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十九章 再换马甲,进入中央殿宇
    黄沙遍布,淹没了街道和宫殿。

    静,四周寂静一片,无风,无声。

    哗啦啦的声音,突然的响起。

    半响,一道人影从沙土之中窜出,来人古铜色的皮肤,赤,裸着上半身,下身穿着短裤,脖子之上悬挂着一个骨质的项链。

    “你才是威胁最大的敌人,”粗狂的声音响起,壮汉一双圆滚的眼睛,盯着面前的虾人。

    “不,陈朝来的左将军,这才是最大的敌人,”

    “荒,只要我们联手,宝物唾手可得,”虾人没有丝毫不耐,温和的开口讲道,

    “好,”壮汉点头答应。

    “隐藏起来,在这里干掉那左将军,”壮汉又重新的跳入到了坑洞之中。

    见此,虾人却也是紧随其后,坑洞面积不小,壮汉和虾人各自的站在两旁,中间间隔着一段距离,相互的提防着。

    再一次掩盖沙土上面的踪迹,壮汉轻车熟路,以非常娴熟的手法,把痕迹全部抹平。

    沙土落下,把壮汉还有虾人全部都掩盖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前前后后已经有着两人路过,沙土之下的壮汉还有虾人全部都无动于衷。

    路过的两人,一为元神,一为雷劫。

    雷劫第一道天关都没有迈过去,元神更是只有中期,两人没有威胁,哪怕是让他们获得宝物,他们也无法的逃脱掉。

    沙沙沙声音传出,复杂的脚步声。光听脚步声,来人就不止一人。

    在乾蓝妖神的帮助下,杨启峰识海之中。显化出了来人。

    一行三人,当前一人身材不高,圆圆滚滚,如同矮冬瓜,圆胖的脸上,却是充斥着一道从鼻梁勾画到耳根的疤痕。

    相貌狰狞,惊悚可怖。

    余下两人身材也是不高。一身银色铠甲,头戴面罩,全身充斥着甲胄。宛如铁人。

    “是他,左将军呼延灼,”壮汉内心有数,根据着他得到的情报。

    左将军呼延灼。并不是一位身材高大。相貌俊朗,甚有威仪的将军,而是这一位矮冬瓜。

    虾人神情肃穆,在这陷阱当中,可以轻松探查外界,虽然他不如杨启峰一样,直接的把外面的景物,在识海之中显化。但他也察觉到了来人,是自己的目标。

    虾人身上潮水涌动。如大海波涛,转眼间又幽幽暗暗,气息不明。

    陷阱自带遮掩,探查,多种辅助功效。

    完美的把虾人身上的异常掩盖住。

    呼延灼龙行虎步,每一脚踩踏下去,沙土之上留下重重的脚印。

    突然一柄钢叉,从沙土之中穿刺出。

    钢叉棱角尖锐,波涛涌现,无边的海水,滚滚的流动,

    滔滔之水,连绵不绝,冲刷着一切。

    洪水滔天,任何敢于阻挡他前方之物,都会被冲击的粉身碎骨。

    “鼠辈,尔敢!”

    矮冬瓜肃穆神情一怒,一只脚没有落下,双手高举,要比他身高的双鞭,持在手中。

    双鞭一前一后,直接轰然垂下。

    身材园滚,但其反应速度,极为的敏捷。

    金鞭后发先至,恰到好处的阻挡在了钢叉前进之路,

    一股黑色波纹,从钢叉上面荡漾而出。

    如同水波,一浪接着一浪的传荡着。

    金鞭被黑色波纹一冲,却是一缓,道道的冲击,最后下垂之态,已经被制止住,

    矮冬瓜冷笑连连,金鞭无功,他毫不意外,另外一条金鞭,已经轰然落下。

    黑色波纹,直接轰然粉碎,金鞭落下。

    当的一声,火星四溅,钢叉被抵挡住。

    突然的一股锐利的锋芒,却是从矮冬瓜的背后传出。

    这是一条尾巴,红白花纹呈现条格状,尾巴尖锐,闪烁着乌黑的光芒。

    极速的窜出,敏捷迅速。

    上当了,这是声东击西,

    矮冬瓜内心中极为的恼怒,钢叉只是虚晃一枪,真正的杀招,是这一条尾巴。

    虾人以动,另外一旁的壮汉,直接的跳出,手中长枪泛着雷霆,闪烁着电光,横空穿刺。

    煌煌威威,代天行罚,刚猛霸道,至刚至阳之气,充斥着这一片区域。

    两害取其轻,矮冬瓜身经百战,脑海中迅速的下达决断。

    身躯不动,手中金鞭隐隐传出虎啸,直接的横扫。

    长枪霸道,金鞭他更为的霸道。

    红白相间的尾巴,直接的穿刺入矮冬瓜的身上。

    黑色的墨甲,此刻泛起黑光,黑如墨汁。

    一根食指长,漆黑的尾针刺出。

    墨甲防御,立即告破,尾针没入矮冬瓜身躯。

    紧随着尾巴轰然的击中矮冬瓜胸膛,一口血液,从矮冬瓜的嘴巴中喷出,

    血液顺着嘴角,流淌到了墨甲之上。

    被逼到了绝境,矮冬瓜不但不后撤,反而勇猛的向前扑上。

    丰富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越是到了这个时候,想要后退,想要跑掉,死的越快,只有以命搏斗,才可以换取一线生机。

