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69章 本将世受王,恩明日城破,不过一死耳!
    城外宋军军营,

    深夜,一片静谧祥和中,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喧闹了一日的攻城战,此刻已经平息,夜色越来越浓,朦朦的月光垂下,军营已经恢复平静,大部分的将士,都已经开始休息起来,除了少数的巡逻队,军营再也没有人活动的痕迹。

    王帐之中,宋王却是一身戎装,并没有休息。

    帘子被卷开,他束手端坐在王帐中,视野正能够看见前方黑暗中的长安城。

    望着黑夜中的庞然大物,看着那长安城,宋王双眸中不由的生出了一丝难以言喻快意。

    唐国要灭了,昔日那强盛不可一世的唐国,要完了。

    宋王良久,目光挪移,定定仰望着天空,看着那无边的夜空,他眼神茫然,陷入了回忆。

    回想昔日,他不过是一位浪荡子,本来一切都好,不出意外,他将要这样活下去,最后等父亲身死,他会获得宋侯之位,继续如此浑浑噩噩下去,但却是被唐国毁灭了这一切,宋国被唐国所灭,父亲宋侯身死。他也成为阶下之囚,丧失掉了所有的一切。从贵公子,沦落成为奴隶。强烈的反差,让他无法承受,一度的想过自杀。

    当他付诸行动,却是被看守拦下,几次如此,自杀,都没有如愿。

    从边远的宋地被一直押送到长安,唐王赦免,让他领宋侯之爵。这一座雄伟的城市,光怪林立的景象,让他领悟到了什么是繁华,熄灭了心中的死意。

    虽然贵为宋侯,但宋国已灭,他不过空有爵位,备受唐国排挤。

    嘲笑,欺压,自从他来到长安之后。就没有一日断绝过。

    也记得那些年自己的窘境,在那唐国的势压之下战战兢兢,伏低做小。似如下仆一般,奴颜婢膝。委曲求全。被唐国颐气指示,哪怕再怎么不合理的刁难,也都要想尽办法。倾尽一切去办到。

    那时自己惶惶不安,生恐被人寻找理由杀死。

    昔日的死意。消退,变的怕死起来。

    那是因为他当时心有不甘。亡国之仇,毁家之恨,不得不报,他要留下有用之身,以待来时。

    不是他真正亲近之人,很难明白他在这几十年中的痛苦艰难。每日午夜梦回时,都往往是一身冷汗,因噩梦而惊惧交加。

    好在这些都已经过去。此刻的他,已经将那昔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唐国打的七零八落,只留下一座孤城。

    双眸中回想起最近几十年的所作所为,想到了那改变自己命运的一天,当日他在街道上面逛荡,却是偶然遇到一位道人,那一句话,他至今还都记得。

    “龙凤之姿,天日之表,”

    当时吓的他一身冷汗,拔剑就要杀死那道人,却是发现已经不见,只有一句话流传耳中。

    “唐乃土德,宋乃木德,木克土,兴宋灭唐此乃天意,”

    “宋侯元朗改为匡胤,必能继承天意,兴兵而起,覆灭大唐,”

    此话多人听见,他不敢久留长安,当日他匆忙出逃,返回宋地,只有家将七人,起兵抗唐,左右不过一死,他按照道人所言,改赵元朗为赵匡胤。

    唐国讨伐,一战胜,二战胜,三战还是胜。

    短短时日,席卷宋国,记忆的画面,他最后定格在了麾下百万将士,兵出东方,横扫东土,包围长安的一幕。

    想到今日见到的那那些或愁眉苦脸,或惊惧惶恐的唐国人,宋王几乎就欲大笑出声。

    遥想当年,唐国强盛,横绝宇内,势压诸国,兴兵讨伐,不从者,灭国,可从想过,短短几十年,就落到今时今日般的境地?

