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70章 敌军,不过土崩瓦狗,不值一提!
    【思メ崖?草】【苍海飞尘】【长青无悔】

    大唐长安!

    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阳光。

    拂晓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残暴的晨曦,迎来了新的一天。

    王宫之外,一名中年男子俯首而跪,身躯一动不动。

    滴滴的汗水,从其额头之上缓缓的流淌而下,划过高挺的鼻梁,最后流淌入了嘴角中,他伸出了舌尖,轻轻的一舔。

    杂乱的脚步声传出,一位又一位公卿大臣从他的身旁走过。

    他头颅低怂,不发一言。

    一名年龄稚嫩,十五六岁的宦官,在两名侍卫的跟随下,匆匆走到其身前,用着独特的尖锐嗓音喊道;“奉上谕,剥夺王虎臣一切司职,准其戴罪立功,”

    “臣领旨,”中年男子抬起头来,郑重的大礼叩拜,嘴中不断感恩说道;“臣多谢王上不杀之恩,准虎臣戴罪立功,”

    “回去准备一下,今日还要将军上阵杀敌,可不要在范什么错误了,”宦官毫无感情,居高临下的对着王虎臣平淡的说道。

    话语平淡,但讥讽语气,却是暗藏其中,

    眼神中厉色一闪而逝,看着面前的宦官,王虎臣的袖袍之中的双手,紧紧的攥起,不过一介阉人,狗仗人势的东西,换成昨日,自己一定会一刀砍了他。

    “将军目露凶光,这是对王上有所怨言,”

    “在怨恨王上不该剥夺将军所有的司职。”宦官察言观色本事不低,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那一闪的凶光,被他注意到了。直接开口继续说道;“要是将军不甘,杀了奴婢,奔出城外,投奔敌军,判唐投宋,这不是应有之义,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虎臣不敢。”

    “虎臣岂敢有次想法,”宦官的一句话,如同一泼冷水,浇灌到他的身上,所有的怒火消失的干干净净。

    在他的脑海当中,不由自主的会想到半夜那一幕,那一条黄色真龙,一口吞噬掉青色真龙的场景,

    额头上面浮现出滴滴的汗水。大唐气运不绝,土德大兴,所有的怒火,消失的无影无踪。诚惶诚恐的诉说道。

    “给你三个胆子,你也不敢,”宦官看着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句,直接挥了挥衣袍。扭身直接的离开了。

    “横竖不过一个阉人,如此侮辱王将军。大将军竟然无动于衷,真是怪哉,”淡淡的声音,却是响起,声音不大,但很是清晰,瞬间的传入到了正在朝着大殿当中行走的众人耳中。

    这是一名身穿深绯色朝服的男子,他摇了摇头特意在大将军身后不远说道,望着面前身穿戎装,面无表情,头发银白的老者,内心凛然。

    这情况不对,他内心暗道。

    大步走到殿中,寻找位置站好。

    随着时间流逝,大殿之中依然空旷,殿中之人寥寥无几,上百人的朝局,此刻竟然只有不到十人。

    “王上驾到,”伴随着宦官唱诺,拉扯着长长的嗓音,

    唐王龙行虎步的走入到了大殿,他直接坐在了象征着最高权力的龙椅之上,双眸凌厉的扫视着殿中之人。

    尽管内心当中,早就有所猜测,可偌大的殿宇,空空荡荡,就只有这几人,还是让唐王倍感失望,一只手紧紧的攥住龙椅,手心当中流淌出滴滴的汗水。

    “百官之中都有谁到了?”唐王的嘴唇张开,沉声的话语率先的从嘴中说出。

    他没有问?谁没有到。

    因为数目太多了,不是无法统计,而是他不打算耽搁那个时间。

    “从一品骠骑大将军,正三品六部尚书、中都督,正四品中书侍郎九人,”身穿深绯色朝服的中书侍郎,大步迈出对着唐王躬身,然后朗声的开口讲道。

    遍数其他人,如今前来殿中的人,就只有他的品级最小,这样的事情自然要他来干。

    唐王点了点头,六部合在一起,基本上概括了唐国各个部门,他们存在,长安不会乱。

    毕竟要是六人维持唐国不可能,但光是一座长安,问题虽然有,却不大。

    “唐国自太祖改平为唐大兴之后,几百年来历代君王皆是开疆扩土,自先王登基,唐国雄霸东土,遂有东土大唐之美称,”

