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66章 圣人苗裔,老君之后!
    夏季,天地一片郁郁葱葱,

    温暖的夏风,不断的吹拂着,从东北方登录呼啸的在南蟾部洲吹刮着。

    大唐,长安!

    一座座的营帐,乃是用皮革和布匹缝制而成,如同山包一样,密密麻麻的罗列在长安城外。

    深夜,迷离的夜色笼罩着大地,朦朦的月光从天空中垂下,驱散这迷离的夜色。

    一道黑色的蚂蚁,却是缓缓的在地面上爬动着,缓缓的前行着,一路之上禁制如同无物,一点反应不起,很快就被他爬入到了一处营帐当中。

    营帐内部,一名年轻的道人,盘膝而坐,正在进行修炼。

    蚂蚁摇身一变,却是直接化为蚊虫,煽动翅膀,却是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的动静传出,直接的来到了道人的身前,飞到脖颈之上,一口的咬了下去。

    一声刺痛,道人却是挣开双眼,但没有其他动作,双眼中露出了迷离的神色。

    一幕幕飞快的闪烁着,从小开始拜入山门,开始学艺修炼,开始研究望气术。

    几千年来的日子,匆匆的闪烁着,速度非常的快,短短的不过才一个多时辰,就把几千年的记忆放映了一遍,速度岂能够不快,最后当记忆流转到了大营后,戛然而止,道人双眸中的神色,开始暗淡下去,所有的精气神,消失不见,身躯也快速的干瘪起来,缓缓的消散,蚊虫再一次摇身一遍,却是化为道人。拾起地面上的道袍,直接的穿戴在身上。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

    第二天,拂晓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残暴的晨曦,迎来了新的一天。凌晨之光刚刚出生的黎明犹如一个嫩红的婴儿,在这浓浓的泼洒中颤了三颤,光辉的暖和跟行将消失的黑夜的清凉交换在一起,使人觉得一种甜蜜的倦意。

    ,天色刚刚的大亮。

    呜呜呜!!!!!!!!!!!!!!!!!!!!!!!!!!

    浑厚悠长的号角声,开始缓缓的响起。

    一位位身穿着铠甲的战士,开始从自己的营帐当中走出。

    当所有的战士汇聚在一起,排列好队形。看上去青色一片,如同天空,大宋五德属木,以木而兴,所以尚青!

    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发丝半黑半百,脸有褶皱,相貌威严,身边跟随着两名全身包裹在铠甲之中的护卫。龙行虎步的走出了营帐。

    “拜见吾王,”一路走过,身旁之人立即的俯首下拜,大声的喊道。

    老者来到大营之前。看着前方雄伟的长安城,双眼中露出了丝丝的迷离之色,良久化为了一声叹息说道;“时隔三十五年。没有想到寡人还能够回来,”

    “寡人要感谢他们。”

    “要不是他们当年的嘲笑,没有他们的逼迫。寡人不可能有此成就,”

    “破城之后,寡人赏赐他们全部都升天,”杀气腾腾的话语,从的他口中说出,

    “贫道恭喜王上,长安城三日必破,”

    “唐灭宋兴乃是天意,”一名道人身穿紫色道袍,缓步走来,来到老者身前,开口贺喜的说道。

    “唐国前身乃是平国,武王伐纣之后,分封的诸侯之一,”

    “传承至今已过万载,不能轻视,尤其是唐国的那一位神秘的国师,这二十年来一直没有出现,”

    “始终乃是一个隐患,不得不防,”宋王沉稳异常,没有任何欣喜。

    “无妨,贫道早已准备,如今唐国只是苟延残喘,只要这长安一破,灭国已成定局,那一位想要不被气运反噬,如今出手乃是他最后的机会,”道人自信满满的继续开口讲道;“贫道已经布下杀局,”

    “早就等着他,”

    “只要杀掉他,寡人立即册封道长为国师,”宋王高兴的大声说道。

    “擂鼓,聚将,三日,不,两日内,寡人要进入这长安城,”

