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113章 梦中斩龙!
    月末了,求一下订阅吧!

    夜!

    迷离的夜色笼罩着大明宫,

    一轮明月,悬挂夜空,皎洁的月光从上而下照射。△↗

    一颗大树之后,一名道人盘膝而坐,静静修炼、

    身上气息飘渺,呼吸皆无,宛如无物,

    子时!

    一道庞大的黑影,却是从天空中划过,直入大明宫中。

    道人挣开眼睛,露出笑意,随即站起身来,一步步的朝着大明宫走去、

    大明宫中,软塌之上,唐王双眸紧闭,呼吸缓慢,正在鼾睡、

    朦朦胧胧之间,突然听见有人开口大声直叫:“王上,救我!”

    唐王吃了一惊:“你是何人?寡人当救你?”

    龙王道:“臣乃长安城外泾河龙王,陛下是真龙,臣是业龙,臣因犯下天条,当被陛下贤臣魏徵处斩,故来拜求,望王上救我一救!”

    唐王见它苦苦哀求,心生恻隐,便答应了它:“既是魏徵处斩,寡人可以救你。你放心前去。”

    龙王这才放心,叩谢隐去。

    龙王才退,道人直接走入大明宫中。

    “国师来了,寡人已经应下,明日为他求情,拖延时间,只是魏征此人甚是固执,遇事不撞南墙绝不回头,想要让魏征改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还请国师教寡人该如何做?”

    “王上勿忧,此事简单。只要找魏征前来下上几盘棋即可,”道人站在唐王身前平淡的说道。

    “如此做,想要保下那泾河龙王。绝无可能,”唐王摇了摇头,虽然唐王只是一介凡人,可是在这神话世界当中,雄霸整个东土,占据了南蟾部洲三分之一的领土,平时唐王所接触的事情。自然的不只是凡间的一切,像是一些神话仙道,唐王一点的也不陌生。

    这么轻易。如何的能够把那泾河龙王保下来,这一点唐王说什么也是不相信的。

    “王上所言甚是,这么做泾河龙王必死无疑,”道人没有否认。直接的点头说道。

    “泾河乃是一条大河。它发源于六盘山东麓,南源出于泾源老龙潭,北源出于固原大湾镇,至平凉八里汇合,东流经平凉、泾川于进入长武,再经政平、亭口、泾阳等,于高陵注入渭河。”

    “他是渭河分支,古语有泾渭分明之言。说的就是泾河,”

    道人侧身而立。双眸所看向的方向,正是泾河方向,泾河龙王贵为泾河之神,本来实力却是应该有着散仙实力,但是这一位泾河龙王却是草包一个,泾河司职竟然无法完全掌握,上一次一见,道人顿时惊讶不知说什么为好,这一位泾河龙王不过才仙人的实力,

    甚至是这个仙人都极为的勉强,还是他炼化了这泾河司职的缘故,强自的给他提升上去的,要不然的话连仙人都不会有。

    以道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一位泾河龙王也就是欺负一下仙道未成之人,他这样的残次仙人要是碰到了一位正常修炼成仙道的仙人,都不是对手,一定的会被打的抱头鼠目,狼狈不堪的逃走。

    这不得不让道人感叹,上面有好做官。

    这泾河龙王能够获得泾河司职,得到这样的肥缺,最根本的原因,还不是因为这泾河龙王他和西海龙王有亲,作为四海之一的西海主人,西海龙王安排自己的亲戚掌管泾河,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不然泾河龙王这样的草包,如何的能够获得泾河这样的肥缺。

    要知道泾河乃是渭河的分支,泾渭两河可以说是一条,要是这泾河龙王有着本事,吞下渭河,把泾渭两河连接在一起,这自然的乃是一番伟业,天仙位业可期,甚至是还可以更进一步,图谋黄河龙君之位。

