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四十四章 稍微的坑了点
    (今天偷懒了,稍微的有点急事,所以根据着剧情需要,稍微的凑了一点字数,见谅,)

    太上老君!

    随着这个名字一出,

    杨启峰整个人愣住了,他一双眼睛,开始的迷离的盯着身前的屏幕。

    在双眼之中,闪现出了无数的画面。

    一幅幅,一幕幕。

    火焰开始冲天而起,床铺,电脑桌,一切的一切,他们都开始的燃烧起来。

    熊熊的火焰,转眼之间就已经把杨启峰所居住的地方,都给燃烧起来,根本的不用继续的观看下去,就能够知道,随着火焰继续的燃烧,杨启峰所居住的地方,却是彻底的沦落成为了火海。

    火焰熊熊,不断的开始燃烧,。

    不光是把杨启峰所居住的地方焚烧,还不断的扩散着。

    以杨启峰的角度,能够看见火焰他连空气都燃烧,天地之中,万物无不开始燃烧。

    转眼之间,杨启峰视野之中,所有的一切,全部多化为了火海。

    杨启峰迷茫的神色,开始飞速的消退,他的一双眼睛,恢复了冷光。

    看着面前的火海,他根本的不为所动。

    良久,火焰继续的燃烧,

    整座城市都化为了废墟,不光如此,世界都在这一股火焰之下岌岌可危。

    “道友还不现身?”杨启峰突然的开口说道。

    四周寂静,一点变化皆无,

    不过杨启峰并不在意。他四处的瞭望了一下,张口继续的说道;“道友在不现身。此幻境已破,”

    四周还是无声。见此,杨启峰露出了轻松之色。

    刚才的一些言语,那不过是杨启峰他自己本人的试探而已,刚才他的神色很专注,要是有人隐藏在暗中的话,绝对的会被他给欺骗出来。

    如今发觉没有人,杨启峰倒是很轻松。

    因为对于他来接,这一次的幻境,他实在是不希望出现其他人。

    这环境里面的内容。竟然乃是根据着他的记忆所幻化而出,描述的也是杨启峰上一世的情况,这乃是杨启峰心底当中最深的秘密所在,对于这里,他注定了在这一世,根本的不会告诉任何人,同时也不希望其他人知道。

    穿越,这个大秘密。

    他希望当他身死,不。

    这个世界可以长生久视。他是希望这一切永远的保存在他自己的脑海当中。

    望着眼前这虚幻的世界,杨启峰开始凝神的戒备起来,这一次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直接的被对方所迷幻住。

    给摄入到了这虚幻的世界当中。

    杨启峰仔细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他随即的想到了自己在擂台之上,发生的一切。

    伴随着开始。自己第一时间的就被摄入进来了。

    自己在当时,根本的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这很不可思议。不论是什么手段,除非是双方的实力相差巨大。比如现在的杨启峰,他的实力乃是仙人,所以他要遇到地仙级别的强者,才能够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直接的被拿下。

    要是换成散仙的话,实力也就是要比杨启峰强出一线来,这样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出现当前的情况。

    但在这擂台之上,出现地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聚宝阁上面所记载的最强一位,也才不过是一名散仙而已。

    出现地仙,那绝对的不可能,这其中所牵扯的事情很多,要知道想要参加娲皇宫试练,真实的实力,必须的不是仙道。

    这一点不是你想要隐瞒,就能够隐瞒过去的。

    成就了仙道的人,想要参加娲皇宫试练,绝无可能,他们根本的连接引通道都进入不了。

    直接的就会被接引通道给甩出去,要是不管不顾,还继续的盲目要进入,警告之外,接引通道也不是没有攻击力,直接的可以把莽撞的人干掉。

    这一点哪怕是你特意的压制自己的境界,或者是成就了仙道,被人打落境界,不是自己有意的隐瞒,也是不行。

    不管你是不是主动,只要是成了仙道,那就不行。

    除非是你像是鲸这样,直接的转世投胎,重新再来,这才可行。

    所以在不成仙道的情况下,能够跨越一个境界,达到散仙,这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鲸能够办的到这一点,就是特烈了。