    “王上定可如愿,”道人在一旁附和的说道,看着龙行虎步离开的宋王,道人本来笑吟吟的神色,立即的消失不见,一张脸阴沉下去。

    “师父,我们?”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再说,”道人伸手制止了自己身后的一名弟子的话语,袖袍一甩,大步的走回了自己的营帐之中。

    弟子也直接的跟随走入,道人在弟子走入后,直接的在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张橘黄色的符箓,上面弯弯曲曲使用着朱砂,勾画着未知的一个文字,道人洁白的手掌,把附录轻轻的贴合在了营帐上面。

    一道朦朦的黄色光芒,开始蔓延开来,然后席卷到了帐篷当中,把整个帐篷笼罩起来,

    “内外隔绝,龙气侵袭已阻,”

    “现在不怕有人探听,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道人收回自己的手掌,看着自己的弟子,平淡的开口讲道。

    “师父,事情有着不对,徒儿自从拜入师门后,一直钻研望气之术,”

    “论修为徒儿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地方,可要是论望气之术,师门之中徒儿自认还是能够列入前三,”

    “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谦虚了,”道人轻轻的摇了摇头,嘴中开口说道;“论望气的本事,师门当中以你第一,这一点连掌门都要承认,”

    “这唐国前身是平国,虽然乃是当初武王分封的诸侯之一,但不过是弹丸之地,地不到百里,城不超一座,”

    “但是自从该东为唐后,天意垂青,气运暴增,短短几十年,扩土几万里,定都长安,成为南蟾部洲泱泱大国之一,八方来拜,万国来朝。”

    “可到如今,这才多少年。短短的四百多年而已,大唐就已经步入膏肓。不断失地,如今更是只剩下一座都城,眼看就要亡国,”弟子款款的诉说道,把自己内心中的想法,缓缓的诉说出来。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唐国失德,宋国兴起,以木德克土德。宋代唐,哪怕时间段一些,不也是常事,”道人浑然不在意的开口讲道。

    “不对的地方,就是在这里,”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都是太祖开朝,太宗兴朝,其后宣宗中兴。末帝昏庸,民怨沸腾,将相失和,天下民不聊生。天命转移,自有王者出,开创新朝。”

    “自从下山之后,这一段时间。弟子仔细的研究过这宋王,其中不对地方甚多。比如这唐国根本没有失德,不论是上代唐王,还是此代唐王,都是英明果决之君,就算比不上太祖和太宗,但也不是丧失基业之君,和昏庸更是扯不上一点关系,唐国上下更是没有离心离德,而是上下团结一心,历次兴兵讨伐大战,看上去乃是天意,处处倒霉,气运不在,可以弟子看来,这其中甚有猫腻之地,”

    “不是天意,而是人为,”

    “此话当真,”本来浑然不在意的道人,却是神情肃穆起来,一双眼睛闪烁着寒光。

    他也知道,自己的弟子根本不可能欺骗自己,但此事重大,他还是询问了一句。

    “此事千真万确,历代王朝成为末帝之辈,不乏聪慧果决之辈,没有上位前,英明果断,但上位之后忠奸不分,昏庸无能,何解?”

    “不过是气运不再,灭国,乃是天意,被劫气所迷,蒙蔽了心窍。”弟子说道这里,他直接的顿了顿,然后才继续的开口讲道;“此点,就是最大的破绽,”

    “为灭宋,上代唐王紧衣缩食,一天只睡三个时辰,观其决策,虽有失措之处,但大体不改,按道理来讲,宋王虽然能够叛乱一时,但不过被剿灭局势,”

    “这是其中一处破绽,”

    “第二处破绽,师父可知这唐王乃是何人血脉?”弟子此刻没有直说,而是卖了一个关子,反倒是朝着自己的师父询问说道。

    “李姓,出自嬴姓,为颛顼帝高阳氏之后裔。尧时,皋陶曾担任大理的职务,其子伯益被赐为嬴姓,后子孙历三代世袭大理的职务,其子孙按照当时的习惯,以官为氏,称理氏。理氏后改为李氏,”道人也不是不学无术之辈,对于这其中的门道,倒是很清楚,直接的开口讲道。

