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120章 必死无疑!
    爆发啊,真是怨念,还是换一种形式吧,一张月票加更一章,打赏超越一千,加更一章,现在月票有十张,道人开始补,多余的话不说了,求支持,没有能力打赏什么的,道人也希望给一些免费的推荐票,把数据顶上去,让道人写着有一些动力,今天晚上就是周一了,又是新的一周,一周之内推荐票达到二百加更一章,依此类推,只要是二百的倍数,就会加更一章。¢£

    三更九千字,已经爆发完成,求一下支持,明天会有一个大爆发的。

    如此话语,除了那一位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杨启峰脸上露出灿烂之色,看着清风明月两位童子,引领着一行四人,缓步的走入到了正殿之中。

    当先一人,风霜之色深浓,却也是无法掩盖其俊朗,袈裟披在身上,慈悲之意展露无疑,端的上是圣僧临凡。

    其后三人的形象,杨启峰极为的熟悉了。

    看着那一位洒脱,跳来跳去,东看看,西望望的猴子,杨启峰面无表情。

    “此乃师父座下散仙何尝师兄,”清风脸上含笑,身子侧开,把杨启峰给众人介绍说道。

    “这一位是东土大唐的圣僧,师父的故友,”

    “学生见过圣僧,”杨启峰彬彬有礼上前,对着唐僧行礼说道。

    内心中却是别扭至极,这一位何尝说话,他早就厌烦了,作为一名道人。竟然自称学生,尤其是当时对自己一口一口的道友。

    猴子轻轻的一跳。手臂向前伸出,头颅上下晃动。一双眼睛露出了光亮。

    “见过仙人,”唐僧很是礼貌,

    “师父啊,老猪饿死了,咱们还是先吃饭,”听着园滚的肚子,大耳长鼻的老猪拍着自己的肚皮,嘴中嘟囔的说道。

    “你这呆子,饿一会。饿不死你,”猴子闪身来到老猪身旁,用着屁股拱了一下老猪。

    “师父啊,猴哥他又欺负老猪,不让老猪吃饭,”老猪甩了一下自己的袖袍,直接的来到唐僧身旁,开始告状说道。

    “这一位长老既然饿了,还请自己动手。观中只有我等三人,无人能够煮饭,”清风看着老猪,插口诉说道。

    唐僧闻言率先开口讲道;“不用劳烦仙童。此事贫僧自己动手即可,”

    说完此话,唐僧随即的对着身旁的老猪说道;“八戒你去解包袱。取些米粮,借他锅灶。做顿饭吃,”

    “那师父在这里稍作休息。老猪我去了,”老猪没有任何的客气,叨唠了一声,喜气洋洋的背负着包裹,走了出去。

    “悟空你去山门前放马,沙僧出去安顿一下行李,”双手合十,唐僧淡淡的吩咐说道。

    “师父,等一下,俺老孙和这一位小哥一见如故,想要好好的聊聊?”猴子闪身来到唐僧身前,带着绒毛的双手摇摆了一下,伸手指了指杨启峰,开口诉说道。

    “看见这一位长老学生倍感亲切,还请圣僧允许,学生和这长老畅谈一番,”杨启峰上前不等唐僧开口,他自己直接的接话说道。

    “去吧,”唐僧说道。

    有了允许,杨启峰和猴子两人前后的走出了正殿。

    “师父此次前去上清天上弥罗宫中听讲混元道果前,特意留下口谕,曾吩咐教弟子远接。不期车驾来促,有失迎迓。老师请坐,待弟子办茶来奉。”

    唐僧道:“不敢。”

    那明月急转本房,取一杯香茶,献与圣僧。茶毕,清风道:“明月,不可违了师命,我和你去取果子来。”

    二童别了唐僧,同到房中,一个拿了金击子,一个拿了丹盘,又多将丝帕垫着盘底,径到人参园内。

    那清风爬上树去,使金击子敲果;明月在树下,以丹盘等接。须臾敲下两个果来,接在盘中,径至前殿奉献道:“唐师父,我五庄观土僻山荒,无物可奉,土仪素果二枚,权为解渴。”

    那唐僧见了,战战兢兢,远离三尺道:“善哉!善哉!今岁倒也年丰时稔,怎么这观里作荒吃人?这个是三朝未满的孩童,如何与我解渴?”

    明月上前道:“老师,此物叫做人参果,吃一个儿不妨。”

    唐僧道:“胡说!胡说!他那父母怀胎,不知受了多少苦楚,方生下未及三日,怎么就把他拿来当果子?”

