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95章 西游大劫!
    寻找唐僧小时被遗弃的那一条河流,这一点也不难。

    毕竟金山寺的地理位置,就让他不可能四面环水。

    毕竟金山寺乃是一座佛寺,他修建的位置也是为了弘扬佛法,所以方便信徒上山开始的烧香念佛。

    在金山寺旁就只有着一条河流,这根本的不需要杨启峰去经过确定,可以肯定就在这里。

    大树参天,枝繁叶茂,绿色的枝叶随着微风,开始左右的摇摆着,

    站在树干之上,杨启峰静静的开始打量着前方这流淌的河流。

    河流普通,但也有着底蕴,这一条河流,却是也是名花有主,有着其河神存在。

    天庭册封的山神还有河神土地,遍布全天下,但死去的更多,最近册封的一批乃是封神之战后,那时候大封天下,可以说是当初在商周两朝当中,只要有着一定职位,死后基本上都被封神了,当然商朝那里有一些吃亏,真正胜利一方是周朝,自然的好地方都属于周朝。

    只是天下册封山神和土地虽然多,

    但基本上盘踞的地方都是在南蟾部洲和东胜神州,如西牛贺州虽然有,可也是寥寥无几,至于北俱芦洲,那更加的被放弃了,册封的一位山神,如何的赶去北俱芦洲上任,他刚刚的进入北俱芦洲迎接他的命运,不过就是被人一口的吞下而已。

    在西牛贺州之中,山神空缺不少,但是在这南蟾部洲却是不同。逢山必有山神,遇水必有河神。

    杨启峰能够看穿。自己面前流淌的河水,其中蕴含的一股神光。

    神光并不纯粹。可却是极为的纯正,正是正神无疑。

    叹息了一口气,杨启峰为这一位河神默哀,本来河神之位,虽然不高,但也足以的雄霸一方,有着城乡供奉,可谓是香火不绝,但是这里显然是不同。

    香火之气弱的可怜。不,也不能够这么说,这里的香火之气极为的浓郁,但是受众根本的就不是这一位河神,而是那金山寺。

    自古以来神仙最难当的就是和这强邻比邻。

    河神之旁就是金山寺,可谓是一霸,

    不能逍遥自在不说,时不时的还会被金山寺召唤出,询问这个。询问那个。

    如同杨启峰上一世观看西游记中的土地一样,时不时的就会被猴子给揪出来,要知道附近乃是一座道观还好,换成佛寺。可就艰难了,这一些和尚可是霸道无比,他们最为讲究的一句话。那就是天下之人皆可渡。

    杨启峰直接的一个跳跃,直接的钻入到了河水当中。化为了一条鲤鱼,开始甩动着自己的尾巴。开始在喝水当中游走起来。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杨启峰都要在这里渡过了。

    他没有办法精准唐僧出世的时间,就算是能够演算出来,他也不会认为那是真实的,还是采取笨方法,直接的在这里等待。

    当然杨启峰也不是苦等,他也是讲究方法的,最近几天的时间当中,杨启峰他已经开始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这河水的流向问题,他们都是朝着一个方向流淌的,为了确认这一点,杨启峰这几日的时间中反复的观察,本来一条河水,流淌的方法乃是确定的,毕竟他不如大海那样变化多端,也不如江水今日顺流,来日为逆流。

    但这一次的事情太关键了,容不得杨启峰有着丝毫的马虎,每一件事情,他都必须的要做到精准,

    他所要干的事情,一点也不小。

    他是要在唐僧的身上咬上一口,这么做无疑的乃是虎口夺食,要是被其他人发现了行踪之后,迎接杨启峰的可是大神通者的打击。

    佛门当中的真佛菩萨,可谓是数之不清,虽然大多数都是水货,但其中的狠人也有着不少。

    这唐僧关乎着佛门大兴之机,动了唐僧无疑的乃是对整个佛门的挑衅,虽然只是一口肉,但是他们也不能够容忍。

    要不是对于这一段剧情极为的熟悉,杨启峰也是不打算虎口夺食的,毕竟这其中的风险可是不小,但是知道了未来的发展,能够获得好处,虽然危险了一点,但只要操作下去,是有惊无险,杨启峰岂能够放过。