    “颛顼帝高阳氏之后裔怎可比的上此李之尊贵,”弟子连连的摇头,却也没有继续的卖关子,而是直接的开口说出了答案;“此乃圣人苗裔,”

    “哪一位?”道人问道。

    “老君之后,”弟子答道。

    “怎么可能是圣人苗裔,”

    “不对,不对,不对,圣人真身不可能,但当年曾有化身临凡,”道人本来不相信的神色,但是在嘴中念叨了几句后,却是相信了。

    “唐国乃是圣人苗裔,就算灭国,也不可能只有短短四百载的时间,此事有诡异,其中有他人算计,师门如今牵扯不深,还是早日退避为好,”弟子开口说道。

    “老君后裔,这是你从哪里获得的消息,”

    “弟子酷爱读道藏,师门之中只有几笔寥寥记载,姓李,名耳,谥曰聃,平侯三子,”弟子把那一句记载,诉说了一遍,尤其是加重了后面四个字。

    道人直接点头,不在怀疑,师门道藏记载,不会有错,尽管记载不多,可这一句话,已经表露出了很多的讯息,平国正是唐国前身。

    “刚才弟子对那宋王望气,见宋王气运凝聚,已成华盖,色成五彩,贵不可言,一看就是真王之相,”

    “可这几日弟子观察过宋王麾下大将,气运浅薄,更有灰气缠绕,这是死兆,命不久矣,”

    “前后矛盾,诡异异常,弟子学艺不精分不清这里面的门道,可也知道这宋王灭唐,绝对不会如眼前这样,一帆风顺,顺利的攻陷长安,必定会有祸事发生,涉及圣人,我们还是退却为好,”

    “说的不错,这一件事情不是我们可以牵扯进来的,涉及圣人,到时候灭门,就算在天庭之中的几位祖师,也不过是蝼蚁,非死不可,”

    “如今趁着我们牵扯不深,哪怕是承受一些损失,也要尽早脱身为好,”道人在营帐当中反复的走了几步,看着自己的徒弟,极为满意的说道;“此次幸好让你下山,给那宋王望气,看其是否乃是真王,不然就要吃大亏了,”

    “和为师再去见宋王,我们寻找一个理由,直接的离开,”道人越是想,越是感觉到害怕。

    “事不宜迟,还是越早走越好,”弟子开口说道。

    “对,我们走,”

    收起符箓,走出营帐,看着前方的长安城,还有着这脸面连绵的军营,他仿佛看到了两只雄伟的怪兽,正在相互的缠斗着,他而不过是一只蝼蚁,怪兽可以轻松的碾死。

    唐国作为圣人苗裔,岂是等闲,遥想到传说,在四百年前,唐国第一代唐王,不过是混吃等死,继续的守着平侯之位度日,但偶遇一位道人点化,改东为唐,便一发不可收拾。

    更是被拜为国师,尊为师长。

    本来这不被他在意的人物,此刻关于他的讯息,不断的在道人的脑海当中闪烁着。

    道人不是预测愚蠢之人,在答应宋王应付此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搜索所有关于此人的讯息。

    如今结合了自己弟子的一番话,他却是突然的觉得,当初那一位国师,一点也不简单,很有可能乃是八景宫当中的那一位玄都大,法师。

    不,以对方的尊贵,是对方本人的几率有点小,是其弟子的希望很高。

    只有他的保驾护航,才能够让唐国兴起,有此兴盛。

    而能够开始算计这一位的,又岂能够是易与之辈,想他还要参上一脚,纯粹的是找死。

    必须要走,趁着唐国的国师没有出现,两人走出营帐,快速的离开了军营,远远的离开了军营后,

    弟子在路上,轻声的开口询问说道;“师父如何的通知布下杀局的各位师伯?”

    “当然是用门派传讯符箓,”道人有着惊讶的说道,不过刚刚说完,就他反应过来,警惕的看着自己身前的弟子,开口讲道;“你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