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114章 江流儿复仇记!-
    感谢三位小伙伴的月票,道人万分感谢,趁着这几天有双倍,道人也求月票,争一下,让本书来一些动力,不这样死气沉沉下去。

    所以求月票,强烈的求月票,这是今天第一更!

    天空散发着炎炎热浪,烘烤着大地。

    八月份的长安城,正是最为炎热之时,热浪滚滚,如同烤炉,但这一切丝毫不影响街道上面的行人。

    小商小贩,来来往往,挑着自己的货物,不断的贩卖,行人笑逐颜开的购买着货物,一副其乐融融。

    行人之中不乏一些身材魁梧,金发碧眼之人,胡人比比皆是。

    凡间国度,长安城的繁华,敢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正是那一句诗词,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杨启峰束手而立,眼皮垂下,似挣似闭,面无表情,不发一言。

    站在大殿中却是宛如无物,被人忽略掉。

    “诸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唐王龙行虎步,做到龙椅之上,疲惫的】4开口讲道。

    近几日的事情,把他折腾的不轻,先是怨龙索命,后又是地府之行,精神疲惫的很。

    “启禀王上臣殷开山有事启奏?”一名须发皆白,容颜俊伟,一下扑到御前,双眼垂泪,嘴中悲声哀嚎说道。

    “爱卿何故悲伤,有事尽可直言,”唐王示意左右扶起。开口安慰说道。

    “臣,臣下。”殷开山悲恸不已,声音颤颤。一句话却是说不完整,不断的叩头,真是看者伤心。

    “王上可还记得十八年前新科状元陈光蕊?”眼见殷开山悲伤不已,无法开口叙说,作为其好友,魏征上前开口诉说道。

    “是他,”唐王本来毫无印象,时隔十八年之久,很多事情都已经记忆不深了。但随即看到跪拜在自己身前的殷开山,随即想起开口遂说道;“寡人御笔亲赐状元,”

    “人生三大喜事,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三占其二的江州知州陈光蕊,”

    “正是此人,”魏征点头应允说道。

    “此人所犯何事?让爱卿悲伤不已,以至于君前失仪。”唐王双眸凌厉,盯着跪拜身前的殷开山,沉声的开口说道。

    “臣下,臣下女婿十八年前已经被害了。”殷开山悲声的开口说道。

    “胡说!”

    “一任知州遇害,岂是小事,江州上下官员岂能不报。”唐王甩了一下袖袍,脸色不愉。嘴中呵斥的说道。

    “臣下所言,千真万确。”殷开山顾不上悲痛,嘴中开口连连的解释起来说说道;“十八年前新科状元陈光蕊,被王上御笔亲赐点为庄园,正是跨马游街之时,恰逢小女抛出绣球,砸中了陈光蕊,”

    “男才女貌正是天作之合,臣下当即让二人拜堂成亲,其后蒙王上恩赐,受他江州知州之职,”

    “回到家乡拜了父母,前去江州,江州上任,”说道此处,殷开山双眸再一次流泪,语气哽咽,顿了顿继续说道;“谁能想到来到那洪江渡口,有艄公刘洪一人,他见小女美貌,遂起色心,除了小女之外,其他人杀的是干干净净,”

    “船到岸边,被他一把火焚烧而毁,那贼子刘洪他,他,他就穿了光蕊衣冠,带了官凭,同小女往江州上任去了。”

    “胡言乱语,”

    “殷开山你该死,”双眼圆睁,脸色血红,青筋绷紧,唐王暴怒起来,他豁然的站起身来,对着身前的殷开山直接的一脚踹去。

    殷开山不敢躲避,直接的被一脚踹翻在地,这一脚力气不小,殷开山在地面上划出了寸许。

    如此盛世之下,竟然有贼人假冒官员,到了如今已有十八年,此事被揭发,这就是天大的丑闻。

    多年努力,一朝丧尽。

    唐王身上浮现出暴虐之气,看着殷开山双眸泛起血红。

    “王上,臣下所言千真万确,”殷开山一把的抱住唐王的大腿,嘴中继续的开口喊叫道;“我那孙儿昨日来府禀明一切,有十八年前小女血书一封,”

    “可怜我那女婿,被人杀害,死后还不得清宁,被人假冒,”

    “我那孙儿更为可怜,刚刚出生,就被抛入江中,”

    “拿来,”唐王一把手的夺过殷开山手中的血书,一目十行的观看起来,一脚的踹开了殷开山,大步的走回龙椅,双眸暴虐的望着跪拜一地的文武大臣,嘴中狂怒的喊道;“丑闻,天大丑闻,”