    清风道:“实是树上结的。”

    唐僧道:“乱谈!乱谈!树上又会结出人来?拿过去,不当人子!”

    那两个童儿,见千推万阻不吃,只得拿着盘子,转回本房。

    “清风师兄这如何是好?”不在人前,明月不再保持着庄重,一张小脸,完全乃是愁意,他看着盘子之中的人参果,嘴中继续的抱怨说道;“那和尚不吃,我们可是无法完成师父交代下来的任务,师父回来怪罪,我们可怎么办?”

    “无妨,这和尚的态度,师父早就有着知道,我们只要一切随缘即可,”清风浑然不在意。

    长虹落下,杨启峰站在一块怪异岩石之上,瞭望着远处云气缭绕的山峰,光芒一闪,猴子却是也出现在岩石之上,他一屁股直接的坐在了岩石上面,拿出了一枚桃子,直接的开始啃起来,嘴中对着杨启峰开口讲道;“小鸟你怎么混入这里来了?”

    “来这里,是打算向猴哥询问一件事情?”

    “在五行山的那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杨启峰神色庄重,他开口向着猴子询问说道。..

    坐在石头上面,晃动着自己腿脚的猴子,听见此话,却是直接的跳起来,洒脱的神色,消失的无影无踪,神情凝重,开口对着杨启峰说道;“当初在八卦炉的时候,俺老孙就察觉到小鸟你的身上有着一道元神之力,”

    “这一股元神之力玄奥莫测,实力更在俺老孙之上,”

    “当时火眼金睛刚成,俺老孙以为看花眼了,没有去在意,可前一段时日在五行山,俺老孙再一次见到小鸟你,就能够确定,你身上另有元神存在,”

    “就这一些吗?”杨启峰开口询问说道。

    “当然不止这一些,要是只有一道元神,俺老孙也不会说你的情况极为严重,”

    “小鸟你修炼的功法,虽然俺老孙不知道是什么?但你在反后天为先天的时候,一定是证就先天金乌之身,”

    “猴哥说的不错,作为火鸦一脉,我能够证就的先天之灵倒是有一些,可是其中大部分都是属性不配,成功的希望渺茫,最后就只有同为火系的金乌和朱雀这两种选择,”

    “而朱雀成功希望一丝也没有,”

    “当今之世朱雀仅有一位,就是那四圣之一,他镇压南方,功德无量,日月毁他依然在,除非这一方天地泯灭,不然他绝无陨落可能,”

    “自从远古到上古,在到如今,哪怕是证就先天之灵再难,总归是有天纵奇才之辈,可无一人能够成就朱雀,这中的原因很简单,所有的希望,都被那朱雀给断绝了,他不允许有朱雀出现,抢夺他南方至圣的身份,影响到他的气运,”

    “选择我只能够选择金乌,”

    “证就金乌,以小鸟你当前的积累,却是不足,哪怕是你一直不化型,但要是只是这一些,还是不足?”猴子开口讲道。

    对于猴子杨启峰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他直接的开口把自己对怎么才能够证就先天之灵的准备说了出来;“选择金乌,也是因为上古之时,金乌陨落了不止一位,而这一些陨落的金乌尸身,我知道在何处,只要能够仔细的开始参详这一些金乌尸身,最后融入己身,证就先天之灵的可能能够达到八成,”

    “要是如此情况的话,证就先天之灵金乌之身,小鸟你的成功希望不低,可是这根本的不是问题的所在,真正的问题是把那金乌尸体融入己身当中,你能够做到是你融合他,而不是尸体把你给融合掉?”

    “当然能够确定,金乌都已经死去,他们已经成为了尸体,死去的年岁可是不短了,他们所有的残存灵智,都已经在漫长的岁月当中被消磨掉了,绝对的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杨启峰听见猴子的问话,他率先的一愣,不过随即杨启峰就已经的反应过来,张口直接的开始回答说道。

    听见杨启峰的回答,猴子的脸上露出了冷笑的神色,他的一只手,直接的把啃了一半的桃子,朝着后面一扔,直接的扔入到了山涧之中,消失在了云彩之间。

    他张开了嘴巴,嘴中冷言的开口讲道;“俺老孙看这未必?”

    “那一些金乌是死了,可他们的元灵一定还存在,”

    “小鸟你自身如今修炼的宛如鼎炉,不论是根基还是神通,都在为那元灵打着基础,当那金乌之身,融入你自身的时候,你们不分彼此,这是地利,证就先天之灵之时,那元灵趁机的侵入,这就是天时,”

    “天时地利皆在,哪怕是少了人和,小鸟你也是必死无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