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十七章 备下美酒,等待为师归来
    道人自认为文笔也不算差,但这成绩,竟然如此的惊人,月票一张没有,首订不到双位数,强烈的求支持,首订才是一切。

    道人非常的希望写下去,成绩太好已经不指望,道人只希望有一个一百首订,有写下去的希望,

    哎,这一章更新上,道人出去溜达,溜达,接下来的更新,要在晚上了。

    一百首订都获得不到,这可是六千收藏,废话不说了,说一句,有用的话,求订阅,求月票。

    蓝色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一片白云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飘游。

    浅蓝色的天幕,像一幅洁净的丝绒,镶着黄色的金边。

    平遥镇中,唐侯府邸。

    唐侯李唐坐在木质的椅子之上,在一处树荫之下纳凉,他眯缝着眼睛,看着外面火辣辣的天气,热浪一浪高过一浪,不断的席卷着。

    “已经一年多了,不知道自己那一位师父,到底有什么事情耽搁了,眼看着古国封印将要开启,至今还没有任何的讯息传来,”

    他不由的有一些担心,这不是担心他那师父,而是担忧国运大损之下,会有意外发生。

    如今他已经为唐侯,只差国度改名了。

    只要王玺到手,他会立即的更改。

    圣人再上,列祖列宗保佑,祖宗传下的基业,已经到了大兴之机。

    九五,飞龙在天。

    此卦格局已成。百世积累,就在一朝。

    李唐神情肃穆,内心中默默祈祷。

    “侯爷。侯爷,侯爷,”一声喊叫,划破了寂静的府邸,

    来人不断的奔跑,脚下步伐不快,每一步迈动的都是四方步。可速度一点也不慢,

    “何事?大呼小叫的?”李唐皱着眉头,对跪拜在自己身前的仆人。呵斥的说道。

    “仙长来了,”

    脸上欣喜的神色一闪而逝,李唐张口说道;“快请?”

    “不,”

    “我亲自去请。”

    李唐站起身来。一甩袖袍,大步的朝着府邸之外走去。

    远远的他就看见,一名大耳白须的老道,静静的缓步走来。

    上前几步,李唐直接的弯腰下拜,嘴中开口讲道;“徒儿恭迎恩师,”

    “起来,你我师徒不必如此。”杨启峰伸手拉起李唐,和李唐扮演着慈师孝徒。

    “恩师这一边请?”李唐侧开身子。朝着里面伸出了手臂,同时对着一旁的仆人下达命令说道;“去准备餐宴?”

    “诺!”仆人直接的应声。

    “为师最近修为有所精进,一直在巩固修为,所以时间上耽搁了,”杨启峰倒是主动给自己寻找了一个理由,尽管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解释的话,这李唐也不会有主动的询问,但不解释,内心中还是会有一个疙瘩的。

    对于这一位李唐,杨启峰不知道未来自己还要和他有什么接触,没准会有着用到他的时候。

    不会把事情做绝了,留有余地,这次啊是最为正确的方法。

    “恩师修为要紧,古国的封印开启,还有着几日的时间,恩师来的正好,”李唐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两人来到一处宽敞明亮的大厅中,相互的对坐。

    李唐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啪啪啪的声音,连续的响彻了三下。

    五名扎着盘桓髻,发丝蟠曲交卷,盘叠于头顶上。

    她们莲步轻抬,缓步走来,身穿白色长裙,如同一朵白莲花。

    行礼,然后缓缓而动,翩翩起舞。

    点染曲眉,螓首蛾眉,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两颊笑涡霞光荡漾。

    身材婀娜,曲线曼妙,翩翩起舞,古琴弹奏,声音婉转,

    似浮光掠影一般轻灵,如谪仙临尘一般飘逸。

    杨启峰欣赏着这舞姿妙曼、衣袂飘飘的舞蹈。

    内心中不由感叹,这才是享受,面前舞动的五名女子,每一名全部都是万里挑一,称得上是美奂绝伦。

    “此次古国开启,恩师竞争对手不少?”

    “在徒儿收集的情报当中,有两人,需要恩师注意?”

    “谁?”

