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九章 大阿修罗魔针
    夜色迷离,借助着迷离的夜色。

    李半仙飞快的从府邸当中,来到了河神庙。

    他怒气熊熊,胡须张开,怒不可止。

    浑然没有注意到,再其身后,他却是已经被跟踪了。

    大步的走入到河神庙之中,李半仙再也无法的忍耐住,压抑了一天的怒火,在这个时候完全的爆发了。

    他扯着嗓子,对着庙祝大声的喊道;“你给我出来?”

    河神庙中,没有任何的动静。

    寂静寥寥,没有任何的声息。

    暴怒的李半仙,直接的迈动着步伐,走入到了河神庙内部。

    他进入其中,一眼就看见,一处红色的垫子之上盘膝而坐的庙祝。

    庙祝身材修长,相貌俊秀,此刻一动不动,双眼微闭。

    对于到来的李半仙,浑然不觉。

    “你果然没有把它给送到水府,”进入到河神庙内部的李半仙。

    一眼的就看见了木桌之上的玉简,看到玉简的他,目眦欲裂。

    想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还有自己徒弟给自己描述的场景。

    他的一颗心,彻底的炸裂了。

    这是被怒气炸开的,如今他算是声名狼藉了。

    对于他们这一行的人来讲,一次失败,都可以说是极为要命的事情。

    更不要说是这一件事情,本来是他的强项,预测天气,

    向来是十拿九稳,无一不中,在这一件事情上面,他栽了一个跟头,他不能够容忍。

    尤其是这还是自己人坑了自己一把。

    想到昨日眼前这家伙,一口一个哥哥的,那一副低下的样子。

    如今全部窜连起来,勾画出了一个形象,那就是这家伙根本的就没有想到要帮助自己,他完全的就是想要把玉简在自己的手中骗回来,然后好让今天自己出一个大丑,名声扫地。

    甚至是在李半仙的脑海中,萌生出了一个另外的想法。

    那就是这家伙,妒忌自己了,妒忌自己在河神老爷的心目当中,地位不断的增高,怕收自己为徒,影响到他的地位,所以他再打击自己,那一位老道,很有可能也是被他寻找来的。

    恨,怨毒,出现在李半仙的双眸中。

    躲藏在暗中的杨启峰,注视着李半仙,望气术开启。

    黑气翻滚,不断的在李半仙的头顶上面涌动着,如同海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的朝着气芒冲去。

    气芒如堤坝,承受着黑气的冲击。

    不过如今这气芒,却是暗淡无光,堤坝的模样也是多处破损,被黑气冲破。

    彻底的被黑气冲垮,所有气芒都被黑气所吞噬,这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不过要是有外力干预的话,被其他人的气芒一冲,这本来就要垮台的气芒,会立即的彻底垮掉。

    杨启峰目光炯炯,看着庙祝,就等待着庙祝的反击。

    庙祝头顶之上,黑气不显,气芒不利,但相比较李半仙,也是十倍的差距。

    “你竟然如此的带我,你忘记了谁当初饿的只剩下一口气,帮助你弄到了一口吃的,救活了你。”

    “是我,是我救了你,”

    “要是没有我,哪里会有你的今天,你竟然恩将仇报,”

    “你这个白眼狼,挨千刀的家伙,”

    “如今你高兴了,我李半仙的名声,如今是一落千丈,被打落尘埃了,”

    “昨日信誓旦旦的雨水,今天分毫未下,不但如此,连一片黑云都没有来,”

    面对着李半仙的话语,庙祝一动不动。

    他盘膝而坐,双眼微闭,嘴唇轻轻的蠕动着。

    此刻正在默念经文,歌颂河神,对喋喋不休的李半仙,视而不见。

    庙祝越是爱搭不理,这一副态度,越是让李半仙恼怒。

    他认为这是庙祝看不起他,如同他每一次前来一样,都低声下气,好话说尽,求他办点手到擒来的事情,可每一次都被训斥一顿。

    一把的抓起木桌之上的玉简,他朝着庙祝扔来。

    啪!玉简砸中了庙祝的脑袋。

    这一砸力道不小,玉简直接的脆裂,光滑的表面浮现出裂痕来,

    而庙祝再也不能够无动于衷,他挣开了眼睛,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被砸的部位。

    滴滴的血液,蔓延到手指之上。

    血红色的鲜血,无比的妖艳。

    盛怒之中的李半仙,对于这鲜血的出现,不但没有丝毫的认识到事态的严重,反而认为事态太轻。

    抓起木桌的桌脚,一把的提起木桌,朝着庙祝砸来。

    见此,庙祝目光一冷。

    看向李半仙的目光当中,再也没有昨日的复杂,完全是冰冷,不夹杂着任何的情绪。

    庙祝虽然修道,可到底的走的是元神之道,对于肉身并不淬炼。

    还是肉体凡胎,要是被木桌砸中脑袋,

    脑浆四溅,必死无疑。

    死了,这李半仙真的死定了。

    象征着他气数的气芒一消,立即的会身死道消。

    远处的杨启峰,看见李半仙触怒庙祝,被庙祝的气芒一冲,残余的气芒顿时消散,知道大局已定。

    一道柔和的光芒,却是从庙祝的手中散发,拖住了木桌,不在前进分毫。

    “你要知道我离不开河神庙?”尽管恼怒至极,可庙祝还是念那一饭之恩。

    张口解释起来说道。

    庙祝不说还好,说出后却是让李半仙的怒火,如扔出的炸弹,直接的炸开了。

    在他的想法就是,不能离开,那么昨夜是怎么回事。

    盛怒当中的李半仙,一些不合理的地方,被他大脑直接的过滤掉了。

    浑然忘记了,要是这庙祝,要是想要坑他,何必多此一举,昨日直接不同意,釜底抽薪,不就一了百了了。

    暴怒后的李半仙,再也没有顾忌,张嘴就是一吐。

    一根食指长,发丝细的银针,

    迸射而出,无声无息,朝着庙祝眉心射去。

    “离开河神庙关乎河神老爷大计,我已经明确的告诉你,我无法办到?”

    “大计,什么大计,不就是想要谋夺大阿修罗魔针吗?”

    “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

    手中捏着银针的庙祝,再也无法克制内心中的怒火,自己屡屡的退让,对方一再的逼迫。

    这点他都可以忍,可是关键在于河神老爷的大计,他无法保持平静。

    手中银针一甩,嗖的一声,

    在李半仙的眉心,落下来一道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