    而要成为一名地仙,根本的不可能。

    横跨两个大境界,这不是在玩游戏。

    作为一个现实世界,成就仙道之后,每一个境界之间的差距都是很巨大,利用几十年的时间跨越过,这都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哪里能够可以不到一年时间,连连的成仙,跨越过散仙,成为地仙的。

    自己这一位对手不是地仙,那么是散仙。

    随即杨启峰也开始摇头,因为自己这一位对手,就算是散仙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要是对方乃是散仙的话,直接的就可以凭借着实力,对自己进行着碾压,何必的多此一举,到此刻使用这样的手段,把自己摄入到这虚幻的世界当中,开始迷幻住自己。

    这样的举动可以说是根本的就没有必要,这完全的乃是多此一举。

    属于画蛇添足的举动,散仙也不是,对方也就是一名仙人了。

    能够出现在自己擂台第十场之中,按照着实力越来越强的规律来看的话,这一位必定的乃是仙人的实力。

    杨启峰内心中开始的计算起来。

    他开始小心戒备着,这一次可以说是,要不是最后关头。突然的因为太上老君这四个字,让他觉醒了。

    开始勾动了在他识海当中,那盘旋着的一本道德经。给杨启峰预警。

    震动了他,让杨启峰彻底的清醒过来,可以说这一次杨启峰彻底的开始着了对方的道。

    时间一点一滴的开始过去,整个世界被火焰所充斥,剧烈的燃烧。

    看着那虚空,黑色越来越浓。

    当整个世界,彻底的化为了一片黑暗。

    杨启峰的视野,突然的一亮,他此刻恢复了对身躯的操控。恢复之后的杨启峰,想也不想,他自己直接的挥舞出了自己手中的黑刀。

    当这个时候,杨启峰才发现,

    他如今此刻,正保持着一开始的姿势,手中的黑刀,已经作出了下劈的姿势来。

    “我投降,”在杨启峰面前的这一位藏头露面的家伙。看着杨启峰挣脱了自己的幻境,他根本不在继续的恋战,直接的开口大声的喊道。

    同时他的身躯,也是开始飞速的退却。开始的对杨启峰进行躲避。

    毕竟杨启峰这也是有着前科的人,他可是不少次,都是对那一些本来要投降的人出手。干掉了他们。

    看着这一位的动作,杨启峰一击无效之后。他没有继续的追击。

    对于杨启峰来讲,眼前这一位敌人有一些诡异。要是有可能他也不打算继续的招惹。

    伴随着两道光芒席卷,投降的人已经被光芒所卷走,而杨启峰作为优胜者,却也是同样如此。

    已经战胜了十人,杨启峰此刻已经获得了进入下一关试练的资格。

    金光却是把杨启峰带走,四周的视野模模糊糊,当杨启峰的视野,再一次恢复的时候,他却是出现在了一处广场之中。

    四周倒是有一些人,但并不多。

    也就是几十人而已,这一些人全部都是优胜者。

    这足以看出第二关试练的难度来,如此多的人参加,到现在才有几十人,虽然其后还是会增加不少人,但数量绝对的不是太多。

    这直接的第三关试练,一股意念,直接的射入到杨启峰的脑海之中,把这一段意念领悟,杨启峰喃喃自语的开口讲道。

    这第三关试练却是有一些意思,竟然乃是让所有参与者,各自的写上一篇故事,然后根据着这一篇故事,演化出一个世界来。

    当然,这故事,不是平白的选择,他是选择最为优秀的一篇。

    四周的人都开始冥思苦想,尽管谁也没有明说,要是挑选到了自己所写的故事,到底有什么好处,可这其中的意思,怎么能够不明白。

    杨启峰沉吟了一下,他直接的开始拿起一枚玉简,开始的刻录起来。

    要论神通法力,他不一定强于其他人,可是论写故事,他自认为不输给其他人,毕竟他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之上。

