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98章 陈光蕊殒命!
    骄阳浩瀚,道道光芒垂下。

    河水滔滔,不断的流淌着,一条鱼,摇头晃脑的不断逆流而游,它身体侧扁而腹部圆,口呈马蹄形,背鳍和臀鳍均有一根粗壮带锯齿的硬棘。体侧金黄色,尾鳍下叶橙红色。

    这赫然的乃是一条鲤鱼。

    水流湍急,鲤鱼逆流而上,没有任何的阻碍,他游走速度绝快,宛如一支箭矢。

    端的是异状,因为普通鲤鱼绝无可能游的如此之快,哪怕是顺着水流都不可能,更加不用说是逆流而行。

    洪江渡口,鲤鱼前往,前前后后没有花费一日光景。

    浮于水面,仰望苍天,鲤鱼双眼之中发出幽幽之色,他的嘴巴轻轻的蠕动,非常人性化的说道;“妖神此地可有仙佛注视?”

    “没有,”听见杨启峰的询问,乾蓝妖神立即的回答说道。

    相比较杨启峰,此刻的乾蓝妖神他更加的关注。

    自从前一段时日,乾蓝妖神有所猜测之后,他彻底的把散漫放下,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变的专注起来,观察着四周变化,时时刻刻的开始演算未来,

    没有仙佛注视,杨启峰所变化的鱼目中露出了轻松之色。

    如今这一幕,预示着他所想的不错。

    这唐僧至关重要,虽然乃是金蝉子转世,西方有着手段分辨,可处于大劫当中,想要分辨出唐僧具体位置,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西游大劫,就算是有着水分,可也是大劫,岂能够轻易的就被演算出来。

    像是封神之战,这也是大劫,而作为其封神之人,如今人人都知道乃是姜子牙,可当时身居异象的可还是有着申公豹。

    商周之争,自然的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姜子牙已经成功的转正,而当初姜子牙和申公豹,可不是被演算出来的。而是碰运气发现的。

    两人分担气运,都如此的难以演算,更不要说当前是一人了,

    如今唐僧出世,肯定被遮掩的严严实实。一点异象皆无,自然没有人注视,因为这在凡间,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幕,再为寻常不过了。

    要不然的话,唐僧闹的尽人皆知,难保不会夭折,想要打断佛门大兴之机的大神通者,可不止一位。

    对于怎么杀死应劫之人,而不遭受反噬。这一些大神通者可是非常的具备经验。

    他们不会亲自动手,也不会亲自的下达命令,他们的一切动作,都会在无意之间完成,只要不是直接致命,下达命令,间接性的暗害,天道根本无法的追责。

    可以说这一些大神通者们,很会钻天道的空子。

    这一方面只要是大神通者,他们都会开始的进行着研究。

    当前唐僧气运不显。普普通通,哪怕是被确定,被杀死,天命也是会转移。另外弃婴不知道从何处被白马寺收养,最后完成使用。

    时间缓缓的渡过,杨启峰开始计算起来时间,陈光蕊已经到家有段时间了,按照着这一段路程的推测,陈光蕊此刻已经踏上了前往江州上任的旅途了。到这洪江渡口不是今日,就是明日。

    没有仙佛的注视,杨启峰的胆子自然的大了起来,眼前这一场大戏,他如何的肯错过。

    至于去救一救陈光蕊,改变剧情,杨启峰内心中根本没有出现这样的想法。

    杨启峰是谋夺的这陈光蕊的儿子,不,上一世杨启峰也看到过一种说法,唐僧根本就不是陈光蕊的儿子,因为有着专人他们计算过,唐僧的出世时间,根本的对不上,最多也就是几个月,不过这是一个神话世界,哪咤怀胎三年,唐僧怀胎三月,也是有可能的,也不能够这么武断,不过这对杨启峰无用,因为这唐僧到底是谁的儿子,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唐僧乃是金蝉子转世,是杨启峰所需要的人。