    咔嚓,长枪直接被金鞭轰碎。

    碎片四处溅射,雷霆消散,电光隐匿。

    此种情况,让矮冬瓜无比恼火,他又一次上当了,这被他误认为最强攻击的一击,这只是花架子,只是外表好看,没有任何威力。

    两名银甲侍卫,此刻反应过来,他们身上泛起银色光芒,

    两人各自的错开一步,银光相互融合,纠缠在一起,然后化为黑白二色。

    阴阳阵,瞬间布置而成。

    阴阳阵乃是阴阳阵的简化版本,完整的阴阳阵乃是大阵。这是军阵,大军人数越多,阵法越强。

    阴阳阵的显示。乃是有高人反感阴阳阵布阵复杂,人数居多,所有剥茧抽丝,简化而出。

    两名侍卫,身上铠甲,就是阴阳阵布阵所需要的法器,

    阵法出现。把矮冬瓜守护起来。

    阴阳阵不以杀伐见长,而是以防御闻名于世,这简化的阴阳阵同样如此。

    火红色的光芒一闪。刀叠辉煌!

    刀影暴洒,光华炽热。

    道道光芒散发,刀气纵横,瞬间笼罩周围十丈。

    黑刀和天地的交汇。灵气汇聚而来。化为火焰。

    金黄火焰喷出,周围气流全部点燃,

    “荒,你竟然背叛我,”正要乘胜追击,一举干掉矮冬瓜的虾人,顿感身后炙热。

    黑刀斩击的对象,竟然不是矮冬瓜。而是虾人。

    这样的情况出现,是意外。却也是必然的。

    两只老虎,一只受伤,一只完好无损,这绝对不符合壮汉的心意。

    完好无损的老虎,会逐渐的干掉受伤的老虎,到时候只剩下一只老虎,一家独大,最多只是一匹狼的壮汉,根本无法匹敌。

    最后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老虎猎杀自己。

    所以两只老虎,全部受伤,这才是当前对他最为有利的局势。

    威胁在背后传出,这让他放弃了追击,钢叉反手之间,直接的横扫。

    海浪汹涌,水克火,此次却是无功而返,。

    黑刀一出,火焰焚海,滔滔浪潮,刚猛霸烈,威势昭昭。

    水克火,当火凶猛之后,却是火克水。

    两者相生相克,谁克谁,这是要看对方谁强。

    虾人仓促反击,法力运转不畅,招式之间没有多少力道,哪里是壮汉精心准备多时的对手。

    黑刀斩击到钢叉,荡漾了一下,黑刀前进之势,却是不改,只是角度,略微的倾斜。

    刚刚扭转身躯的虾人,胸部大开,一道从肚脐连带着脖颈的刀痕,刻画在他的胸膛之上。

    到底拥有着护身法器,虽然主要力量,都用来防备矮冬瓜,可他在仓促之间,还是运转而回,抵消掉了这一刀不少力量。

    虾人只是受伤,而没有身死。

    这样的局面,壮汉早就预料。

    迈过第二道天关的强者,岂是这么容易杀死的。

    “这样的刀法,绝对不是他拥有的,你不是荒,”虾人一步退后,占据一边,双眸阴冷的盯着壮汉,开口说道。

    “狗咬狗,一嘴毛,”矮冬瓜在阴阳阵的保护下,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了一粒黄橙橙的丹药,一口吞下,看着起了内讧的两人,开口讽刺的说道。

    “荒已经在下面等着你,”壮汉哈哈一笑,直接的甩开了步伐,朝着远方一跃,快速的跑掉了。

    对于壮汉来讲,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不论是矮冬瓜呼延灼还是虾人河神老爷。

    全部都是迈过了第二道天关的强者,单对单,绝对没有胜算。

    虽然两人都受伤,实力大降,可他还不是对手。

    直接跑路的壮汉,朝着中央的殿宇,快速的赶去。

    壮汉跑路,虾人立即意识到不好,如今优势已经不在他,刚要有所动作,矮冬瓜已经冷笑着,脸上疤痕扭曲,高举着金鞭,轰然击来。

    刚才的偷袭,差一点让自己身死道消,这他可没有忘记。

    壮汉一路奔驰,速度极快,脚下不停,一步跨越过去,都是几十丈的距离。

    跑着,跑着,壮汉的身躯正在不断的发生变化。

    魁梧的身材,变的纤细起来,转眼之间一名干瘦,充斥着褶皱的老者现身于此。

    换上了一身黑袍,

    发出了喋喋的笑容,一股阴冷之气传出。

    化身了魔头,更换了马甲。

    中央殿宇,已经被撬开,禁制不知道被谁打开了一个缺口,他来到之后,直接的钻入其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