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四章 戏观音
    黑色巨犬仰天长啸。四蹄踏动,马车划过天空,

    良久,巨犬停止。

    “圣贤到了,”巨犬化为人形,相貌俊秀,恭恭敬敬的下拜说道。

    “老师,”一道光芒一闪,一位魁梧的壮汉,粗布麻衣,出现在马车面前。

    帘子被掀开,老者从里走出,款款有礼,开口说道;“回去和二哥说,向多谢款待,”

    “会回禀主人,圣贤保重,告辞了,”

    巨犬架起祥云,转眼消失不见。

    壮汉扭头对着远方喊道;“你们还不把马匹拉来,”

    “老师是歇息一下,还是立即赶路,”壮汉说道。

    “此次神仙会,已经耽搁了不少时日,立即出发,”老者走回到马车之中,开口讲道。

    “诺!”壮汉应声说道,

    很快远处一行人,快速的赶来,他们年纪不一,各有特点,装束不同,但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各具神通之人。

    马车浩浩荡荡的继续前进,老者端坐在马车之中,他左手持着一本书,右手持着一支笔,一字字的细读着,反复的思考,时而的动笔开始修改。

    良久,他放下了手中这一本书籍,又拿起了另外一本。

    仔细一观,就在他的身后,马车之中,浩浩荡荡的堆放着一堆书籍。

    书籍看上去普普通通,和普通书籍没有两样,但要是用神通观望,能够看见其上的金色光芒。浩浩荡荡,冲天而起。如同光柱,宛如黑夜之中的灯火。

    突然。马车停止,不在前进,老者放下手中的书籍和笔,他掀开了帘子,对着外面问道;“出了何事?”

    对于自己的行程,老者很了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要露宿荒野了,也只是等待傍晚的时候。他们才会停下,开始收拾一番,建立一个营地,没有错,就是一个营地,对于这一些人来讲,根本不是难事。

    “老师前方有一男子拦路,”壮汉立即的上前,开口讲道。

    “问了所谓何事?”老者说道。

    “问了。他家娘子病了,想要求医,”壮汉回答说道。

    “既然有病人,怎么不早说?”老者内心咯噔一下。如今这里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个人都没有。突然有人拦路求医。

    此事必定有异。要知道他们出现就很怪异,后面一点。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这里可以求医。

    虽然怪异。但老者急公好义的表演,几十年的时间过去,已经成为了本能,直接的走下马车,就要过去看看。

    “不可,不可,不可,”

    “老师不可前去,此处地处荒野,江四处看了一眼,毫无农田,绝无人踪,”

    “突然出现一男一女,夫妻二人,必定有异,”

    “胡说,老夫贵为医者,岂能够见伤不救,”老者大怒,开口呵斥说道。

    “老师安全重要,”壮汉拦住老者道路,开口劝解说道。

    “不要再说了,”

    “他要是不出现在老夫面前也就罢了,既然出现,老夫必须前去,”

    “让开,”

    壮汉纹丝不动,还要再劝,却是被身旁的一名同伴拉了一把,让开了道路。

    看着老者离开的身影,他脸上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神色,对着身旁的同伴问道;“你为和拉我,岂不知如此让老师遇险?”

    “圣贤所在,百神庇护,岂有妖魔,”同伴低声的说道。

    壮汉这才恍悟。

    另一边老者的想法,却也是和此人说的一样。

    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情况,老者有着杨启峰平遥镇以前的记忆,自然的获得了乾蓝妖神灌输的大量知识。

    如今他简直就是人族的宝贝,他医书未成,此刻正值气运最隆的时刻。

    促进人道发展的医书,要是因为他出现意外,没有编成,这是人道的损失,也是人族的损失。

    此时此刻,谁敢动他,就是以人族为敌。

    作为人族圣地,火云洞的人,尽管没有和他接触,但肯定已经把他列为重点保护对象。

    此刻就算是牛魔王前来,只要敢对他动手,也是必死无疑。

    人族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都没有出现过圣贤了。

    如今以他的稀有,他相信,火云洞之中的圣王,都在关注着他。

    牛魔王再强,他能够挡得住,大禹一击,

    根本就是不可能,

    能够在大禹反应过来前,杀掉他的人,倒是有,但他们根本不可能动手。

    因为他要是死了,人道反噬之力,绝对的能够让他陨落,就算不死,半条命也没有了。

    气运大衰,实力大损,仇家上门,岂能不死。

    所以他无比的放心,火云洞不可能让妖魔接近自己,那么排除掉妖魔,他们不是修士,就是仙神。

    虽然地处荒野,但凡人不可能,但修道之人,也不是不可能。

    “拜见医圣,”男子看见老者的身影,一下子跪倒在了老者身前,连连的叩首说道;“还请医圣救救我家娘子?”

    “病者在何处?”老者开口问道。

    同时也在打量着面前的男子,男子很年轻,大约也就二十岁,穿着普通,但那一股气质却是无法的掩盖,

    不是寻常之人,定然是变化之术,是一位仙神了。

    老者内心中有着普了。

    “这里,”两人抬着担架,把一位盖着毯子的女子抬来。

    “什么病?知道吗?”老者一遍走上前,一遍对着男子询问说道。

    担架,这是老者的发明,如今已经普及开来。

    老者远处看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到近处,他才看见,

    担架之上的哪里是女子,明明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婆,

    脸上褶皱,皮肤松弛,早就失去了昔日的青春,美丽不在,芳华已逝,

    这样的人本来没有什么,并不出奇,可她要是有着一名二十岁的夫婿,这老少结合,这一点就显现的极为怪异了。

    “衰老,”

    “我家娘子,不知道何时得了这个怪病,活一天,人老一岁,”

    “她不过二八年华,正是青春貌美的时候,可人竟然已经成为这样,”男子嗷嗷大哭起来,泪如雨下,大声的开口讲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