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90章 真假国师(下)
    一句出,石破天惊!

    本来融洽的大帐中,伴随着大将军一句话,气氛立即变的凝重起来。

    大将军的心腹将领,他当啷一下,直接的抽出了随身的武器,抬手指着杨启峰,而站立两旁的亲卫,听见大将军吩咐,他们直接的大步上前,持着手中武器,却是没有直接的攻击,他们身上各自的浮现出了一股红色的光芒。

    这光芒和大营蔓延的光芒一模一样。

    这是军煞之气,只有精锐的大军之中,才能够凝聚。

    神话世界之中的大营建立,拥有着很多的讲究,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军大帐,必须的总览大营全局,可以调动大营中的军煞之气,

    伴随着亲兵的动作,一股澎湃的压力。却是已经从四面八方传出。

    “且慢,”

    “大将军且慢,”

    王虎臣见到这一幕,他立即的上前一步,张口的开始阻止着亲兵的动作,开口解释起来说道;“有王命令牌,不可有假,”

    王虎臣生怕自己的说法,无法的打动他人,所以朝着杨启峰示意,让杨启峰拿出王命令牌。

    看着眼前这一幕,杨启峰脸色不是很好看,一脸的冰霜之色,他阴沉着一张脸,却是直接的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枚令牌。

    令牌乃是赤金打造,上面涂抹了一点紫色,勾画出了一个王字,背面却是有着一个令字,合并在一起正是王令二字。

    令牌被杨启峰一手的甩出。直接悬浮半空,散发着玄奥之气。隐隐的和这军营相合。

    王命令牌直接融入到这军煞之气中。

    “气息相合,没有任何排斥。绝对不是伪造之物,这是真的王命令牌,”本来一名抽出了武器的将领,他也要有所动作的时候,立即的观看到了这一幕,手中的武器被他直接的按了下去,重新的坐了下去。

    他不是大将军的嫡系,要是面前一位,没有王命令牌。那么大将军的命令,他不得不从,

    无法证明身份,大将军说其是假的,就是假的。

    但现在王命令牌一出,立即变的不同起来,不论这一位真假,对方拥有着的王命令牌乃是真的,这就表示着对方的身份。已经有着百分之五十是真,遵从大将军的命令,根本的不讨好,

    杀了这一位。那么他也不可能获得什么奖赏,谁让他不是大将军的嫡系,而要是这一位乃是真的。当初在长安城之中,他可是亲眼见识到了国师的威势。这一位神秘莫测的国师,能够让唐国反败为胜。挽狂澜于危难之中,如此本事岂能够是他们能够杀死的,至少他们在那逆宋百万大军包围长安城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本事能够获胜。

    更不要说就算是他们杀的了这国师,又能够如何,

    假的还好,要是这乃是真的,到时候王上追究下来,这可是滔天大罪,他可就踏上了这大将军的贼船之中,不是嫡系不受重视,属于边缘人物,他能够获得什么好处。

    并且在他看来,这一位大将军就算是有一些想法,却也是不可能实现。

    当今王上,英明果决,手腕毒辣,乃是少有的名君。

    大将军位高权重,经营几百年之久,可要是唐王想要拿下这大将军,却也是不难。

    和他抱着一样想法的人不少,本来乃是众人声讨的局面,却是随着王命令牌一出,瞬间的扭转,场面顿时的僵持住了。

    和大将军不是一条心的将领,纷纷的做了下去,只有大将军的嫡系还站立着。

    但他们脸上也露出了迟疑的表情,虽然他们乃是大将军的嫡系,可不代表着他们有反叛之心,他们依靠大将军,那是想要更好的升官,有着更好的前途,而不是去叛逆,

    并且这大将军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露出,虽然有着忠心大将军的人,对于大将军的命令,他们会百分之百执行,但如今也是措手不及。

