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十五章 禹皇,古国
    晚间,侯府。

    两旁灯火通明,正前方是一堵筑在水上的白墙,约两米高,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虚掩着,有琴音和着曲声隐约传来。

    杨启峰和东侯席地对座,木桌之上玉盘之上摆放着枣红色的糕点。

    一副山水画的屏风之后,却是有人手指轻弹,曲音婉转。

    “可下定决心,更改国号?”杨启峰挽着袖子,手指对着木桌,附和着曲音,轻轻的弹击着,口中平淡的说道。

    “已经决定,改东为唐,”东侯态度果决,没有迟疑。

    几天的时间,已经让他把一切想的明明白白。

    “东国立国已有一万八千年,贸然更改,气运大跌,恐有不测,需要有一件镇压气运之宝,才可平安渡过此劫,还需劳烦恩师一次,”

    “气运之宝,镇压一国之运,这世所罕见,一时半会,恐寻找不来,”杨启峰轻轻的摇头,开口继续的说道;“要是不为于天地大劫,为师还可演算,如今天机混沌,一片茫然,”

    杨启峰完全是打脸充胖子,一句话全部把责任,推到了天地大劫之上。

    “无妨,这一点不用恩师忧烦,”

    “恩师不知,这平遥镇乃是古镇,是传说中禹皇所建,镇压的是一处古国,”

    “其王玺便是气运之宝,可镇压气运。”

    “禹皇所建,传闻属实?”杨启峰微微皱眉,禹皇所指。就只有那一位,治水的大禹。

    那是上古年间,不是当今时代。

    上古之时,皇者呼风唤雨,移山填海,有大神通,超凡入圣。

    可不像是如今皇者。只是一个花架子,光有百邪不侵,万法不沾。纯粹的防御,而无进攻手段。

    “这只是传说,不足为信,以禹皇的本事。什么古国能够消灭不了。只能够镇压,”

    “此话说的很对,”杨启峰点头。

    禹皇横扫九州,镇压三界。

    仙隐,神避,满天神佛,无不兢兢战战。

    没有什么古国可以和禹皇相比,要是有。也不可能史笔无录。

    “这一处古国已经被徒儿先后探测,只有最后王宫。因为人道之力,多有排斥,徒儿无法进入,还请恩师前去一趟。”

    “徒儿只要王玺,其他法宝,丹药,恩师尽可自取,”

    “大阿修罗魔针是否就在其中?”杨启峰突然的插言说道。

    “就在其中,”

    杨启峰看着一脸真挚的东侯,没有任何尴尬之色。

    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当作自己礼物,赠送给他,一般人还真的做不到这样波澜无惊。

    “何时能够动身前去?”杨启峰直接答应这面前的便宜徒弟。

    尽管对他,杨启峰内心中多有抵触。

    可是此刻他不得不尽心竭力,综其原因还不是杨启峰对大阿修罗魔针有所贪念。、

    那可是一件法宝,天下九品之中,法宝已经是中等行列。

    寻常仙人,也才仅有一件法宝。要是穷一些,更是一件没有。

    每一件法宝的炼制,都需要成千上万年,不断的磨合,才可以炼化出附和自己心意的法宝,做到心意流转,周如臂使的地步。

    一件法宝,由不得杨启峰不心动,。

    尤其是位处的时间,太过于紧迫的时候。

    不到一百年后,就是娲皇宫开启,群妖争夺进入资格之时。

    光是仙人实力,这并不保险,还需要有着一件法宝护身,这样双重把握,杨启峰才能够认为,一定会获得进入娲皇宫的资格。

    并且,这一次娲皇宫开启,

    在杨启峰看来,乃是一次机会。

    是他一次报复的机会,那贱婢进入不了,可是那贱婢的小崽子,一定会进入的。

    娲皇宫自从上古终结后,再也没有开启过。

    这样的机会,谁会放过,最近一些年,杨启峰明显的可以察觉到,群妖都隐匿了,少有出来作乱的。

    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关苦修,或者是寻找材料,炼制宝物。

    为娲皇宫开启做准备,那红孩儿参与争夺娲皇宫进入资格,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红孩儿必定的会获得一个名额,这不是他事先预定,走后门,讲人情。

    以牛魔王的家底,给红孩儿武装几件法宝,那是很轻松的事情。

    攻击性法宝,防御型法宝,他都能够给装备上。

    不过这么奢华的阵容,出现的几率很小,毕竟大炮再好,你让三岁小孩去摆弄,也是不太可能。

    法力有限,他使用不了多少。

    杨启峰想要报复,要是没有法宝,根本抗衡的底气都没有。

    至于那八卦仙炉,直接被杨启峰忽略掉了,只是辅助性的八卦仙炉,不适合战斗中使用。

    他杨启峰,这么辛辛苦苦的修炼,在大泽山中,明知道有危险,还不惧危险的迎难而上,而没有选择逃走。

    为的就是两个字。

    报复!