    大唐长安,大将军府!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又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

    迷离的夜色缠绕中,一间宽敞的房屋中,一名发色银白的老者,端坐上首,眼皮垂下,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在其下首,却是端坐着一名道人。

    道人鬓角银白,一身麻布道袍,身材消瘦,气息谦和如玉。

    “唐国将灭,这也是情理之中,吾王以正统起兵,自是天下景从,所向披靡。”

    “确实!自四百年前开始,唐国就是暴行累累,倒行逆施。陈国庇护唐国多年,有何罪,竟然兴兵讨伐,陈王仁慈,天下敬仰,何其无辜,全族被诛灭,其他还有景国,卫国,吴国..............都亡在了唐国之手。最近几十年,更是以武力胁迫天下,不修文德造下无边的恶孽,从此尽失人心。如今正是众叛亲离之时,人心向背至此,唐国焉有不败之理?”

    坐在老者一旁还有着一位中年男子,相貌并不英俊,依稀的能够看见和老者有着相似之处,他站起身来,对着老者款款的说道。

    “人心向背,此话太假,”

    “先王慈悲,事必躬亲,大小之事,无有错误,当今王上也是英明果决,百姓爱戴,臣下敬仰,何来众叛亲离?”

    “唐国至今,虽然气运将终,一败再败,但岂能见到投敌卖国之人,众叛亲离何从谈起,”老者张开了自己的嘴唇。看着自己的侄子,双眼冰冷。脸上含煞。

    “本将受初代唐王大恩,岂能投降。作出背叛之举,”

    “大将军灭国无数,劳苦功高,早以回报,”

    “是啊,这么多年,做牛做马,我们不欠唐国,今日宋王兵围长安。灭国之祸,就在眼前,伯父难道不为了大郎想一下,”中年男子开口讲道。

    “本将正是为大郎着想,你怎知,唐国一定会败,”

    “祭坛之中图录光芒大炙,瑞气迸发,这是国师将回的征兆。唐宋之战,最后结局,鹿死谁手还不一定,”老者张开嘴巴。沉声的开口讲道。

    “贫道承认,国师本事非凡,当年改平为唐。才有了唐国兴盛,崛起于东土。但时至今日将军太高看他了,”

    “五德流转。此乃天意,唐为土德,宋为木德,木克土,正附和五德相克,”

    “在具体说一句,要是三十年前,宋王刚刚兴起之时,要是国师领兵讨伐,那么还有覆灭宋王的可能,而如今,唐国不过剩下孤城一座,宋王鲸吞唐国全境,只要攻陷长安,就能够以竟全功,”

    “以一城,敌一国,”

    “此举何人能够完成,国师不来还好,只是承担唐灭反噬之力,要是国师前来,必死无疑,”道人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任何的迟疑。

    “长安城黄龙大阵已破,残阵只能够勉强维持,今日一战,城墙已经破碎严重,明日一战,破城乃是必然,”

    “大将军还需仔细考虑,如今占据上风的乃是我家宋王,破城,灭唐,就在明日,”

    “这不是宋王处于下风求于大将军,而是大将军有求于我家宋王,今夜不降,明日再降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道人一改之前温和,看着老者目光变的凌厉起来,嘴中咄咄逼人的说道。

    “伯父还考虑什么?”

    “长安城的情况,伯父岂能不知,绝对坚持不过明天,要是等到城破后投降,在宋王面前获得的地位截然不同,为了大郎想一下,他还年轻,还有着其美好的未来,”中年男子在道人话语落下后,继续的开口,对着老者苦口婆心的劝解说道。

    “四百年前本将不过平侯亲卫,在平城之中见到国师,仙人风骨,让人心折,几百年来地位不断上升,从校尉到偏将军,再到大将军,时刻没有忘记国师之能,”

    “你说的虽然有理,可这一些还不够,”

    “本将知道你们玄门中人,擅长望气之术,唐国是否是行将就木,将要覆灭,本将要亲眼见到唐国龙气再做决定,”老者开口幽幽的讲道。

    “还请大将军稍等,”

    “贫道虽然精通望气之术,但如今战事关键,煞气弥漫,还要多花费一番功夫,”道人站起身来诉说了一句,就从自己的空间当中,拿出了几面小旗,直接的插在了地面上,青砖铺砌的地面,如同豆腐一样,

    一道金光,却是从小旗之中迸发,转眼之间汇聚一起,如同洪流。

    虚空生画,长安城景色蕴含其中,最后定位于皇宫所在。

    一根龙柱直通天宇,一条真龙,盘踞而上,黄色鳞片屡屡如生,伴随着道人的观看,本来微闭的龙目,挣开了眼睛,寒光一闪,直勾勾的看着道人。

    噗哧,一口鲜血从道人口中吐出,

    画像消失不见,道人面露惊恐,嘴中不甘的叫道;“怎么可能?”

