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十一章 孤愿意拜在仙长座下
    姜太公钓鱼!

    愿者上钩!

    杨启峰钓鱼,钓到了鲨鱼。

    鲨鱼,虽然也算是鱼类,

    可鲨鱼有一个特点,鲨鱼可不是吃素的,他是吃人的。

    杨启峰坐在平日前来之地,含笑的看着身前的一位华服男子。

    年纪三旬,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神采英拔。

    这是杨启峰一辈子所见到的人物当中,最具备魅力的一位男子。

    雍容闲雅,让人心折。

    遍数平遥镇之中,能够有如此风度的人物,也就只有一人了,东侯!

    杨启峰预想之中的大鱼至今还没上钩到来,却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四周围观之人,在东侯侍卫的驱逐下,已经全部的消散。

    身穿墨甲,手持武器,一层接着一层,把杨启峰团团包围。

    他们按照着四象排序,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四象大阵,随时可布下。

    严防着杨启峰有异样的动作。

    东侯坐在垫子之上,和杨启峰对坐。

    两人中央,摆放着花纹精美大师之手雕琢的木桌。

    木桌之上,摆放着洁白不含一丝杂质的酒盏,一名眉如墨画,蛾眉皓齿的侍女,弯腰而立,荑手纤纤端着晶莹剔透的酒壶,轻轻的往酒盏倾倒着。

    酒水光芒暗藏,光华流转,芳香四溢。

    “此乃孤前年参拜大王,所奖赏的仙酿,”

    “味芳醇,色清亮,”

    “仙长请?”

    双手端起酒盏,大袖翩翩,高抬而起,温和的说道。

    这一些天潢贵胄,太会享受了,杨启峰内心暗叹。

    以这一位东侯来讲,窥一角可观全貌。

    双手端起酒盏,杨启峰一口而干。

    酒水入口即末,一口芳醇从口中席卷。

    一股庞大的灵气,瞬间的莫入身躯,滋润着血脉,还有元神。

    “真乃仙酿,”杨启峰赞叹说道。

    这酒水,一口喝下去,杨启峰发觉自己的实力,都有着微微的进步,

    要知道他如今已经是元神中期,还能够感受到明显的进步,这酒水的效果可想而知。

    效果显著,自然的较为珍贵。

    杨启峰获得如此礼遇,自然的也要表现出相同的价值来。

    要知道面前这一条鲨鱼,他是会吃人的。

    “此次孤前来,是想要听仙长讲解一番何谓天地大劫?”

    东侯放下酒盏,侍女拿着洁白的丝巾,在东侯的嘴角,轻轻的擦拭着。

    杨启峰沉吟着,没有立即的回答。

    天地大劫四个字,太过于广泛一些,他需要组织一下言辞。

    “侯爷在问你话呢?”杨启峰沉默神态,却是让东侯身侧,一名昂藏七尺,彪形大汉大怒。

    本来他就看不上杨启峰,那一副气血衰竭,行将就木的模样,一只脚都已经迈入到了棺材之中,还有什么值得东侯礼遇的地方。

    愤愤不平的他,此刻看见杨启峰在东侯问话,并不回答,无礼的态度,彻底的把他激怒。

    脸庞红润,血肉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上前一步,身上气血沸腾。

    身上如同密布了一层血稠,如同实质。

    杨启峰双眼幽幽,整个人身合天地,不留一丝尘泥,目光波澜不起,整个人幽深内敛至宛若消失。

    生机涣散,气血不畅,垂垂老矣。

    不,这一刻血气长河流转,汹涌,澎湃,强劲,滔滔不绝。

    冥冥之中,一名额头宽大,大耳白须的老者,莹莹的笑看着自己。

    壮汉向前迈动的步伐,这一步无论如何,却是再也落不下去。

    脸色更为的潮红,硬挺了两秒。

    在杨启峰似笑非笑的神色下,直接的退后了一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剧烈的喘息之声,不断的从嘴中传出。

    怒色不散,当啷一生,拔出了手中的长刀,就要挥砍。

    “退下,”东侯仿佛像是才刚刚反应过来一样,对着壮汉呵斥说道。

    然后扭头对着杨启峰轻声的赔礼说道;“下属无礼,还请仙长勿怪,”

    “无事,”

    杨启峰轻松的讲道,这是对自己的试探,杨启峰岂能不知。

    刚才那仙酿,就是一次。

    这仙酿能够增进修为,可是常人岂能够喝下。、

    实力不足的人,喝下仙酿后,虽然不敢说是会致命,但也会喝醉。

    伶仃大醉,脸色潮红,晕倒在地。

    要是杨启峰出现如此情况,证明着杨启峰实力不足为虑,但这仙酿被杨启峰喝掉,脸不红,气不喘。

    这都证明着仙酿无效,所以不甘心的东侯,在自己下属无礼的时候没有阻止。

    这一点两人都心知肚明。

    “我辈修道之士,经三灾,历五衰,才与天地同寿,日月同更,”

    “人有灾劫,天地岂能没有。”

    “天下灾劫之气每日益多,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形成天地大劫,”

    “如最近几次的封神之战,秦乱大地,天地破碎,神仙逢难,这都是天地大劫,”杨启峰再一次的端起酒盏,一口喝干,嘴中缓缓的说道。

    “封神之战,秦乱大地,”东侯脸露苦涩,也端起酒盏喝掉,继续的开口讲道;“当初周王分封,天下诸侯国何止万国?”

    鹤发童颜,这一刻涣散的生机,勃勃而发,血气流转,如同火山。

    哪里是一位僵死之人,如同一位行走在人间的战神。

    神威如狱,煌煌而临。

    东侯内心凛然,一股渺小,不可高攀之意,在自己心田中浮现。

    怕是这一位真的是天上那一位长寿之神的化身。

    这让他再也坐不住了,身侧张口说道。

    “两次大劫之后,如今万国依旧,却已经是新颜换旧颜,当初万国,不知道幸存几国,”

    “我东国当年不过是周王分封小国,如今幸存,何其庆幸,”

    “今日再一次面临天地大劫,”

    “还请仙长赐教,渡过大劫之法?”说着东侯站起身来,直接的朝着杨启峰下拜。

    杨启峰看着一脸诚恳的东侯,笑而不语。

    “只要仙长愿赐下渡劫之法,孤不吝啬高官厚禄,”

    杨启峰依然无言,并不言语。

    “孤愿意拜在仙长座下聆听教诲,”

    东侯一咬牙,继续的开口讲道;“孤愿意献上法宝大阿修罗魔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