    “盛极必衰,此乃天道演变至理,自三十年前逆宋兴兵之后,唐国国运渐衰,时至今日到了寡人手中,唐国上下,只有孤城一座,”

    “今日已到生死存亡之时,”唐王说道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看着左右空旷的大殿。

    换成年前,当他说道这里,必定有臣子献媚跳出,高喊王上必能中兴大唐,开始大表忠心,说一些让唐王高兴的话,可此时此刻,大殿之中的几人,一个个面目平静,脸上有着决意,死志以生。

    连死都不惧怕,何尝的还会去说一些虚假之词。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诸公没有舍寡人而去,皆是大唐之忠臣,请受寡人一拜,”唐王刚刚站起身来,中书侍郎直接的高声喊道;“王上不可,”

    “王上之尊,贵可比日月,岂能对臣下下拜,臣下如何受的起,”说完直接的俯首叩拜,

    有人开口,自然全部景从,一个个开口劝解起来。

    “今日一战,事关生死,城破,国灭,诸公也逃脱不掉追究牵连子孙,”

    “受寡人一拜,如何承受不起,”唐王直接对着众人就是一拜。

    “诸公不用多言,如今局势危及,长话短说,还请国师分说。”唐王根本不给众人开口机会,直接的挥了一下袖袍说道。

    “国师。”中书侍郎嘴中念叨了一句,双眸中闪现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其他人各有反应。一个个脸上都有着异样,不过双眸之中的死灰,却是没有任何的减退。

    要是三十年前,刚刚剿灭逆宋之时,国师出现还能够覆灭逆宋,可如今逆宋其势已成,麾下将士何止百万,就连修士也是数不胜数,本来属于大唐的道门。纷纷都已经投靠逆宋,凭借国师一人,如何能够力挽狂澜,拯救社稷于倾倒,不过又是一位送死之人。

    他们脸部浮现出异样来,只是觉得奇怪,这一位国师,竟然回来送死。

    倒是熟知内情的大将军,此刻面露欣喜。深夜只是猜测,而如今却是已经证实,直接开口说道;“有国师在,逆宋不过土崩瓦狗。破敌不远了,”

    “请国师?”唐王说道。

    在其身后一旁的宦官扯着嗓子,再一次的唱诺的喊道;“请国师上殿。”

    一名老道,缓步走来。草鞋,麻衣道袍瑟瑟而抖。额头凸出,大耳白须,生机涣散,气血不畅,垂垂而朽,老态尽显。

    目光深邃又淡漠,宛如星河无数奥秘蕴含其中。

    “一别四百载,有幸还能够再见国师,”大将军看着走入的老道,率先上前一步,开口诉说道。

    杨启峰目光露出探究之色,随即消散,一副画面浮现在眼前,

    “昔日一名侍卫,如今已成将军,”杨启峰口中叹息,他认出了眼前之人,到底的是谁。

    这一位当初和自己还有所冲突,不过如今时隔四百年,却是都已经的烟消云散了。

    “还请国师讲述破贼之计,”站在一旁的吏部尚书,却是看不下去,直接的走出一步,开口说道。

    “破贼之计,不急,不急,不急,”杨启峰冲着这一位穿戴着紫色朝服的大臣,轻微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讲道;“贫道知道,今日一战,各位没有信心,”

    “人人都说,大唐气运已尽,木克土,木宋可土唐,这样的话语,贫道是不相信的,”