    “唐国不过是剩下孤城一座,怎么可能还是真龙,”

    “龙气应该溃散,不成龙形,不然宋王如何能够势如破竹,包围长安,”

    道人不断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这一刻的他,却是已经疯狂了,脸上神色激动,癫狂之态,展现的淋漓尽致,刚才的一幕,彻底的打破了他内心中所有的认知。

    这是世界观被颠覆了,这就宛如,突然的有着一天,有人告诉你,你根本不是人,你是猪。

    颠覆感,绝对要比这形容还要大,而绝对不会小。

    修道,修道,一些认知,已经深入人心,固定在其的内心中,比如你修炼,本来元神之后,乃是雷劫,可当你有一日发现,元神之后,乃是妖丹,这样的事实,绝对的会让你的认知破碎,从而的癫狂,尤其是道心的破裂,轻则重伤,重则完蛋。

    道人癫狂一阵,他突然的平静下来,嘴中念念叨叨的说道;“不对,刚才我看错了,这一次我再看一次,”

    随着诉说,他身躯平静,只是双眸中有一些疯意。

    一咬牙,一口血喷出,虚空生画,再一次的观看了那一条屡屡如生的黄色真龙。

    此次不光是如此,他看见了一条青色的真龙,两条龙正在缠斗着,而占据上风的却是不是青色真龙,而是黄色真龙,只见他一条尾巴一甩,把青色真龙击退,一口就咬在了青色真龙身上,大口的吞噬起来。

    以肉眼能够看见的速度,青色真龙正在缩小退化着。

    青色真龙的龙爪,正在退化,最后一声哀鸣,舍弃了半截身躯,却是逃走了,但已经维持不了真龙之形,退化成为一条青蛟。

    画面有一些模糊,看的并不真切,但大概的意思,却是展露无疑,道人的双眸中,更为的惊惧。

    “怎了可能,不但乃是真龙,竟然还吞噬掉了对方,让其退化为青蛟,木克土,这是五行流转,怎么可能会出错,”道人彻底的疯了,嘴中一句接着一句,不断的诉说道。

    “本将世受王恩,岂能背叛,明日城破,不过一死耳,”老者一下子从座位上面跳起,手中出现了一柄长刀,对着道人就是一刀。

    刀气纵横,雷霆蕴含,快如闪电。

    一刀过后,一颗头颅直接的冲天而起,血液四溅,老者一把的抓住道人的头颅,收起长刀,对着身旁的中年男子说道;“刚才的一幕,彻底的要遗忘掉,”

    “伯父所言甚是,”

    “不,不,不,这么做不行,拿着他,去皇宫,告诉王上,你受逆贼蒙蔽,一时糊涂,让他进入长安,但想到王上恩惠,幡然醒悟,已经斩杀逆贼,特前来请罪,”老者把头颅,扔到了中年男子手中说道。

    “伯父我?”中年男子听见要自己主动去请罪,急忙的说道。

    “不要想着隐藏,如今情势逆转,定然是国师回来了,你的事情,无法瞒的过去,不想王上秋后算账,你必须的去,”

    “好,”中年男子应下,

    今天有一些坑了,本来今天是打算多更一些,打算爆发的,早上起来也是如此,这一章写的很早,中午左右就写完了,本来要恢复三千字的章节,但就在道人码字,正来劲,这几章写的很有感觉,可惜的是,一位朋友突然的杀到了家中,扯着我就要走,说是出去聚聚,好吧,这换一种说法,就是出去喝酒。

    喝酒误事啊,道人已经干了不知道多少次,这次和以往也差不了多少,只是道人打算要爆发,所以起的早了点,把这一章写的七七八八了,所以今天正常更新,是没有问题的,

    唯一坑的,就是爆发了,

    爆发章节,还有没有,这一点道人也不敢保证,喝酒吗,谁也没有谱,不过今天爆发不了,道人明天会爆发的,这一点肯定如此,唠叨了一些废话,不说了,看明天表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