    时间一日又一日的渡过,杨启峰开始把金山寺四周的地势,都已经探测的清清楚楚,不过大多数探测地方,都是这河流之中。

    水府杨启峰也是远远的看到过一次,这河神水府很是普通,相比较其他的水府,简直就是难民棚了,显然是在金山寺的四周,这一位河神根本的没有获得任何的油水,一名河神,基本上都是掌管一地的降雨司职。

    在不违背天条的规定下,他们也有着很多的自由权,

    基本上天庭很少下达旨意,对于各地的降雨,天庭这一种机构,不可能方方面面的都能够掌控,要是事无巨细都要天庭去管,天庭的人手哪怕是再多上十倍,也根本的处理不完,天庭对于各地的降雨,他们也是有着一个大概的指标而已,具体要怎么实施,那就需要看当地的水府情况了。

    有着降雨司职,这死死的卡住了人类、。

    毕竟这神话世界当中,开始依靠着种植吃饭,这可以说是对天气极为看重的,要是一个好年,风调雨顺,自然的是守成大增,要是碰到了荒年,土地大旱,收成大减,所以河神还是很受人尊敬的。

    有需求,自然的就是有需要,所以河神的香火,根本的不可能被断绝,但是在这里不同。

    河神根本就没有多少市场可言,简单的来讲,少有人去信奉河神,因为对于他们来讲。想要风调雨顺,最为简单的一种方法。那就是去金山寺去上香,可是的求佛祖和菩萨。而不是去求河神,

    和河神相比较起来,佛祖还有菩萨要灵验太多了。

    金山寺为了香火,基本上对于信徒的请求,是极为灵验的。

    如这大旱之年求雨,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处理起来对金山寺一点难点都没有,只要把那河神给请来,好好的交谈一番,河神根本的不敢拒绝。

    这样的做法乃是当初金山寺刚刚兴建之时的做法。随着金山寺开始兴盛起来,金山寺对于这河神,已经没有多少的恭敬可言了,平时想要降雨,都是一纸文书,直接的下达,这河神就要紧急的去办。

    可以说这一位河神,已经把他正神的脸面丢失的干干净净,如同金山寺的奴仆一样。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这一位至今还能够继续的存在,而没有被金山寺拿下。

    平常人击杀河神,乃是滔天的祸事。可是对于金山寺这样背景深厚的,处理起来一点也不难,他们根本不需要亲自出手。只要寻找一位妖魔,借刀杀人即可。最后他们更是可以的把妖魔干掉,来一次降妖除魔。

    这河神的窘态。都是杨启峰亲自见到的,现在的他已经混入到了这水府当中。

    想要在这里寻找到唐僧,杨启峰需要借助着水府的力量。

    这河神再怎么不堪,可他到底的乃是一位正神,是天庭册封,

    换一种说法的话,那就是这河神官方人物,手下还是有着一批人手的,这一些水中之物成精,要是他们不加入到这水府当中,根本的就混不下去,因为他们乃是妖魔,在河水之旁,有着金山寺这一座大山,这一些和尚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降妖除魔了。

    对于妖魔这一些和尚可是没有一点的手软,所以逼迫着这些直接的加入到了水府当中。

    正是如此,所以水府对于附近的一些消息,最为的清楚。

    杨启峰混入到水府,他就是打算获得这一些消息,看看金山寺最近一段时间,到底的有着什么样的变化。

    金蝉子转世投胎成为了唐僧,这一件事情满天神佛都知道,但具体的金蝉子到底的在何处降生,这就是一个难点了,

    西游大劫之中,天道自然的蒙蔽了他们,还有着劫气的影响,想要确定,谁到底的乃是金蝉子转世投胎之人,这很难,

    但要是发现一些奇异之处,这点还是能够做到的,毕竟金蝉子传世投胎,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应该会作出一些手段来。

