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116章 万寿山,五庄观!-
    第三更,稍晚了一些,九千字爆发,求月票,强烈的求几张月票,明天会继续的爆发。

    大势峥嵘。根接昆仑脉,顶摩霄汉中。

    幽鸟乱啼青竹里,锦鸡齐斗野花间。

    崖前草秀,岭上梅香。荆棘密森森,芝兰清淡淡。

    深林鹰凤聚千禽,古洞麒麟辖万兽。

    涧水有情,曲曲弯弯多绕顾;峰峦不断,重重迭迭自周回。

    乃是仙山真福地,蓬莱阆苑只如然。

    真是一座仙山神圣之地,已经从天空中落下,站在一块光滑岩石之上的杨启峰,嘴中开口叹息说道。

    随即盘膝而坐,眼皮垂下,开始修炼。

    如今万寿山之中,情形如何,他却不知,此地他怎敢妄动,那大仙虽去,可洞府之中禁制重重,他还是要等上一等。

    时间悠悠,转瞬就是几日。

    天空之中一道祥云缓缓飘出万寿山,祥云似慢实快,悠悠之间,已经离开万寿仙山。

    正在修炼的杨启峰,此刻却是挣开了眼睛,双眸幽幽,金光泛起,看破祥云,手中出现一枚巴掌大小,薄如鳞片的玉简,通体雪白,不含一丝杂色。

    随着神识侵入,一副影像浮现在7≯脑海当中。

    这是一副人物影像,三旬年纪,胡须捶胸,鬓发微白,相貌俊朗,身躯修长,仪态翩翩。

    散仙何尝!

    五庄观中三千几名弟子之一,喜读书,号风雅。

    资料缓缓的在玉简当中划过。被杨启峰接收。

    成为聚宝阁中一员,杨启峰获得的好处是无穷的。一名散修想要在这神话世界混的开,岂能够如意。

    必须要傍上一颗大树,抱上一条粗壮大腿,这才能够混的开。

    加入到了聚宝阁,杨启峰已经体现出了其中的好处,像是这一些资料,他只要花费一些微不足道的代价,就能够在聚宝阁中获得。

    换成散修,就算是想要花费沉重的代价,那也是寻找不到门路。

    没有犹豫。杨启峰直接纵身一跃,化为一道黄色长虹,远远的吊在祥云之后。

    双眸四处观看一番,此地已经远离万寿仙山,杨启峰再也没有顾忌,黄色长虹徒然加快,不在遮掩,掩饰自己的行踪,立即的被何尝察觉。

    “道友何故跟随学生?”何尝拱手作礼。说话语气文质彬彬,温文尔雅。

    “贫道想要朝道友借一件东西,只是怕道友不借,无可奈何之下。这才跟随而来,”杨启峰虚空踏步,一步步的走来。束手而立,道袍迎风瑟瑟抖动。

    “道友要借何物?”

    “可以和学生商讨。只要不是贵重之物,学生定然会借。就算是贵重之物,要是前去万寿山求得恩师见证,学生也不会不借,”何尝条理清晰,一句话把自己的背景点明,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孤魂野鬼,自己也是有着靠山的。

    “不必如此劳烦,此事容易,”

    “贫道只是要借道友记载时光而已,”杨启峰不为所动,此人背景,他如何不知。

    “时光如此宝贵,恕学生万万不能接受,”何尝直接摇头,手中淡淡青色光芒浮现,一柄青色宝剑亮出。

    宝剑上刻花纹,状如青莲,长约三尺,正是那三尺青峰。

    “道友不从,那么怪不得贫道动强了,”杨启峰一步踏出,空间缩短,身上气息爆裂,道袍鼓起,五指合拢,握成拳状,当空一拳挥舞打出。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之光蕴含拳中。

    劲气蓬发,席卷四方,其中之意,宛如天中朝阳,光芒万丈,光耀四方。

    何尝持剑而立,观其攻击,后而出手,青色宝剑从下而上,突兀的刺出。

    挡在了这一拳前面,发出沉闷响声。

    而几乎同时,杨启峰身体微侧,肩膀之上,突然窜出肉包,迎风而涨,化为一条手臂,五指并拢,手掌如刀,竖劈而下,轨迹玄妙,赤红的火光环绕。

    青色宝剑再一次刺出,无声无息,没有任何波澜,如同无物。

    宝剑之上,青色光芒泛起,勃勃生机,宝剑似同树枝。

    虽然不是元神和肉身双修,但这一位何尝能够拜在那一位大仙门下,充当记名弟子,果然不是易与之辈,这一套剑法,生机勃勃,如春季,万物复苏之时。

    不过也就如此了,修炼当世最强淬炼肉身之功法天罡三十六变,还有三头六臂和法相天地神通,这都是一等一的神通。

    一杆长枪穿刺而出。

    长枪通体火红,风云变色,呼啸之风缠绕云气,化作金乌。

    长枪层层推进,势如破竹,天地一片火红,战场之地,尽数化为火海。

    何尝望见此幕,眼神中有着绝望,这一枪,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刺中之后,必死无疑,元神消解,灵魂破碎,连转世投胎的权力,都将会散去。

