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五章 哥哥慢走
    吹须瞪眼,李半仙开始威逼说道。

    场面顿时僵持寂静开来。

    良久,庙祝的话语才在一次的响起说道;“你这是何苦?”

    “白日的事情我已经听闻,那老道和你无冤无仇,你何必咄咄逼人,”

    庙祝看着李半仙恼怒的神色,嘴中继续劝解说道。

    “那老道威胁不到你李半仙的名号,”

    “这一点你可说错了?”

    “我要是不在他立足未稳之时,直接的把他赶走?”

    “我这李半仙的名号,可就保不住了,”

    “此话怎讲?”庙祝讶然的说道,有一些不太相信,看向李半仙的目光中,也充斥着浓浓的疑惑。

    “要是论讲经说法,广收信徒,我是不如王兄弟,但要论招摇撞骗,这一点王兄弟是不如我,”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长处,短处,我还是明白的,”庙祝不断的点头,显然是赞同李半仙这一句话。

    “那老道的模样,王兄弟你是没有见到过,”

    “额头凸出,大耳白须.................此中相貌,王兄弟可有印象?”李半仙束手而立,缓缓的诉说道。

    “这?有一些熟悉,具体想不出来?”庙祝实话实说。

    “王兄弟看此处就明白了?”李半仙伸手一指,却是搅动着神力。

    缓缓的,一副画像,凭空的浮现身前。

    身形活灵活现,白日老道形象,跃跃而出。

    “王兄弟明白了?”

    “额头凸出,大耳白须,这是福、禄、寿三星之一的寿星,”

    “长寿之神,司职掌管天下寿命!”

    寿星,这是天庭大神。

    掌管天下万寿,这司职,何其强大。

    不论是神,妖,魔,佛,鬼,龙..............................

    天下万族,全部都有着寿命的限制。

    谁也不敢说是寿命无疆,真正能够于天地同寿,日月同更的人,必定是大罗金仙。

    经三灾,渡五衰,才可以仙福永享。

    但话语是这么说?可真实的情况,却不是如此。

    想要天地同寿,必须要天地加持,获得天地位业。

    所以理论上,哪怕是圣人,都不是寿命无疆。

    他们也有着寿命的限制,这足以看出司职万寿的神职,何其之重。

    万族共尊,寿星之相貌,已经深入万族之心。

    初入城镇,引发轰动,就是因为这一副形似寿星的相貌。

    这一点让李半仙暗恨,他要是有着如此相貌,哪里还是李半仙,已经是李仙人了。

    “王兄弟已经明白了,此贼天上一副好相貌,形似寿星,相貌奇异,引人注目,”

    “刚刚来到平遥镇,就招摇于世,围观者密密麻麻,不下几百,”

    “要是以我手段,打开名号,暗自传出仙人临凡,在以此贼的模样,那一些愚民,十之八.九会相信,”

    “今日几百,明日上千,不要月余,我这李半仙就要被扫尽尘埃之中。”

    “那老道没有这样手段?”

    “王兄弟你是今日没有见到那老道,眼皮下垂,盘膝而坐,伪装的那是一个道貌岸然,手段不凡,以仙人对半仙,不要几日,我就会排挤的在平遥镇无立锥之地,”

    “失去这李半仙的称号,我倒是不要紧,关键这是会影响到河神老爷的大计,”

    “你和那老道尽管不立赌约,可已成赌局,败者定然在平遥镇一落千丈,无立足之地,”

    “为了河神老爷大计,你倒是不能输,”

    “不过明天降雨,我倒是能够办得到,可按照你的时辰和降雨点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我早有准备,只要王兄弟传个信就可以办得到,”李半仙见到庙祝不在强硬,语气立即的亲切起来。

    和庙祝关系闹僵,这也是他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说出你的打算?要是能办的话,我不会推辞,一切都以河神老爷大计为重?”

    “河神老爷闭关了,但是大统领和我交好,只要你我意见统一,派人传信,大统领会照办的,”

    “好,就按照你的方法来办,”

    “我立即的修书一封,你交付给大统领,”庙祝也是一位雷厉风行的人,他既然答应下来,动作倒是很快,一点也没有拖拖拉拉,直接的走到了一处木桌前。

    拿起木桌上面摆放的玉简。

    玉简乃是白玉炼制而出,巴掌大小,摸在手中,冰凉入骨。

    神识相连,却是开始刻画。

    把意思交代之后,玉简萌生出了一股白气,

    庙祝把手中的玉简,扔给李半仙,开口送客说道;“离开吧,”

    “平遥镇最近一段时间不平安,东侯戒严令刚刚取消,监视河神庙的修士也才离开,这里不可久留,”

    听见此话,李半仙也不废话,他直接的把手中的玉简,收了起来,然后扭身直接朝着河神庙外面走去。

    庙祝目光炯炯,注视着李半仙离开,不发一言。

    李半仙走出河神庙大门,脸上浮现出喜悦。

    如今事情已经成了,这一位王兄弟,乃是河神老爷的徒弟,地位崇高,备受敬重。

    只要有了他发话,在河神老爷闭关,不在的时候,满足自己的这点要求,那不过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内心中也有着妒忌,这一位王兄弟,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竟然能够被河神老爷收为弟子,为什么不是自己。

    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给他那一顿饭,让他活下来,这样河神老爷收徒的就是自己了。

    想到这里,李半仙暗自的懊恼。

    自己当初真是狗拿耗子多此一举,虽然这王兄弟对自己态度不错,一饭之恩,还较为感激,但是相比较成为河神老爷弟子获得的尊容。

    这不错的态度,又算的上什么。

    想想自己,办这点小事,还如此费劲,要是自己乃是河神老爷的弟子,这不过是自己一句话的问题,

    哪里用自己寻找他,被他推三阻四,还要低三下四的求他。

    随着此念,对那庙祝,越发的愤恨起来。

    浑然忘记了他的资质问题,就算没有庙祝,河神老爷也不会收他。

    “哥哥慢走,小弟有事找哥哥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