长,满头银发的道人,不由的叹息开口讲道;“绝道之体,这已经是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

    “是啊,此子前生必定乃是天下间惊天动地的人物,转世投胎之后,却也是由此后果,虽然一身资质上佳,可惜不懂引导之法,根本不可修炼,”身旁的一名道人接话继续的说道;“就算会引导之法,可谁敢去做,”

    “绝道之体,这样的体质,乃是专供这一些大人物使用,届时门人弟子前来渡他,”

    叹息之声,连连发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