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二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被人拽出去逛街去了,今天大爆发没有成功,就两更了,明天争取。

    “恭候多时,”

    他特意的在这里等待着自己,必定的有所依仗,河神老爷内心一沉,身上气息飘渺,整个人外松内紧,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全神戒备,不敢有丝毫怠慢。

    “老家伙这里也是你能来的,还不赶紧的把获得的宝物,都交付给我家河神老爷,”一名身穿着银色铠甲的侍卫,他突然的上前一步,扯着脖子高声的喊道。

    “速速献上宝物,不然我家河神老爷发怒,把你打的形神俱灭,魂飞魄散,”

    “小子奸猾,”河神老爷内心中大怒,

    “这是裸的挑拨之言,”

    眼见着这老道高深莫测,实力深不可测,这矮冬瓜,竟然抱着挑拨,让自己打头阵的意思。

    河神老爷愤怒的朝着矮冬瓜的呼延灼看去。

    “河神老爷放心,卑下绝对不会擅自出手,打扰了您的雅兴,”矮冬瓜立即的双手抱拳,沉声的开口讲道,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古国设有禁制,仙道之人不可进入,”

    “眼前这一位绝无可能是仙人,那么没有什么好怕的,对方要是渡过了第二道天关的人,早就动手了,凭借实力碾压,何必如此作弄玄虚,”

    “最不济的情况出现,打不过,难道还逃不掉?”河神老爷双眼眯缝起来。内心中快速的总结起来。

    最后他直接的向前迈出一步,挥舞着钢叉。朝着老道插去。

    他计算好了,不打。转身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他等待了这么久,每一次十年都会进入古国之中,为的不就是获得一件法宝。

    直接放弃,多年苦功,全部付诸东流,他是绝对容忍不了的,

    打不过还能逃。岂能不动手。

    要是这老道乃是故弄玄虚,那么抓住他,直接逃离,跑回水府,谁能够奈何的了他。

    杨启峰见到这一位河神老爷率先出手,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

    一只手臂,轻轻的伸出,对准这钢叉,他直接的一抓。

    准确的抓住钢叉。他用力一拽,河神老爷直接的一个踉跄,随着力量的猛抽,他朝着杨启峰身前跌来。

    一只手掌。缓缓的拍出。

    手掌速度似慢极快,厚重的力道暗藏其中。

    “饶命!”河神老爷只感觉到,这老道的身躯。变的高大,足有几万丈。顶天立地,尤其是那一只手掌。概括天地,如同一座山峰,朝着自己镇压而来,

    让他生不出任何的抵抗之心,脑海当中完全的被恐惧所占据。

    情急之下,他直接的高声喊道。

    “道友贵为神邸,贫道不会杀你,”

    这一句话出现河神老爷内心一安,脸上慌张的神色,倒是消退不少。

    不过下一句,彻底的让他大喊大叫起来。

    “贫道会打碎你的神体,崩坏你的神格,”

    杨启峰的手掌,轻轻的按在了河神老爷的额头之上,耳中倾听着这位河神老爷如同杀猪一般的凄厉叫喊,他面无表情,可是内心中极度的失望。

    这一位河神老爷到底的是阉割版的速成神邸,乃是被他人分封的,而不是凭借着自身实力,一步步走到这一步的。

    实力得到的太过于容易了一些,境界根本跟不上。

    一名迈过第二天关的强者,哪怕是在偏殿当中,失去了法力,实力大为的下降,

    杨启峰想要战胜他,也并不容易,需要花费一番手脚,哪里会预料到如此的轻易。

    反手又是一掌,血雾喷发,河神老爷的身躯,开始炸裂开来。

    一些关键的部位,纷纷的碎裂、

    河神老爷乃是神邸,有天庭庇护,杨启峰不敢杀他,做出太绝的事情,惊动天庭,上通缉单,派遣兵将擒拿他。

    不杀,不代表他没有解决的办法。

    如今他这么做,已经是彻底的得罪了河神老爷,他可不想背后还有人算计他。

    所以打碎神体,让他无数年的神力化为流水,付诸东流,然后再把他的神格,敲出裂缝,位于跌落神位边缘。

    这样他一只手触摸到了天庭底线的边缘地带,只要在有一点就越过了,可他就是不越。

    届时失去实力的河神老爷,在外面扔出,

    一些不知轻重,图谋河神之位的人,可是大有人在。

    他们会为杨启峰作出他敢想,而不敢做的事情。

    杨启峰出手敏捷,速度奇快,转眼之间一位残废的河神老爷,就被他提在手中,

    他把河神老爷朝着矮冬瓜呼延灼所在的位置一扔,开口说道;“把他提着,带出去,”

    “好的,”呼延灼非常识趣的点头应声说道。

    身子一侧,他直接的开口讲道;“仙长您现走?”

