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六章 挑拨离间
    夜色朦胧,迷离的夜色笼罩着着大地。

    听闻身后有人呼唤自己,李半仙扭转着身躯,朝着后面看去。

    来人身材修长,一袭青衫,面貌清秀,披头散发。

    “王兄弟还有什么事情?”李半仙压制内心的怨恨,不让自己在外表上露出,柔和的开口讲道。

    “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到刚才怠慢了哥哥,在这里向哥哥配一个不是,”

    “没关系,哥哥岂能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中,”李半仙一副豪爽的模样,不过眼底那一丝爽快,却是无法掩盖的。

    “给大统领传递消息这样的事情,劳烦哥哥前往,实在是不该,”见此男子直接的趁热打铁,快速的开口讲道。

    “还请哥哥把玉简还我,让小弟亲自走一趟,”

    “这,倒是不用王兄弟,我自己前去即可。”

    “不,不,不,”

    “刚才怠慢哥哥,这是小弟的错,必须的要让小弟前往,这跑腿的事情,哪里敢让哥哥去做,”男子姿态很低,无比的谦虚,继续的开口讲道;“当年的恩情,小弟一直铭记在心,绝不敢忘,还请哥哥给小弟一个赔礼的机会,”

    “好吧,”李半仙脸上笑意越发的浓郁,本来刚才的话语,就有一些口不应心,已经意动,只是有一些放不开,听见男子此话,下定了决心开口讲道;“这到不是非要让王兄弟跑一趟,而是前去水府,我这到有一些不太方便,还是王兄弟去合适。”

    “水府那里一切有小弟,一定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明天必定明日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有劳王兄弟了,我就回去静候佳音了,”李半仙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胡须,一脸自得,显然高兴异常。

    一直以来,都不太把自己放在眼中的家伙,如今姿态如此之低,这让他畅快无比。

    “哥哥保管放心,我这就先回去了,”男子和李半仙告别,然后匆匆的离开了。

    身影不断的穿梭,很快就已经消失不见。

    一处隐秘的角落之中,男子手持着玉简,静静的站立着。

    这一位赫然的乃是杨启峰,打量着手中的玉简,几根手指微微的用力,就要把玉简捏碎,最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却是放弃了这一种打算。

    脸上露出了冷笑之色,皮肤开始变的松弛,年龄开始不断的增长。

    二十多岁,变为了三十多岁,长须长出,翻出道袍,穿戴在身上。

    活动了一下手臂,尝试着叫唤道;“王家兄弟,”

    调试了一下自己的嗓音,他直接的走出角落,熟练的在街道上面穿行着。

    杨启峰来到河神庙前,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入其中。

    “李半仙你怎么又来了?”披头散发的庙祝,从里面走出,来到李半仙的身前,开口质问说道。

    “王兄弟这一次哥哥来这里,实在是逼不得已,前去水府仔细的思考一番,还是要王兄弟你去才最适合,”

    “不行,”庙祝断然的开口拒绝,口风丝毫的不留任何的余地,根本没有开口让他讨还的空隙。

    “王兄弟既然都已经答应,这最后一点小事,何必的拒绝,”

    “让我离开河神庙这是不可能的,”

    “河神庙的重要,你也不是不知道,如今何必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不过是去一次水府的事情,就这豆粒一样大小的事情,王兄弟都不愿意帮忙?”

    “不是不帮,实事不能,”庙祝一口回绝,斩钉截铁。

    “好,好,好,”

    “果然是忘恩负义的家伙,白眼狼,罔顾我当年对你的恩情,这点小事都不愿意办,”杨启峰伸出了手指,对着庙祝,破口大骂。

    见到庙祝不怒,内心一定。

    本来在看见李半仙和这庙祝的时候,他内心就有所猜测。

    李半仙的实力,在这庙祝前,连提鞋都不配,两者根本的就不是一个世界,一个层次的人。

    根本就是两个平行线,是不可能交互的。

    而如今不但相交,这一位庙祝对李半仙,还是忍让为主。

    那什么河神老爷大计,也就是这李半仙这家伙自以为可以逼迫庙祝,

    处于旁观者的杨启峰,把事情弄的很清楚。

    这一位庙祝能够同意,他不过是看在李半仙本人之上。

    能够让庙祝对李半仙如此的忍受,一定是恩情。

    当初的李半仙某件事情帮助到了庙祝,对他有着大恩,才能够让李半仙如此放肆,频频相逼。

    这点刚才他对李半仙试探了一句,已经证明。

    “就这点小事,今天你必须给我办了,”杨启峰把手中的玉简一甩,仍到了木桌之上,霸道的诉说道。

    “这不可能,”被杨启峰指着鼻子骂了一阵,庙祝在杨启峰耍横之后,再也忍耐不住。

    看向杨启峰的目光,充斥着不善,内心中的怒火,已经被跳动起来。

    当年不过是一饭之恩,自己这么多年,对他处处忍让,恩情哪怕是十倍还之,都已经超过。

    “白眼狼,忘恩负义,”

    “够了,这一件事情绝无可能,玉简拿走,这一件事情你自己去办,”庙祝虽然发怒,却是很克制。

    见到庙祝露出怒色,他内心一喜,

    就怕不怒,被骂几句,真的去送玉简。

    “玉简就在这里,今天我告诉你,必须的给我送,”

    “明天要是不能够准时降雨,让我名声扫地,坏了河神老爷大计,后果全部都要你承担,”

    “衮,给我滚出去,”河神老爷四个字,彻底的刺痛了庙祝。

    对他而言,眼前这一位只有一饭之恩,但是河神老爷却是再造之恩。

    这一位胡搅蛮缠,已经越过了他的底线,碰触到了河神老爷的大计。

    这是他绝对不能够容忍的,脸上冰寒一片,双眸泛着冷意,一挥手,一股神力澎湃。

    一股压力从四面八方传出,见此,他知道这是在赶人,

    知道事情成了,挣扎了一下,嘴中还再威胁说道;“不要坏了河神老爷大计,”

    说完,扭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