    很是明显,这样的发展道路,一定乃是西海龙王安排的,不过这泾河龙王太过草包一些了,不要说是黄河龙君的位置了,就连这泾河他都保不住,如今快要失去了。

    道人继续的开口讲道;“泾河龙王自从上任以来,行云布雨尚可,但其残忍暴虐,生好吃人,此举已经犯下滔天罪孽,坏事做绝,天道昭昭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如今报应以来,必死无疑,王上只要应付一番即可。”道人开口对唐王劝慰的说道,但是在道人的内心中,却是不断的叹息。

    吃人,这根本不是什么罪孽,

    毕竟泾河龙王不是人族,如同人类吃猪一样,纯粹的乃是本份,不过如今人族崛起,人道以立,吃人天道罪孽没有,但却是会被人道追究,获得人道罪孽,到时候罪业深重后,自然会演化出劫数来。

    这泾河龙王吃人,到也不严重,还没有达到天天吃人的地步。

    不,就算是这一位泾河龙王天天吃人,他又能够吃上多少,一年也才只是三百多人,而一百年才是三万而已。

    三万人多吗?

    这个数字光是看去很多,但要是在这一方神话世界当中计算起来的话,这三万人根本一点也不多,一位差不多喜欢吃人的妖丹妖怪,都能够达到这样的数量,以泾河龙王的实力,不要说是三万人,就算是三十万,那也不是很多。

    毕竟这神话世界之中的人类,数量非常的多,

    道人上一世才不过是几十亿而已,但这一世当中光是东土当中的人数,就远远的超越了这个数字,是这个数字的好多倍。

    四大部洲当中的人类合计起来,数量简直无量,用道人上一世的数字去统计,也不是没有办法统计,只是非常的不好形容而已。

    大姚肆虐起来,都是整座城市的吞下。一座城市的人口,就有着几十万,泾河龙王吃的这点人。根本什么也不算,

    不过谁让这一位泾河龙王非常的倒霉,他竟然的栽在了这一次西游大劫之中。

    这一位泾河龙王此次竟然敢违背天条,以道人的角度来看,就算是这泾河龙王在痴傻,再愚蠢,却也是不能够去违背天条。这是纯粹的找死行为。

    泾河龙王能够这么干,那就是只能够说明一件事情,当时的泾河龙王已经不清醒了。泾河龙王已经被西游大劫的劫气所迷惑,所以才会干下这么愚蠢的事情。

    不过以道人的角度来看待,这泾河龙王也不亏了,竟然能够成为西游大劫的灾劫推动之人。也是他的荣幸了。

    正是因为这一位泾河龙王的存在。成功的把剧情的轮盘缓缓的推动,从而的引出了后来一系列的事情,然后才有西游的发生。

    虽然此次西游大劫乃是佛门大兴起始,也是佛法东传的开始。

    但佛法想要东传,也是必须的要有着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这就是当前发生的一切根由了。

    道人的话却是让唐王沉默了一下,良久,唐王这才重新的开口说道;“罪大恶极。何当该死,”

    对于唐王的话。道人没有多加评价,吃人,这可不是泾河龙王一人所干的事情,其他各路的妖魔鬼怪和一些毛神和神邸,只要不是人类出身的,基本上都好吃人那一口。

    要不是道人还保持着上一世的记忆,道人也不能够保证,自己能够不吃人。

    毕竟吃人,这不是所有人都喜爱这人类的味道好吃。

    而是吃人后对于他们有着好处,虽然没有增加修为那么夸张,可也是有着不可言传的好处,这好处到底是什么,纯粹的靠说,是说不清楚的,只有亲自的去尝试一番,才能够了解其中到底有什么好处,只是一直以来道人根本的没有去尝试,他这一世虽然是妖怪,可上一世乃是人类,

    他也活了几百年的时间,上一世人类的记忆,和这几百年的记忆来讲,不过是沧海一粟,根本的就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这要是发生在后期,那么也就算了,早就被道人给忽略掉了。

    很可惜的是道人成长的时候,他世界观确定的时候,都是在人类之时,这记忆虽然稀少,却正是道人成长,确定世界观的时候,那正是确定一个人性格的时候,所以道人对人类有着一股特殊的感情存在。