    关键是他们没有任何这一方面的考虑,要是大将军透漏出一些讯息出来,他们此刻已经继续动手了。

    看着场面随着王命令牌的出现,已经得到了控制,王虎臣脸上浮现出了庆幸之色,这一位国师乃是真的,王虎臣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他可不想自己的伯父和国师起了冲突。

    要知道国师在唐国的地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当年唐国太祖,就是国师的弟子,再加上三年前那一战,如今的国师仅次于唐王,就算是太子的命令,都比不上这国师的话语管用。

    庆幸之后,王虎臣就发觉奇怪,自己这一位伯父,虽然当年和国师起过冲突,但从他的话语当中,能够听出对于当年,他较为的懊悔,王虎臣相信要是重活一次,自己的伯父肯定不会和国师起冲突,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几年的时间当中,王虎臣不止一次的听见自己伯父对国师表示着敬仰,钦佩之情表漏无疑。

    可如今上来,就直接的喊打喊杀,这让王虎臣有着一些狐疑,

    要是自己的伯父,哪怕是发现了这国师有着不对之处,但他率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确认身份,而不是直接上来喊打喊杀。

    杨启峰的双眸,冷然的看着大帐之中的一切,

    最后目光定在了这一位大将军的身上,冷笑之色越发的浓郁,他手一伸,王命令牌直接的持在手中。

    对着手持着武器,站立着这的一些人,冷声的喊道;“尔等见到王命令牌不拜,这是想要造反,”

    “叩见王上,”

    第一名坐下的那一名身材有着一些臃肿,脸上有着肥肉的将领。他直接的向前一跪,跪在了地面上。头颅触地,大声的呐喊说道。

    “叩见王上。”仿佛乃是连锁反应一样,其他的将领这个时候却也是纷纷的直接叩拜起来。

    呼啦啦的整个大营当中,在此刻却是跪下了一大片。

    “王命令牌见者,如见王上,你们还不叩拜,”王虎臣眼看着那几位忠实自己伯父的几名将领,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他大声咆哮的喊道。

    虽然王虎臣乃是对他们呐喊,但王虎臣真正所要诉说的对象乃是自己的伯父。

    他在内心中有着一些埋怨。因为自己这一位伯父,在平时的时候,乃是一位很机警的人,能够从太祖身边一位亲卫开始起家,几百年来南征北战灭国无数,这证明了能力,但要是没有匹配的政治智慧,如何的能够在朝堂当中一直屹立不倒,位列大将军的职位。

    但在此刻。自己这一位伯父,大将军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见到王命令牌,竟然无动于衷。

    造成了附带的几名将领,也没有直接的行礼,这已经是抗命了。

    抗命的后果是什么。王虎臣最为清楚不过了。

    至于反叛,王虎臣想都没有想。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这伯父能够反叛成功。其他人不清楚,他岂能不清楚。不要看在他的伯父麾下,有着很多的老部下,平时对于大将军恭顺无比,相比较文人的话,算是门生,

    可这一些人,平时获得帮助,却也是不难,

    但要他们谋反,那绝对不行,不要以为自己一呼百应,造反的时候还可能一呼百应,那一呼百应是借助着唐国的体系,因为你的司职权力所带来的。

    失去了这个司职,想要一呼百应,那纯粹的就是你在做白日梦而已。

    像是眼前这样,刚才还忠心自己伯父的人,对国师拔出了武器,可是当王命令牌一出后,立即的变了。

    真正还忠于大将军的人,却也是只有寥寥的几个。

    “见王命令牌不跪,一见本尊就要喊打喊杀,是否想要杀了本尊,兴兵造反,称孤道寡,”杨启峰目光越来越冷,嘴中森寒的说道。

    “本将赤胆忠心,天地可鉴,岂是你这奸人能够挑拨的,”大将军嘴唇蠕动,端坐在上首,根本的一动不动,他的头颅,轻轻的歪斜着,嘴中开口诉说道。

    “杀了你,收缴了王命令牌交付王上,本将自会负荆请罪,”

    说到这里,大将军豁然起身,一股气息开始弥漫开来,身躯挺拔,逐渐不断的增高。

    恍惚之间,仿佛一位擎天巨人站在众人面前。

    “怎么忍不住了?”杨启峰束手而立,对于这一股弥漫开来的气息,却是浑然不在意,他继续的张口继续诉说道;“建立幻阵,困住大营,冒充大将军,所图为何?”