    而要论故事,最为经典的无疑是那聊斋志异,其中更是精彩的,就是倩女幽魂了。

    宁采臣,鲁人。每对人言:女,色而已。亦有“爱情亦狗屎,谁踩谁倒霉”之狂论,语惊四座。

    适赴泰城,日暮独寻寂所,有寺曰兰若,断壁残垣,荒槁没人,竟不以为异。然大比期至,谋功名未成,同年多劝之归,以尽膝下之欢,略表子孝之意。然采臣每闻此,喟然长叹曰:何颜见江东父老!已而散发佯狂,因寄所托,放浪形骸。又俯仰天地之间,感知己无一之惨淡,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聊以终日。

    是日百无聊赖,独步寺中后院,过月门,见繁花烂漫,芳草凄凄,疑别有洞天。大奇,移步前趋,遇一青衣女子,独坐于樱花之下,若有所思,见有人来,惊眸初定复嫣然一笑,立而复做赏花之状翩然行去。宁生呆若木鸡,恍然忘形。

    归而夜坐,秉瘦烛,光影摇曳。觉有人推门而入,急起审顾,则院中女子也。女笑曰:公子终日落魄,岂非小女子昔日流浪狗再世乎?宁生怪之,女亦嗔曰:公子何气量小至若此,而不能容一笑语耳?询其姓名曰:聂氏,乳名小倩。遂一见如故。进而促膝长谈,共放厥词。欢畅若此,平生未遇。不觉鸡鸣,此女子欲去,宁生固留之,小倩曰:妾亦欲与君相伴,然不瞒公子,妾实为阴间孤魂也。骨葬郊野白杨树下,上有鹊巢,君若不弃,三日后囊妾朽骨归葬安宅,愿修永好。语毕人失,恍然如梦。

    采臣果市得镢、锨器具,待三日之期。寺中新具士人,燕姓,字赤霞,视采臣良久,问曰:公子日有奇遇乎?宁生大惊,瞒之,搪塞不过,具以实告。赤霞笑曰:观公子颜色,已知之矣,然细辨神色,知其非为恶类,自古风流韵事亦多矣,然终成人愿者寥若晨星,愿勉之。

    夜烛初上,小倩复造。宁生喜告之越明日可得永会矣。小倩面现不悦之色,曰:公子人生失意而致沦落若此,此非常态也,幡然醒悟,定当腾达;而贱妾乃孤魂野鬼,零落多年,幸遇公子,引为知己,岂能复有奢望?今当诀别,公子珍重。门未开而人已逝,不辨行踪。

    采臣瞠目结舌,茫然不知所措。进而掩门自省,自视功名无着,孑然一身,落魄异乡,以为小倩嗤其身份卑微。小倩亦望月徘徊,其飘忽多载,目睹人间恩爱欢颜瞬间渺如云烟,疑真性淡薄;又恐久聚为宁生不利,是以痛心决绝。

    采臣未料及此,惟引咎自责,恍然若失。归心渐起,质明,辞行于赤霞。赤霞曰:公子行,三日难成,吾善做甲马,行者可健步如飞,君行缓,恐有闪失,请附之。

    采臣即行,小倩忽访燕赤霞,告之:小女子历世久矣,终人鬼殊途,久之亦对采臣有害,然已在冥府寄名,不日将再世,惟此可以人间永伴,其若有心,期待二八载,托君告之。赤霞闻此仰天长叹:汝既历世久,当不闻琉璃心者乎?采臣行时心有微痕,恐难逾三日之期.............................................

    上一世他看过,如今记忆深刻,他直接的开始根据着自己的记忆,开始的把所有的内容,缓缓的刻录在玉简之中。

    四处倒是有不少人,看向杨启峰。

    毕竟杨启峰的做法,算是另类了,其他人谁不是在冥思苦想,却是只有他,开始的直接的刻录起来。

    洋洋洒洒的一篇,杨启峰很快就完成了,直接的把玉简一扔,一股力量承托,直接的把玉简带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