    杀人,他一点也不介于,可要是吃人,

    这就让道人接受不了了,他内心中自有一番反感,除非是能够像是唐僧肉这样,一下子吃下,就获得莫大好处,直接的能够长生,或者是增加道人一个境界,也不说是大境界,只要是小境界就可以,他就算是在反感,可是在理智的判断下,却也是不解与的吃上一次。

    对唐王这样的人类来讲,吃人当然是罪大恶极的事情,可是对于其他的种族来讲,吃人真的算不了什么。

    和唐王闲聊了几句,道人直接的离开了。

    王宫不用继续的待下去了,接下来道人只要看戏就行了。

    让剧情一步步的按照着原有的轨迹开始发展,让那泾河龙王被斩杀,让唐王游一次地府,最后开启水陆大会。

    离开王国的道人,直接的发挥了国师府邸。

    第二日,天色大亮后,唐王下诏,召见魏征觐见。

    宣上金銮,召入便殿,先议安邦之策,再论定国之谋,拖到巳末午初时候,见魏徵有些坐立不安,唐王面无表情,内心却是一叹,又命宫人取过棋枰,要与魏徵纹枰论道,魏徵不敢不应,只能谢了恩,与唐王对弈。

    魏徵棋力高强,唐王本意却只是拖延时辰,厮杀至中盘,唐王已呈败象,不由低头陷入长考,待到唐王拈子落枰,再抬头望向魏徵,魏丞相却已伏在案头,呼呼酣睡。唐王笑曰:“贤卿真是匡扶社稷之心劳,创立江山之力倦。”

    唐王任其盹睡,更不呼唤,眼见午时三刻已至,想那泾河龙王,应该已经身死了。

    忽而伏案之魏徵,额前汗珠密布,神情微有焦躁,唐王恐因天热,心疼贤臣,便亲自为魏徵打扇,凉风徐来,魏徵密汗顿收,睡得甚是沉稳。

    时有人在外大呼,唐王见此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对着身旁的宦官说道;“大家看一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宦官匆匆的离开,很快就已经的返回,对着唐王一拜,然后开口讲道;“启禀王上外面有一异物从天而降,引发骚动,众人惊呼,”

    “什么异物,可曾搜到?”

    “已经寻见,”

    “呈上来?”唐王沉声的说道。

    “诺!”

    宦官直接的对着外面一挥手,有着宦官动作,立即有着一名孔武有力的壮汉,身披重甲,大步的从外面走入,

    他双手之间,却是抓着一个袋子,几步之间走到了殿中,跪拜在唐王身前,然后把袋子打开,里面之物立即的滚动而出。

    那东西滚动了几下,竟是一个血淋淋的龙头!那龙头须发戟张,一双眼还未闭合,方法还在责问于他,为什么不救他。

    这是泾河龙王,看见这龙头,唐王岂能不知道前因后果,他苦笑了一下,果然是必死无疑。

    挥手示意来人把这龙头收拾起来,交付给泾河水府,他可不想生事,这龙头他可没有处置的权力,这一些龙族不是好惹的。

    这一件事情和他关系不大,要是强自的把这龙头留下,可是要惹到祸事,

    魏徵被喧闹声惊醒,步至唐王身边,俯伏在地道:“臣该万死!适才晕困,不知所为,望王上恕臣慢君之罪。”

    “爱卿日夜操劳国事,身体困乏,如今只是稍作休息,何罪之有,”唐王摇了摇头,却是伸手浮起魏征。

    而此刻的国师府邸当中,道人看着云端,上面突然的掉落了一颗龙头,这么大的异象,他岂能不知,

    龙头虽然掉落,可是那龙身,却是不知所踪。

    魏征梦中斩龙,在道人看来这很不现实,这是有人暗中操作的结果。

    不然如何能够解释,伸长至少几十丈的泾河龙王,死后应该化为原形,那一刻龙头至少的要具备着几丈大小,最后如何能够只是和人类的头颅相差不多,轻松的就被袋子所装入进去。

    要是没有人的话,道人是第一个不会相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