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卷 西游称雄第65章 大唐国师!
    一日之前!

    南蟾部洲,中土大唐长安,大明宫,唐王冷青着脸,眼神阴翳的,他登高而望。

    从这个方向往外望去,只见四处都是火光,风刃与雷电交轰。攻城器械数以千计,敌军将士身影积而成云。

    各种这样的道法,不断的轰击,冲动着长安城的禁制。

    长安城乃是大唐都城,自从先祖李唐定都在此,称王建制,历代唐王一代代以来,不断的加持着长安城的禁制,时至今日配合大唐龙气的黄龙大阵,仙人来此,也要被龙气压制的如同凡人。

    大唐继承的乃是土德,建立的黄龙大阵,自然的相合宜章,威力倍增。

    然而今日,就是这么一座当世绝无仅有的黄龙大阵,却是已经被敌军,一步步压缩到只能够勉强维持的地步,全盛期时凝聚而出的黄龙,此刻却是已经被硬生生打的崩溃。

    此刻的黄龙大阵已经是名不其实了,在长安城墙上面四处都是恶斗的痕迹,甚至更是有着一段城墙上面有着无数的裂痕深坑,分布于四方。

    可以说是今日,大唐已经遇到了从所未有的危局,想要继续的坚持下去,都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这一截城墙勉强的维持,但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是一日,还是两日,乃至于三日,或者是五日,至于再久的时间,却是已经不可能了。

    唐王的目光暗淡,他今年三十八岁,正值壮年。登基至今,已有八年。

    这八年乃是大唐最为艰难的八年。自从二十年前宋侯称王建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如同先祖李唐一样,气运鼎盛,四方来拜,八方来投,大军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横扫无敌。

    大唐和其大宋之战,连连失败,

    不知道何时起。木克土之说,却是已经广为流传而出。

    大唐以土德而兴,而宋却是以木而兴。

    木克土,大宋正克大唐,唐灭宋兴,仿佛是天命一样,要是一开始,还只是将信将疑,那么大唐和大宋之间的战争。连连的遭遇惨败,这一切就已经说明了。

    时至今日大宋已经完成了以弱克强,对大唐完成了鲸吞,只要在攻陷掉大唐的都城长安。这一切就将会圆满。

    正附和唐灭宋兴。

    先王为灭宋,一天只睡三个时辰,其余时间都在处理政务。最后呕血而死,而他登记之后。勤奋更是远超先王,但这八年来。大唐不但没有起色,相反一步步的更为衰弱了,如今更是被大宋包围长安。

    看着外面长安城外,敌军将士聚于一处,构建着一座庞然大阵。

    他双眸中的黯然更多,大唐传承至今,只有区区几百年,先祖李唐开辟而出的基业,却是就要亡于他手。

    不,大唐绝对不会亡。

    先祖有遗训传下,大唐福泽连绵,当做一件大功德之事。

    先祖绝对不会有错,唐王双眼之中的黯然,却是消散,重新的恢复了锐利。

    一名面白无须的宦官低着头,身影如鬼魅,匆匆的而来,走到唐王身前,恭敬的说道;“大家该用膳了,”

    “寡人哪里吃的下,”唐王摇了摇头,看向城外那密密麻麻的敌军,他所有的胃口,全部消散的干净。

    “大家已经一日滴水未尽了,至少要吃上一些,保重身体,才能够击退敌军,中兴大唐,”宦官倒是很忠心,不断的开口劝说道。

    “大家,大家,大家,”又是一名宦官,从远处匆匆的跑来,嘴中不断的开口呼喊道。

    “大声喊叫,成何体统,”唐王眉头一皱,不满的看着来人,呵斥的说道。

    “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大家好消息,”被呵斥了一句,他立即的收敛了,老老实实的站好,然后低声的说道。

    “祭坛那里有霞光闪烁,一张图录散发瑞气,这是祥瑞,定时先王庇护,定可大破敌军,”

    祭坛出现了变故,唐王脸色闪现出惊喜之色来,他哈哈大笑起来,“这定时先王显灵,大破敌军就在这几日,”

    “召集众位王公大臣,一个时辰之后,寡人要去祭坛祭拜,”唐王沉声的开口讲道。

    “诺!”官宦应声说道。

    唐王甩了一下衣袖,却是大步的朝着自己的寝宫走去。

    回到寝宫之中后,他大步的走到了一处箱子前,套出了自己怀中的一把钥匙,打开了箱子,看着里面罗列的书籍,他快速的翻找起来。

    很快一本书籍被他翻找而出,找到了,就是他,随即的开始仔细观看起来,

    果然是先祖留李唐留下之物。

    随即的把东西重新放好,他把箱子再一次的锁上,然后大步的走出寝宫,开始对着外面喊道;“来人,给我去请老将军?”

    大殿中唐王高坐,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身材魁梧,皮肤华润,并不显老,他身穿甲胄,大步走来,直接对着唐王下拜说道;“叩见吾王!”

    “老将军快快请起,不用多礼,”唐王很是客气,他自己直接的起身,然后把老者扶起。

    “此次寻找老将军前来,乃是因为老将军是跟随着先祖李唐身旁的老人,有一件事情想要询问老将军,”

    “先祖李唐留下一张图录之事,老将军可是晓得?”唐王问道。

    “岂能不知道,那是当初国师留下之物,”老者回答说道。

    “可是那位给先祖定下改东为唐的仙长,”唐王喜色的说道。

    “正是,”

    “当年老将就在身旁,看着国师谈笑之间,定下大唐几百年的强盛之计,”

    “不知王上因何有此问?”老者问道。

    “国师留下的图录瑞气大炙,这是感应大唐面临危局,”

    “恭贺王上,”

    “要是能够联系上国师,此次危局,定然可以迎刃而解,”

    “遥想当年不过平遥一城,国师定下计策,几十年来东征西讨,气势如虹,扩土何止千里,”

    “当年老王念念不忘的就是,不能在继续聆听国师教导,不然大唐之强盛,还要超出十倍由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