    “本尊见到你才明白,所图一切,不过是吸引本尊到来,劫杀本尊,”

    “劫杀你,真是笑话,你不过是一位冒牌货而已,怎么可能是国师大人?”

    “如今杀你,乃是本将为国师正名,”大将军沉声的开口讲道。

    四周一片寂静,一些将领此刻却是把事情高高挂起,根本的不闻不问,对于他们来讲,如今乃是神仙打架,他们是不打算参杂其中,因为到现在双方说出的理由,却也是有一定的信服度。

    “大将军有何证据?”这一句话乃是从王虎臣的口中说出,

    王虎臣冲着大将军直接的开口质问,看上去乃是王虎臣站在杨启峰一边,直接的对大将军发难,但要是仔细的分析一下,王虎臣这一句话乃是诛心之言,他实际站在的一方,却是大将军这里,尽管他对于大将军今天的表现,有一些狐疑,可他到底的和大将军乃是同族,有着亲密的关系。

    真要到了选择的时候,他必定的站在大将军一旁,因为这样的事情很简单,要是大将军出事,必定的会牵连到他,

    其他人可以和大将军划分界限,可是他王虎臣不可能,

    这一句话表面上乃是质问大将军,其实却是让大将军开口,直接的说出证据,开始的坐实这国师乃是假的。

    要知道自己这一位伯父,在王虎臣看来不是一位愚笨之人,如今信誓旦旦的认为这国师是假的,王虎臣他自己本人,却也是不如一开始对国师那么有信心了。

    大将军对于王虎臣的开口,直接的给了王虎臣一个赞赏的眼神,对于王虎臣创造的机会,大将军岂能够浪费掉,他直接的开口讲道;“遍数唐国上下,要是论对国师最为熟悉之人,要是太祖时期,那么本将不是第一,但在如今本将自认为第二,却是没有人敢认第一。”

    这一句话从大将军的口中说出,其他人倒是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因为这一点乃是事实。

    大将军和国师之间的纠葛,如今已经在唐国上下传扬着,他们之间的冲突,和当今大将军对国师的尊重,化干戈为玉帛,这在唐国之中已经乃是一幢美谈了,只要有人提到这一点,无不的开口称赞。

    随着大将军这么说,其他人赞同的同时,却也是有着狐疑的看着杨启峰。

    主动权伴随着大将军这一句话,却是已经被大将军掌控住。

    痛打落水狗,乘胜追击这样的事情,乃是大将军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他继续的开口讲道;“本将少年时期有着奇遇,偶得仙缘,才有今日一番成就,”

    详细了解释一番,自己如今有着这样的成就,到底的是怎么得来的。

    “当初获得了一件宝镜,任何变化之术,被镜面一照,都会露出端倪,”

    说道这里的时候,大将军他自己直接的顿了顿,然后才继续的开口讲道;“今日见到你这奸人,镜面却是突然起了反应,”

    余下的话语,大将军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其中的意思,都已经的让人了解。

    变化之术,这表示着什么?

    这表示着眼前的国师,乃是其他人使用变化之术变化而来的,是假的。

    随着大将军拿出了证据,在场的众将一个个的内心中都已经不知不觉之间,开始的朝着大将军那里倾斜,看着火候已经达到,大将军直接的对杨启峰开口质问说道;“敢问你可敢让本将拿宝镜照一下?”

    两章合并在一起了,直接的发了,不打算分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