    关键之时,杨启峰手臂抬起,长枪更改穿刺方向,微微上抬,一股火焰冒出,焚烧一切,沾染何尝肩头,迅速扩散,席卷全身。

    见此,杨启峰拿出一根金色细绳。

    细绳纤细,似蛇,如活物,不断的缠绕着杨启峰手臂而抖动着。

    他轻轻的一抛,金色细绳灵敏的捆绑住前方燃烧着火焰的火人。

    与此同更是杨启峰挥手之间,收起火焰,何尝烧焦的身影,显现在杨启峰眼中,如今的何尝已经不复以往潇洒,捶胸的胡须全部燃烧一空,光头,黑身,如同黑人一样。

    他并不打算杀人,万寿山五庄观一脉,势力不小。那一位大仙号曰地仙之祖,天下地仙十之七八。都听过他讲经说道,有着香火之情。时至今日不知多少都已经跨越过地仙门槛,修成天仙。

    虽然他打算盗取人参果,也算是得罪五庄观一脉,但人参果珍贵异常,可到底乃是死物,未来一日,当他证了金仙,即可前去赔罪,化解此番因果。

    可要是杀人,哪怕是这何尝只是记名弟子,可也表示着杨启峰和五庄观一脉势不两立了,未来双方再无化干戈为玉帛的可能。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杀人。

    “灵宝,火尖枪!”何尝受创,却是并不严重,杨启峰有意留手,看上去凄惨一些。但只要修养几年,就可痊愈。

    杨启峰没有回答,手刀如电,斩在何尝脖颈之上。敲昏身躯,一张橘黄色符箓,朱砂点缀。上面文字,弯弯曲曲。如同蝌蚪,直接按在了何尝脑门之上。

    瞬间。一切皆被禁锢。

    刚刚要出鞘的元神,就已经的被禁锢起来,看着双眼紧闭,一副昏迷的何尝,杨启峰低声的说道;“禁你十载,这捆仙绳权当赔罪,”

    说完他安落云头,降落山中,双眼泛起金光,开启望气之术,此山金光闪闪,妖气无踪。

    他放下心来,寻找一处洞穴,把何尝扔去其中,布下遮掩阵法,他化为一道长虹,直奔万寿山而去。

    大唐长安!

    光陰拈指,却当七日正会,玄奘又具表,请唐王拈香。

    那法师在台上,念一会《受生度亡经》,谈一会《安邦天宝篆》,又宣一会《劝修功卷》。

    这时有和尚疥癞形容,身穿破衲,赤脚光头近前来,拍着宝台厉声高叫道:“那和尚,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

    玄奘闻言,心中大喜,翻身跳下台来,对和尚起手道:“老师父,弟子失瞻,多罪。见前的盖众僧人,都讲的是小乘教法,却不知大乘教法如何。”

    和尚道:“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

    那和尚飞上高台,遂踏祥云,直至九霄,现出救苦原身,托了净瓶杨柳。

    那菩萨祥云渐远,霎时间不见了金光。只见那半空中,滴溜溜落下一张简帖,上有几句颂子,写得明白。颂曰:“礼上大唐君,西方有妙文。程途十万八千里,大乘进殷勤。此经回上国,能超鬼出群。若有肯去者,求正果金身。”

    唐王见了颂子,即命众僧:“且收胜会,待我差人取得大乘经来,再秉丹诚,重修善果。”众官无不遵依。当时在寺中问曰:“谁肯领旨意,上西天拜佛求经?”

    问不了,旁边闪过法师,帝前施礼道:“贫僧不才,愿效犬马之劳,与王上求取真经,祈保我王江山永固。”

    唐王大喜,上前将御手扶起道:“法师果能尽此忠贤,不怕程途遥远,跋涉山川,寡人情愿与你拜为兄弟。”

    玄奘顿首谢恩。唐王果是十分贤德,就去那寺里佛前,与玄奘拜了四拜,口称“御弟圣僧”。玄奘感谢不尽道:“王上,贫僧有何德何能,敢蒙天恩眷顾如此?我这一去,定要捐躯努力,直至西天。如不到西天,不得真经,即死也不敢回国,永堕沉沦地狱。”随在佛前拈香,以此为誓。

    次日,长安城外唐王着官人执壶酌酒举爵,又问道:“御弟雅号甚称?”玄奘道:“贫僧出家人,未敢称号。”

    唐王道:“当时菩萨说,西天有经三藏。御弟可指经取号,号作三藏何如?”

    玄奘又谢恩,接了御酒道:“王上,酒乃僧家头一戒,贫僧自为人,不会饮酒。”

    王上道:“今日之行,比他事不同。此乃素酒,只饮此一杯,以尽寡人奉饯之意。”

    三藏不敢不受。接了酒,方待要饮,只见唐王低头,将御指拾一撮尘土,弹入酒中。

    三藏不解其意,王上笑道:“御弟呵,这一去,到西天,几时可回?”

    三藏道:“只在三年,径回上国。”

    王上道:“日久年深,山遥路远,御弟可进此酒: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

    三藏方悟捻土之意,复谢恩饮尽,辞谢而去,唐王驾回。

    适时,天地震动,劫气四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