    现在对杨启峰来讲,他观看这一处大戏可以,至于更改戏码,那是绝对不行的,他要求稳,

    这降生的唐僧,必须的是唐僧,要是他中途的插入,该了一些戏码,这陈光蕊的儿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不是金蝉子转世,杨启峰可是没有地方去哭去,

    不知不觉之间,天空之上阳光已经到了正午,

    一艘船,缓缓的划行而来,出现在了杨启峰的眼中。

    船上之人,清晰的呈现在杨启峰的双眸之中,一位青年,脸上白净,相貌虽然算不上英俊,但也仪表堂堂,只是粗布麻衣,干着艄公活计。

    一眼看去也算是善良之辈,但杨启峰能够看见此人身上充斥的煞气。

    还有那怨气,明显这不是良善之辈,死在他的手中人,已经不少。

    船上之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良善之辈,只是他们比较起来那青年,要差上很多。

    船缓缓前行,杨启峰双眸一亮,这一艘船上之人,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大戏之中的主人公了。

    其中那青年,很有可能就是刘洪了。

    看着这刘洪卖相,杨启峰倒是很满意,干这风里来,雨里去的活,整日要受那风吹日晒之苦,杨启峰不知道这刘洪到底是如何保养的,脸上还有白净,但这样的相貌,才能够伪装新科状元陈光蕊。

    毕竟陈光蕊作为新科状元,迎娶丞相之女,人生三大喜事,最为重要的两项,都被陈光蕊所占据了。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状元,丞相之女,每一项拿出都是让人惊羡,两者叠加,这更是被传为美谈。

    毕竟新科状元总有,但可不能够在迎娶丞相之女,这早就传遍大唐上下了,要是这刘洪长的五大三粗,面有横肉,一脸凶恶,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如何的能够冒充陈光蕊。

    晃动着尾巴,杨启峰直接的跟随着船前进着,来到了渡口。杨启峰注视到岸边迎面的走来了一队人。

    一行人大约十人左右,有家童,有长随,其中两人。端的是男才女貌,男子英俊潇洒,而女子更是美貌。

    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以杨启峰的角度来看,这一位简直就是在勾引人犯罪,凡间之中这样的绝色,杨启峰还是没有见到过,要是这一位身上再有着仙气,气质高贵一些,一般的仙神,都会心动。

    看着那孔武有力的长随。杨启峰承认,自己之前的猜测倒是有着错误,殷家倒是没有吝啬,这长随个个不凡,都具备着真本事,

    但是和那刘洪比较起来,相差甚远。

    那刘洪气血贯穿全身,哗哗的流动,如同大河,已经处于入道边缘了。要是让他在进一步,就能脱离凡俗。

    但很可惜,这刘洪身上有着暗伤,一辈子就止步于此了。

    看着这陈光蕊一行人上船。他的目光一动不动,紧紧地看着那刘洪双眼中露出贪婪之色,一只手不自觉的朝着自己腰间的武器摸去。

    最后手掌缓缓的拿下,船开始缓慢的前进着,

    迷离的夜色开始笼罩着大地,阳光早就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乃是天空之上的一轮皓月,

    他悬挂在天空,朦朦胧胧的月光不断的照射下来,

    深夜,刘洪一人大步的走出,他手持利刃,

    肉戏来了,杨启峰的双眼开始发出幽幽之色,他开启了望气之术,仔仔细细的观看着这刘洪的气运。

    这里乃是神话世界,凡俗和仙道和神道的牵连极为的紧密。

    如大唐这王宫当中,就供奉着各门各派的代表,他们为大唐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如妖怪吃人,如魔作乱等。

    而作为大唐的官员,他们自然的要承受大唐气运的庇护,鬼神难以侵袭,根据着官职高低,所庇护的程度不同。

    如陈光蕊这样的新科状元,他身上不光是有着大唐气运,还有着文曲之气。

    寻常的贼人,如何能够害的了,

    这刘洪的气运,杨启峰开始观看之下,气运平平,虽然要比常人浓郁一些,但这一辈子,也混不出头,

    他虽然本事不错,可这是神话世界,入道,这是好听的说法,难听的说法就是不入流,各种门派的三流弟子,分分钟钟的就能够教训刘洪,让他开始重新做人。

    刘洪气运在望气术的观察之下,依然的还是平平,根本没有任何的奇异,但杨启峰根本的不死心,他继续的查看,想要分辨出,不过最后让他失望了,他根本的看不出到底的有什么不同来。

