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100章 天庭,灵山!-
    这是爆发的第二更,求支持啊,一点效果没有,好桑心,免费的推荐票,都给道人一些啊,两千字章节,前前后后一共更新五千字,相比较以往的四千字,这也算是爆发了。

    天庭!

    凌霄殿!

    瑞气千条,祥云缭绕,足有各自的站立着文武之臣。

    各道仙神之光,不断的冲起,有的双眼赤红,慑人心神高达丈许,有的身披铠甲,手托宝塔,有的形如孩童,一脸稚嫩,有的金盔金甲宛如神人,仙神参杂其中。

    “陛下最近几百年来,天下妖魔肆虐,先后崛起大妖无数,”

    “有那狮驼岭三位大妖,本事神通惊人,吞天噬月,”

    “更有那积雷山摩云洞牛魔王,竖起大旗,号曰齐天,广招天下妖魔,时至今日已有三百多载,前来投奔归于其麾下的妖魔数不胜数,不范横行一时的妖王,”

    “此辈不管,等其羽翼丰满之时,不下于妖猴之乱,”

    手托宝塔,身披金甲,面露威严,三许胡须,中年男子大步站出,先是行礼,然后大声的禀奏说道。

    “臣举荐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率领雷部正神讨伐积雷山,一举荡平妖孽,护我天庭安全,”一人直接站出,出班奏曰。

    “臣举荐托塔天王讨伐,”

    “臣举荐北极紫气之尊永坐坎宫斗母,”

    一话未完,直接被端坐主位,平淡无波的玉皇所打断;“亮此下界小妖有何本事,”

    “竟然敢劳烦斗母,小仙无礼,”

    “压下去,消去仙籍,贬为凡人,”玉皇冷冷的说道。

    说完一双眼睛,冰冷的注视着托塔天王。看的托塔天王诚惶诚恐。

    低下头颅不敢抬头,嘴中却是朗声的说道;“斗母执掌金阙,坐镇斗府,居周天烈宿之首。率八万四千群星恶煞,可调紫微中天北极大帝真武门人,可驱使勾陈星宫天官大帝所辖天罡地煞、九曜星宿。”

    “位列天下群星之首,地位至尊,此辈竟然冒犯斗母。贬为凡人太轻,百世之内不可修仙,世世要受那贫贱之苦,”语气之中多少的倒是有着恼怒,

    “准卿所奏,”玉皇猛然抬头,仿佛差距到了什么,甩了一下袖袍,站起身来龙行虎步的离开了。

    “谁家的狗出来,又乱叫起来。”稚嫩的讽刺声音,却是从一名孩童的口中说出,脚下生火,根本不给托塔天王反应,直接的消失不见。

    一位位的人走出,目光盯着托塔天王,脸色不善,冷哼了一句,然后走开。

    阴沉着一张脸,托塔天王。大步的朝着仙台而去。

    贬为凡人,太便宜他了,他要把其打落畜生道,永世不得翻身。

    瑶池。宫娥衣袍招展,翩翩起舞,罗带飞舞,美丽异常。

    “叩见陛下,”伴随着玉皇走来,一位位跪拜在地面。

    “全部退下。”玉皇一挥手,冷然的说道。

    “是谁招惹到了陛下?”王母端坐高台,静静的观看着宫娥之舞,看着玉皇脸色不愉,开口问了一句。

    “李靖,”玉皇嘴巴之中憋出了两个字。

    “是西天灵山的那一条狗,”端起茶杯,王母轻轻的喝了一茶水,红润的嘴唇之中,吐出了一句脏话,端庄的气质荡然无存,

    “就是这一条疯狗,灵山想要想要传经南蟾,后方的西牛贺州必须要荡平,主人发了命令,今天不断的叫唤,”

    “灵山想要借助着天庭的力量,荡平西牛贺州的妖魔?”王母说道。

    “不错,”

    “佛门大兴,识趣的都已经迁移开了,是哪位老朋友这么不识数?”王母突然来了性质,她笑吟吟的开口问道。

    “那一些老家伙,一个个奸猾的要命,从佛门大兴之机露出之时,就已经离开了,如今不要说人了,就是他们的踪迹都找不到,”

    “这一件事情说起来和那妖猴也是有着牵连,妖族的七大圣,”

    “是那几个小家伙,怪不得灵山哪里要寻求天庭之助,除了那不知死活的妖猴外,其他的六个小家伙向来是同气连枝,可是不好处理,”王母稍微的思考一下,立即的想起了这七大圣到底的是谁。

    “陛下可是答应了,”

    “没有,”

    “陛下和灵山有协议,竟然会断然回绝,”

    “这到没有,今天那一条疯狗,竟然被人给坑了,”

    “请斗母下界,这样的笑话,已经几万年没有听见过了,那李靖倒霉了,周天星宿,万四群星恶煞,以后谁会听令,”

    “这一股感觉,越发强烈了,”突然的王母停止了自己手中的动作,良久叹息了一口气说道。

    “金蝉子转世了,”玉皇说道。

    “还请娘娘派遣九天玄女下界护持金蝉子转世之身,西方大兴气运,不能有丝毫损坏,”

    “西方大兴要是有碍,本就处于下风,如何的能够和人族大兴相提并论,”玉皇双眼冷峻,他缓缓的诉说道。

    于此同时,西方。

    灵山,大雷音寺!

    佛音阵阵,漫天的佛光,耀耀生辉,光照世间,一位位朝圣前来的佛子,一步一叩,走入到了大雷音寺当中朝拜起来。

    浓郁的信仰之力,从其身上发出,融入到浩浩荡荡的信仰长河之中。

    端坐莲台之上,世尊微开笑口,看着身前的大势至菩萨说道;“金蝉子已经转世,”

    “西方大兴,兴在金蝉子,”

    “转时之身,已经和西方牵连一起,磨难可受,却是不允有丝毫损伤,”

    “金蝉子每伤一处,表示着西方大兴气运就要减少一处,”

    “弟子明白,”大势至直接的点头应允,表示着自己明白。

    “此乃金蝉子脱壳,遇到金蝉子转世之身,自有感应,”世尊的手中出现了一根禅杖,

    禅杖上有九环,环环相绕,金光灿灿,组成了一根九环锡杖。

    “发现金蝉子转世之身后,九环锡杖应交付给观世音,赐予取经之人,”

    “尊我佛法旨,”大势至面目无情,提及观世音,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仿佛观世音乃是陌生之人,双方互不相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