    这娲皇宫开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他虽然不可能杀死那贱婢,却是可以向其儿子报复,

    让那贱婢,知道什么叫做丧子之痛。

    知道什么是刻骨铭心的恨。

    双眼中,泛起丝丝的血丝。

    每一次想到和那贱婢见面的一幕,杨启峰的一颗心,都会绞痛。

    什么样的话语,最为伤人,不是嘲讽,不是蔑视。

    而是冷漠,是无视。

    那贱婢当初不带任何情绪色彩的一句话,让杨启峰的一颗心。至今都冰冷无比。

    你为凡,我为仙,

    蝼蚁岂能够撼动大象。

    “古国进入时间。十年一次,距离下一次开启,还有一年半的时间,”

    沉吟了一下,开口说话的东侯,打断了杨启峰对往事的回想。

    双眼中的血丝,纷纷的消退。杨启峰迅速的调整了当前自己的情绪。

    一年半的时间,这也较附和杨启峰心意。

    刘府之中产子,还有大半年快要一年。这有一年半,缓冲的余地留下了。

    他可以把刘府那里的事情,全部都解决了,从容的进入古国之中。

    嘴中咬下了一块糕点。杨启峰喝了一口水。开口讲道;“为师离开一段时间,前去准备,年后回来,”

    年后,也就是十个月后的时间。

    算计了一下时间,东侯直接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和东侯继续的闲聊几句,东侯离开了。这里成为了杨启峰的住处。

    寻找一处坐垫,杨启峰盘膝而坐。双眼缓缓的闭上。

    身躯一动不动,宛如雕像一般。

    内心中他已经开始考虑起来,未来这一段时日该干什么。

    这东侯府,明日就要离开的。

    他对于东侯没有什么好印象,诚然这一位东侯龙凤之姿、天日之表,要是换成其他环境,换个时间,

    杨启峰很喜欢和他打交道,也很喜欢,大唐是在他出谋划策之下建立起来的。

    但这里,他本能的抗拒。

    一切都太过于巧合了。

    这是那老官的算计,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你不知不觉,就以落入其算计之中。

    杨启峰猜不透,这其中有着那老官实力太强,也有着对方站的太高,看的是全局,而杨启峰只能够看一偶之地,还有可能是其他多种原因。

    但不管哪一点,他都要承认,这是那老官的算计。

    这让他本能的抗拒,暴增的气运,杨启峰也不想要。

    这一股气运,较为虚浮,如无根之萍,完全是对方垂青恩赐而来。

    如那小男孩,杨启峰垂青,改变了他的命运,但要是杨启峰收回那垂青,分割出去的气运回流,小男孩就会被打落尘埃,逼回原形。

    所以为了不丧失掉这一股气运,杨启峰不得不作出附和那老官的心意的事情。

    一步步的按照着对方的目的去走,去发展。

    这样那老官满意了,可杨启峰却是被套住了枷锁,用绳子捆绑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大,绳子会越来越紧,最后直至的被绳子所勒死。

    这一股气运,他宁可不要,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现在获得的好处,未来都是要偿还的。

    偿还不起,就要用命去偿。

    杨启峰一直以来,不敢称呼那一位名字,只用老官,老官来称呼。

    这不是杨启峰不想,而是不敢而已。

    实力强到了一定程度,冥冥之中会有牵引,任何念叨其名字的人,他都会感应到。

    所以杨启峰已经下定决心,在把刘府的事情还有大阿修罗魔针获得后,他直接的离开。

    既然反抗不了,那么就直接躲避,不和他继续玩下去了。

    要不是心有顾忌,杨启峰连这徒弟都不会收。

    突然的一股波动传出,杨启峰微闭的双眼,直接挣开了。

    这是在刘府传出的,他在刘府之外布置了一番。

    刘府有着任何风吹草动,都欺瞒不过他。

    刘府之事,事关重大,他布局多日,怎会容忍出现意外的因素。

    随手的拉扯过一把椅子,杨启峰对着木质的椅子,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嘴中轻声的说道;“变!”

    椅子迅速的变幻,眨眼之间再一次出现,却是另外一名额头略显,大耳白须的老道盘膝坐在地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