    “还请王上把所有文武大臣,全部召集,贫道给众人见一样东西,”杨启峰对着上座的唐王开口说道。

    “国师且慢,如今天色以亮,城外逆宋已经开始有所动作,要是有着破敌之策,还请早早的实施,不然时间不足,再是良策,也是无用,”礼部尚书这个时候也开口插话说道。

    “不用着急,只要众位观看贫道展示之物,就能明白,城外军队,不过土崩瓦狗,不值一提,”杨启峰不为所动,他对着上面坐下的唐王继续开口讲道。

    “准国师之言,”唐王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来,直接的沉声说道。

    “还请将军亲自走上一趟,把众多大臣都请来?”杨启峰随即扭身,对着这位大将军开口讲道。

    “诺!”大将军很是攻恭敬,再也没有几百年前的不恭,如同下属一样,应了一声,直接扭身大步的离开。

    见此,吏部尚书两人,沉默了下去,不发一言,他们对这一位国师的话,却是一点的也不相信,什么破敌,不过送死。

    到了这一步,不过是一死而已,他们也懒得在继续的劝了。

    大殿之中,顿时寂静下来,杨启峰含笑的站在中央,束手而立。

    离开了大殿的大将军,离开王宫翻身骑乘上自己的马匹,对着左右的军官讲道;“你们率领一队禁军去南城,你们率领一队去北城....................去把还在府中的各位大人,都给请来?”

    “诺!”

    众人大声的应下,他们根据着大将军的任务,各自的分开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而去。

    南城,杨府!

    楼阁林立,树木成荫,微风吹过,一片绿意盎然,站在一处亭台之中,一名老者目光幽幽,望着王宫,良久叹息道;“八方来拜,万国来朝的唐国完了,”

    “世上岂有不灭的王朝,一朝灭,一朝兴,此乃天道轮回,谁也无法改变,”老者身旁一名年轻俊朗的男子,摇了摇头对于这一句话,颇为不以为然。

    “是啊,唐灭宋兴,何其快哉,没有天道相助,绝无可能,”老者连连感叹。

    突然外面,一阵喧哗之声传出,一名仆人匆匆跑来,让老者眉头一皱,面露威严,嘴中呵斥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宋军打破了城墙,攻入长安了,”一旁的年轻男子,开口追问了一句。

    “不是,是大将军请大人去大明宫,”仆人惶恐的说道。

    “回去告诉大将军,杨家不叛,却也不想在那李世民有所牵连,”年轻男子开口说道。

    “真是好大的口气,王上名讳,岂是你能冒犯的,”大将军大步的走入,对着年轻男子,呵斥了一句,目光移动到老者的身上,开口讲道;

    “杨浩你贵为中书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贵为宰辅,世受王恩,竟然出现了如此逆子直呼王上之名,该当何罪,”

    “今日城破,宋军入城,王上,哪里还有什么王上,”年轻人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嘴中冷言的开口讲道。

    “逆子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来人给老夫捆绑起来,”老者闻听此言,直接暴怒起来,啪,一巴掌直接的扇在了年轻人的脸上,打的其脸庞通红起来,呼唤着左右奴仆把年轻人拿下。

    看见没有人动手,嘴中大声的咆哮喊道;“还不快点,”

    “给这逆子关押到柴房中,等老夫见王后回来,明正典刑,”老者看着被捆绑起来,压下去的年轻人。

    对着大将军开口说道;“还请大将军稍等一刻,容许老夫更衣,”

    “不用了,”大将军伸手一拉,直接的扯着老者朝着外面走去。

    王宫大殿中,

    本开空荡荡的地方,伴随着时间流逝,人是越来越多,一个个神色惶恐,面露惊容。

    来到大殿中,杨浩直接对唐王下拜,然后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嘴,一动不动。

    “还差几人,躲藏起来,正在搜索,”大将军走入大殿后,对着杨启峰说道。

    “不用管了,大部分来了即可,”杨启峰抬起头来,目光如电,盯着这一些后来的家伙们,双眼之中露出不屑之色。

    “众位放心,让众位前来不是要杀掉你们,都可安心,”

    “而是贫道有一件东西,想要让众位一观,点评一番,评价优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