    在杨启峰仔细观察的时候,刘洪那里的进展,无比的顺利。

    他采取偷袭,一举的袭杀了长随之中最强的一人,然后从容的杀死其他人,所有的战斗根本的不超过三秒,干净,利落,

    最后他来到了陈光蕊身前,一把的扯过这一位新科状元,然后一刀狠狠的插入,

    在杨启峰的注视下,陈光蕊头顶之上的那气运还有文曲之气,统统的都没有任何的波动,仿佛是陈光蕊没有遭遇到危险一样。

    身死后的陈光蕊,身上的气运也没有散去,文曲之气也是如此。

    河水之中的杨启峰,一枚玉简,浮现在身前,贴着鲤鱼的身躯,缓缓的把这一幕,都记载其中。

    上面的气运变化,所有的波动,都被杨启峰记录。

    他现在看不出这其中的隐秘,还有什么说道,但不代表着他未来不可能,所以他要记录下来,因为他有着一种预感,这样无视气运的手段,竟然不会遭遇反噬,要是能够破解,真正的使用出来,天下间那一些身具大气运的人,再也不能够让他退避三舍了。

    扑通一声,陈光蕊的尸体已经被沉入到了河水之中。

    而刘洪此刻也说出了那极为经典的话语,

    “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

    杨启峰双眸凝神,他仔细的看着刘洪杀死的家僮尸首,被扔入水中之后,直接的顺水流去,惟有陈光蕊的尸首,沉在水底不动。

    冷笑了一下,如此情况,真是有异,不过他也没有察觉其中,到底的是否有人做手脚。

    乾蓝妖神也根本的没有提醒他,要是有人做手脚的话,肯定隐瞒不过乾蓝妖神。

    这定然是气运作用了,望气之术再一次开启,果然如同他猜想的一样,这一位头顶之上的气运,正在剧烈的燃烧,如同烈火烹油一样。

    这一幕都出现了,接下来的一幕,也就是那龙宫之中的好戏了。

    杨启峰看着洪江口巡海夜叉出现,看着他把尸体抬走,他直接的一个晃动,然后施展变化之术跟随前往,他一点也不怕被发现,因为这一位龙王可谓是窝囊至极,竟然被抓,差一点被人给吃了。

    刚刚的来到大殿,杨启峰就听见夜叉报道:“今洪江口不知甚人把一个读书士子打死,将尸撇在水底。”

    龙王叫将尸抬来,放在面前,仔细一看道:“此人正是救我的恩人,如何被人谋死?常言道,恩将恩报。我今日须索救他性命,以报日前之恩。”

    即写下牒文一道,差夜叉径往洪州城隍土地处投下,要取秀才魂魄来,救他的性命。城隍土地遂唤小鬼把陈光蕊的魂魄交付与夜叉去。

    夜叉带了魂魄到水晶宫,禀见了龙王。龙王问道:“你这秀才,姓甚名谁?何方人氏?因甚到此,被人打死?”

    光蕊施礼道:“小生陈萼,表字光蕊,系海州弘农县人。忝中新科状元,叨授江州州主,同妻赴任,行至江边上船,不料稍子刘洪,贪谋我妻,将我打死抛尸,乞大王救我一救!”

    龙王闻言道:“原来如此,先生,你前者所放金色鲤鱼即我也,你是救我的恩人,你今有难,我岂有不救你之理?”

    就把光蕊尸身安置一壁,口内含一颗定颜珠,休教损坏了,日后好还魂报仇。又道:“汝今真魂,权且在我水府中做个都领。”

    光蕊叩头拜谢,龙王设宴相待不题。

    杨启峰他已经离开,亲自的前往江州了,接下来的戏码,才是真正的大戏,是杨启峰期待已久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