    不过想要排查,以他们的本事,想要做到很难。

    唐僧的身份,真正被确认下来,那是当唐僧长大成人之后,举办的一场水陆大会之中,唐僧脱颖而出,

    这一场水陆大会也是有着猫腻的,天道蒙蔽,让他们的排查手段受阻,可不代表着这一些大神通者,一个个的都是傻子,

    既然暗中排查不行,那么他们直接就是明着来,举办一场水陆大会,把所有可能之人,全部的都派遣过去,让他们开始角逐,真正能够脱颖而出的人,必然的乃是金蝉子转世。

    这一点也不够,他们为了防止其他人作出手段,想要坏掉佛门大兴,他们还有着其他的手段,比如那袈裟,一件至宝。

    在杨启峰看来,这一件袈裟有着很大的可能,在金蝉子没有转世前,可能就是金蝉子的宝贝,哪怕不是,也是当时炼指出来,然后让金蝉子炼化,当袈裟遇到了真正的主人之后,肯定会有着一番变化的。

    就比如这件袈裟,除了唐僧之外,根本的没有人能够穿的上去,这就是最大的特点了。

    此处虽然对于修道之人无效,可这一些参加水陆大会的人,都是一些凡胎,没有法力的他们,根本的无法降服的住袈裟来。

    “我一直想要问你,来到这里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你到底的要干什么?”一股神念波动传出,瞬间的和杨启峰的神念勾连在一起,乾蓝妖神的话语开始在杨启峰的神念之中响起,。

    听见乾蓝妖神的话,杨启峰不慌不忙直接的开口讲道;“当初在回到唐国之时,我就有着一番心血来潮,冥冥之中有着一番缘法,”

    “我苦思了良久,还是没有发现到底的是和缘法,但自从上一次去大营,我突然的觉得一股异动,觉得我这一番缘法,却是要在这里,”杨启峰他没有说实话,西游的事情,乃是杨启峰最大的秘密了,他是绝对不会和外人诉说的,

    但想要蒙蔽住乾蓝妖神,也是很不容易的,所以他直接的拖腿给了缘法,什么是缘法?

    缥渺无踪,云深雾绕,这就是缘法,有缘才有法,

    要是无缘,就没有缘法。

    不论是出现什么事情,杨启峰都能够推上去,也不用和乾蓝妖神解释的太清楚。

    缘法,乾蓝妖神对于这个词汇很是了解,

    对于修道之人来讲,缘法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杨启峰突然前来此地,在之前可以说是毫无根由,简直就是平白无故,这让乾蓝妖神非常的不解,

    毕竟这就像是你本来在北京生活的好好的,衣食无忧,可是你突然的跑到了上海,这你还不是去找工作,去上海发展,你只是来到了上海,直接的租住了一个房子之后,然后就什么也不干了。

    不论是什么人看见这样的情况,他们都会露出非常不解的神色来。

    但是有着缘法就不同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做法,都有了解释。

    乾蓝妖神不在开口,他直接的开始默默的演算起来,尽管这西游大劫之中,天机都已经的被蒙蔽住了,但只要不去演算西游有关事情,以乾蓝妖神的本事,还是能够察觉到端倪来的。

    但是这一次明显不同,不论是乾蓝妖神如何的演算,他竟然没有算出任何的端倪来。、

    仿佛是杨启峰诉说的事情,乃是信口雌黄一样,根本的就没有缘法。

    对于杨启峰的话,乾蓝妖神还是相信的,他根本不认为杨启峰有着欺骗自己的必要。

    正是如此,他算计不出来,才能够证明着这一件缘法的重要,

    天机被蒙蔽,乾蓝妖神一次演算没有成功后,他果断的终止了,非常具备着经验的他,知道继续下去也是无用功,而能够让他一点端倪,都算计不出来的,当前有着一个可能。

    西游大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