    “第一位乃是大王座下左将军呼延灼,”

    杨启峰轻微的点了点头,脑海中快速的运转着。

    李唐口中的大王,杨启峰知道是谁,那是陈王。

    南蟾部洲,广阔无边,王国成百上千,侯国更是无数。

    并没有大一统王国存在。

    随着时间流逝,人道之力在发展,增强了何止百倍,想要统一,越发的艰难不可能。

    就算轩辕在世,也是徒呼奈何。

    大一统的王朝,只有在上古之时,人道积弱,才诞生了一个个大一统王朝,

    如夏,如商,最后一个大一统王朝是周。

    但自从秦乱大地,周王身死,九鼎无踪后。

    南蟾部洲彻底进入了列国争雄,诸国乱战,没有周天子在朝,一个个都野心迸发。

    称王者数不胜数,正应了那一句话,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陈王乃是新崛起的王国,他们不是当初周王分封的万国之一,乃是新贵。

    陈王朝以大将军最为显贵,其下射骠骑将军,再下就是左右前后四将军。

    左将军仅在大将军和骠骑将军之下,乃是陈王朝的军方三号人物了。

    这是一位劲敌,杨启峰知道陈王朝详细的资料,还是托了李唐的福,他成为了李唐的师父,四周的地理,必须的清楚,他特意的打探过。

    “左将军呼延灼善使双鞭,修习的乃是九天应雷。每一次古国封印开启,陈王都会派遣左右前后四将军之中一人前来,这一次轮到他了。”

    “还有另外一人是?”

    “河神老爷,”

    “他乃泔河河神,”

    “泔河东连平遥,西接陈河,再往西将会汇入泾河之中,”

    “万载之前陈河和泔河乃是同源,称呼为陈泔河。是泾河分支,都为泾河龙王管辖,”

    “不过陈王当初开朝。和陈泔河河神起了纷争,”

    “陈泔河河神想要如封神之时,四海龙王威逼李靖一样,水淹陈塘关。让哪咤自刎。”

    “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竟然想要和四海龙王这样的大神相比,”

    “一颤大战,以陈王胜出,”

    “历朝太祖,无不是英明果决,披坚持锐,勇猛精进,其惧怕威胁。”杨启峰感叹的说道。

    不用李唐继续说下去,他也知道陈泔河河神败了。

    “陈王天资英武。自小就有神童之名,三岁蒙高人收为门下,十六岁出世,三十八岁开创陈朝,”

    “要比修为,陈王不如李靖,但论果决,李靖远远不如他,”

    “陈诚血祭,不成便死,”

    “一场大战,陈泔河河神重伤而逃,”

    “不过他逃回去,也没有落下好处,水淹大地,上边没人,已经触犯天条,被力士擒拿,在那铡神台上,被铡刀一刀切下,神格破碎,魂飞魄散。”

    “陈泔河也被拆分,分为陈河和泔河,”

    “泔河河神从散仙实力,变为了雷劫,”

    “左将军呼延灼,河神老爷这两位,全部都是迈过了第二道天关,比拟第三道天关,想要成仙的强者,”

    “余下之人,实力虽然不错,可远远比不了两人,这是一份情报,恩师可以仔细的观看,”

    李唐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枚玉简,放到了木桌之上,示意杨启峰自己独自的观看。

    李唐姿态从容,说的很是随意。

    一点没有把那左将军呼延灼和河神老爷放在眼中,他收集两者资料,只是他本性谨慎。

    在他看来,自己恩师出马,此次马到成功,这是必然的事情。

    不论恩师给他留下的高深莫测的形象,就是说那祖传下来的卦象,无不都说明了一切,哪里会有着失败的可能。

    李唐信心十足,杨启峰那里,却是感觉到了棘手。

    河神老爷和这左将军呼延灼,

    都迈过了第二道天关,比拟第三道天关之人。

    这样的实力,让杨启峰打个比喻的话,也就是当初的大泽妖帅的实力。

    雷劫期,第一道天关为第三重雷劫,第二道天关为第七重雷劫,第三道天关,为第九重雷劫。

    迈过第二道天关,比拟第三道天关,这就是八重雷劫的实力了。

    自己不是对手,杨启峰有着一丝退意。

    “恩师此次必定马到成功,这两位值得注意一下,其余碌碌,不值一提,”

    “要是可能的话,还请恩师手下留情,饶了那左将军呼延灼一命,”

    “徒儿和他交情匪浅,不想害他性命,”李唐端起酒盏,一口喝干,自信满满的说道。

    “徒儿放心,为师不是嗜杀之人,”杨启峰轻轻的抬起手来,捋顺着鄂下的胡须,

    内心有退意,嘴中却是一点也不示弱,开口继续的说道;“唐国想要大兴,必须人才相助,”

    “呼延灼实力还算可以,要是徒儿收为羽翼,必能展翅高飞,”

    “古国封印怎么提前开启了?”

    刚刚要说话的李唐,突然的站起身来,远处一股光辉冲天而起。

    光芒如柱,照耀九天,煌煌威威。

    “还请恩师走一遭,”

    杨启峰看着一脸真挚的李唐,确认他不是说反话,可拒绝的话语,杨启峰说不出来。

    因为要是拒绝,这一位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徒弟,就敢和自己翻脸。

    有红尘之气相助,在平遥镇中,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备下美酒,等待为师归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