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二章 斗法,算天气!
    更新晚了一点,还是求一下收藏。

    细雨无声地飘洒着,雨丝扑在手上,凉丝丝的,十分惬意。

    天地一片朦胧,宛如一道帘幕,遮掩住了人们的视线。

    平遥镇中,街道行人寥寥。

    杨启峰手持着油伞,静静的走在这青石铺砌的道路上。

    雨中漫步,自有诗意。

    刘府中心,一棵挺拔的龙华木高高的耸立。

    枝叶如同伞状撑开,一座黑漆漆的阁楼,依树而建,上不封顶,和龙华木完美的组合在了一起。

    阁楼并不恢宏,却是自有令一番意境。

    蒙蒙细雨,如雾气缠绕着龙华木。

    紫杉,油伞,宛如画卷。

    站在刘府之外角落,他矗立良久,这才缓缓的退去。

    步伐迈动,杨启峰一步步的走到了城门处,双眸平静,脸上温和,走出了平遥镇。

    离开后他的目光冷了下来,被监视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在平遥镇中有一些出格了。

    大摇大摆的开始走遍平遥镇,在这个戒严之时,不管怎么看,都显现的可疑。

    暂且离开,三个月后再来。

    眼前估算了一下,刘府之中产子的时间。

    不论怎么计算,就算是早产,没有六个月的时间也不可能。

    离开平遥镇他脚步迈动,脚下诞生一股云气。

    白云缭绕,一朵祥云托起,驾云而行。

    山水不断在身下划过,半日之后他已经在几千里之外了。

    俊秀的脸庞,快速的变化着。

    发丝退却,额头凸显,黑丝变白发。

    挺拔的身躯开始变的弯曲,眨眼之间一位额头凸出,大耳白须的老者现身于此。

    杨启峰伸手一指,面前空气如水波,不断的荡漾。

    杨启峰的形象跃于其上,他仔细的观看了一下,调整了一下相貌。

    看着身上的紫色长衫,皱了一下眉头,开始从自己的空间装备中,挑选了一件道袍。

    仔细打量了一下装束,他还是不满意。

    “还请妖神相助,”

    “好,”

    蓝色光芒一闪,旺盛的气血,锐利的气息极具的开始衰败。

    生机,气血不断的跌落。

    生机涣散,气血不畅,垂垂而朽,老态尽显。

    杨启峰这才满意,草鞋,麻衣道袍。

    还是修炼不到家,要是天罡三十六变,第一重天修炼成功,何必要乾蓝妖神相助。

    活动一下自己的身躯,杨启峰不断的调整着自身状态。

    这才调转了方向,一步一步的朝着平遥镇走去。

    几千里的路程,他没有驾云,也没有疾驰,而是不慌不忙,一步步的向前行走。

    时间缓缓,转瞬即逝。

    眨眼之间,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阳光明媚,碧空如洗,微风吹拂,

    银白的发丝随风摇摆,手持幌子,锦线缝制,上绣;算天,算地,算人。

    反面却是;一日三卦,分文不取。

    道袍瑟瑟,走在平遥镇街道之中,

    目光炯炯,一位位行人,目光下意识的都看向这一位有一些眼熟的老道。

    平遥镇乃是一座古镇,天下风云变幻,城墙上大旗也不断的易帜,但平遥镇却是受损不多。

    全镇上下有户三万,人口十几万。

    虽然是镇,其实已经是城,乃是东侯封地。

    这一切杨启峰都已经打探清楚,阔别三月再来平遥镇,

    平遥镇变化不大,他径直的来到了,平遥镇最为繁华的街道边。

    把手中幌子立起,拿出坐垫,盘膝而坐,眼皮下垂,开始闭目养神,装起一副高人模样。

    生意,要比杨启峰预想当中的还要快。

    就在他双眼刚刚闭上,也就一刻钟的时间。

    经过了一开始的迟疑,很快就有人上前。

    神话世界当中,算卦,测字,这是家常便饭,高人游历,经常出现。

    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场景,唯一怪然的只是杨启峰的相貌,有一些特殊。

    来人一脸横肉,膀大腰圆,腰上系着围裙,暗红色的血渍林立,来到杨启峰身前,直接的下拜,诚恳的说道;“俺想要解梦?”

    “说?”杨启峰下垂的眼皮没有挣开,嘴唇蠕动,尽显高人风范。

    “俺这两夜,夜夜梦到血光,这是什么凶兆?”他内心忐忑,不安的开口讲道。

    “这是吉兆,明日便知,”

    “这是什么意思?”大汉一头雾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解的开口讲道。

    “下一位?”杨启峰内心他也不解,如何的能够给大汉解答。

    这一句话,不过是他重复乾蓝妖神的话语。

    对于算卦,杨启峰并不精通此道。

    “俺?”

    “行了,行了,不是说了吗?明日便知,赶紧的让开,”

    大汉还要再说,却是被身后一人拉扯了一下。

    这让大汉一怒,不过看清楚了来人是一位道童后,怒气消散,直接的侧身,让开了。

    “道友这写的口气有一些大了,”

    “算天,算地,算人,我想知道有什么不是道友能够算计的,”

    一声温怒的声音响起,一位留着长须,中等年纪的男子,他一系道袍站在杨启峰身前说道。

    杨启峰缓缓挣开眼睛,看着前方的道人。

    内心欣喜,自己这异貌果然吸引眼球,广告效应良好。

    生意很快上门来了不说,这还把一条大鱼给炸了出来。

    平遥镇的情况,前一段时间杨启峰已经摸得清清楚楚。

    这算卦测字的道人,在平遥镇也有。

    他就是眼前这一位李半仙,外号铁口直断。

    杨启峰也观察过他,还是有一些本事的,算卦也算精准,在平遥镇名气不小。

    本以为这一位坐不住,亲自的前来,还是需要几日光景的,怎么也要自己招牌立起来。

    但没有预料到,他来的如此早。

    不过早点来更好,这垫脚石早一日的到来,踩踏上去,也节省了自己的功夫。

    “道友本领不佳,何必以己度人?”杨启峰自然不客气,对方既然来砸场子,自然不能够给一个笑脸,让对方去打。

    “本领不佳,很好,那么你就给贫道算算明天平遥镇天气如何?”

    “是晴,是阴,还是雨?”

    “要是雨,几时下雨?雨有几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