    “如此太平盛世,朗朗乾坤之下,”

    “贼人公然杀害朝廷命官不说,还传他衣袍,前去上任,假冒起来朝廷命官,十八年来竟然没有人识破发觉不对,”

    “饭桶,全部都是饭桶,”

    “罢免江州司马,长使”

    “所有江州官员,统统的罢免,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一人看出端倪,寡人要这一些废物干什么,”唐王怒气蓬发,语气凌厉,沉声的说道。

    “还有你殷开山,寡人命你为钦差,有权调遣江南道兵马,下江南去江州,把那贼子给寡人抓起来,押赴京城,寡人倒是要看看那贼子到底长的是什么模样,”气极而笑,唐王双眸中森森的杀机,没有任何的掩饰,观看着四周最后目光定在了吏部尚书身上说道;“还有你给寡人说说?”

    “江州之主,位置何其重要,一任竟然有十八年,这么大的纰漏,竟然会出现,”唐王脑海中想到当年自己下达的命令,三年一任,官员一地最多两任六年,就必须调离他处。

    “这是臣下失职,”吏部尚书无言以对,他也是惊悚,江州竟然十八年没有动静,他想想都是惊悚,这事情不对。

    吏部下设吏部司、司封司、司勋司、考功司,掌管天下文官的任免、考课、升降、勋封、调动等事务。

    江州那里,他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有人欺瞒自己,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出现后,随即的就被他给排除掉了。

    欺上瞒下,这小来小去容易掩盖,江州位置何其重要,想要掩盖,必须要上下其手才有可能。

    但这上,必须要包含他,不然没有他的帮助,绝对的无法隐瞒。

    而就算是有他帮忙,也是无法掩盖太久,江州不是什么偏僻之地,四周都是蛮荒,长久不通音讯,江州为于江南道,也算是一处繁华之地。

    要是有人隐瞒,早就有御史大夫参上一本了,可这统统没有。

    他内心极为的惊悚,当前世界乃是神话世界,他这如何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以神通掩盖。

    能够做到这一步,无视大唐龙气的,地上之人绝对没有,必定是天上,礼部尚书直接的摘下自己头冠,直接的大礼参拜,口中说道;“臣失职,罪无可恕,请辞!”

    这就是重臣的特权了,一般来讲只要不涉及谋反,绝对不会有着性命之忧。

    “不准,”唐王甩了一下大袖,站起身来怒火熊熊的大步的走出了大殿。

    就在群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名宦官低着头颅,迈动着小步,快速的走入到了大殿当中,尖锐的嗓子喊道;“王上请国师前去,”

    “前方带路,”杨启峰缓缓的挣开了垂下的眼皮,道袍无风自动。

    “国师来了,”唐王的怒气已经被压制下,脸色恢复平静,不悲不喜,但却是给人一股沉重的压力。

    随着唐王御宇日久,威严日盛,

    “此事还请国师解惑?何人能够遮掩龙气,竟然刺杀朝廷命官而被察觉,一任十八年而不惊动吏部,”唐王不是不明事理,他对吏部尚书的咆哮,只是他抒发内心中怒火。

    对于唐王的询问,杨启峰没有回答,而是轻轻的抖动了一下袖袍,露出了自己的手掌,手指轻轻的朝着上方指了指。

    唐王顺着杨启峰的手指,抬头看了看上方,屋顶悬梁横起,布局简洁,随即低下了头颅,唐王低声的说道;“天!”

    “多谢国师解惑,”唐王抬起头颅,平视着杨启峰平淡的说道。

    “王上不用困扰,跟随着本心即可,接下来举办的水陆大会,人选已经拥有了,”

    “谁?”

    “殷开山的这一位外孙,陈玄奘,”

    “这个人自幼为僧,出娘胎,就持斋受戒,乃是天生佛性,与佛有缘,”

    “此次南下复仇之后,王上可命他为左僧纲、右僧纲、天下大阐都僧纲之职,”

    “届时前赴化生寺,择定吉日良时,开演经法,”

    “选得大小明僧共计一千二百名,分派上中下三堂。诸所佛前,物件皆齐,头头有次,做七七四十九日水陆大会,王上及文武国戚皇亲,俱至期赴会,拈香听讲,”

    “如此可成就大功德,当保大唐国运连绵,他日失国,还有东山再起之时,”杨启峰开口缓缓说道。

    “就依国师之言,”唐王混不在意,他对水陆大会有所抵触,到时候是谁举办,他根本的不在意。

    只是地府一行,答应了水陆大会,此刻倒是不好反悔。

    “贫道还要去一趟江州,告辞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