    呼延灼很是客气,能不客气吗?

    本来实力和他相差不多的河神老爷,在这一位的手中,竟然没有支撑过三招,就被打的神体粉碎,整个人化为了一滩烂泥,就要比死了好上一点。

    如此实力,让有着两名侍卫相助,也没有成功拿下河神老爷的他,彻底的寒心了。

    眼看着这一位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他姿态做的很低。

    大丈夫能屈能伸,对于呼延灼来讲,保命乃是第一位的。

    杨启峰点了一下头,昂然阔步的走出了偏殿,一步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他步伐不快,也不慢。

    呼延灼没有妄动,而是一直的静静的等待着,眼看着杨启峰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当中,他这才呼出了一口浊气。

    手掌在额头上面一抹。能够看见掌心之中,全部都是汗水。

    刚才那老道。给他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生怕一个不注意,就是性命不保,

    战粟的神体,如今才缓过来。

    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位侍卫,这两人的表现,要比呼延灼好不了多少,都是一样的不堪。

    呼延灼冷哼了一声,然后迈步朝着外面走去。

    “将军。这家伙我们怎么办?”一名侍卫他伸手指着缩成一滩的河神老爷。

    “提着带走,然后扔到河中,”呼延灼沉吟了一下,这河神老爷乃是一个麻烦。

    贵为天庭神邸,有背景,常人可不敢擅自杀害,

    这一点呼延灼还是知道的,要是不管不顾让他停留在这里,肯定的会出现意外情况。到时候把他的死,算在了自己身上,那可是一件倒霉的事情,远不如稍微的费点劲。把这河神老爷带离古国,然后扔入他的河水领域之中。

    届时是死,是活。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这一处偏殿,他已经不去探查了。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好处都被那老道给搜刮走了,呼延灼离开的速度。一定也不快,倒是很慢。

    因为他生怕,自己走快了,在和那一个老道撞上。

    刚刚的走出几步,呼延灼突然的反应过来,他疾步的返回走来,来到那河神老爷的身上,开始的摸索起来。

    “东西呢?”他厉声的说道。

    “在这,”一名侍卫不甘心的在自己的怀中,拿出了空间装备,交付到了呼延灼的手中。

    “你放心,这一次回去,奖励不会少的,这空间装备要上交大王,”

    “我们此行,不能够无功而返,”

    呼延灼耐心的解释一句,把这两名侍卫不理解自己。

    再说已经来到了古国入口附近的杨启峰,他现在正心疼着呢。

    为了维持他那高人形象,河神老爷身上的空间装备,他是没有动,

    河神老爷乃是一位迈过了第二道天关的强者,家底一定丰厚,绝品法器不太可能有,但是上品法器,那是一定有的。

    这都是钱,很心疼。

    一步步的走出了古国,光芒笼罩全身,他双眼朦胧起来。

    四周的景物,正在飞速的变幻。

    当他的视野,再一次清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一片开阔之地。

    他直接的化为了一道长虹,消失不见。

    平遥镇,唐侯府。

    李唐一身长衫,身前摆放着一张古琴。

    修长的手指,不断的谈凑着。

    双眼微闭,头脑轻轻的摇晃着。

    “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

    “徒儿已经深的其中三味,”杨启峰大步的走入,身影通幽,气息幽寂,一步踏出,气息接连天地。

    他就是天,

    他就是地。

    “高山流水为先贤所作,徒儿差的太远,”李唐连忙起身,示意杨启峰坐下。

    “这是王玺,”杨启峰从怀中,拿出了方方正正的王玺,扔到了李唐手中。

    “多谢恩师,”

    “恩师对徒儿的恩情,徒儿至死不忘,请恩师受徒儿一拜,”李唐露出激动神色,他直接弯腰下拜。

    “不用多礼,”

    “为师还有要事要办,暂且离开了,”

    说完他身躯直接融入天地,开始变淡,然后缓缓的消散。

    杨启峰走的很急,这一位便宜徒儿,此次没有和他说实话,他可不想继续的陪他玩下去了,那老官算计再高,他对于诱,惑不心动,直接的跑路。

    杨启峰不信这样自己还会落入那老官的算计之中。

    离开平遥镇,他朝着天龙城而去,内心中暗暗的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