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857章 复活乾蓝妖神
    妖殿!

    洞府!

    云气升腾,白玉为壁,一盏紫色的宝灯悬浮而立,灯火如豆,缓缓飘动。

    杨启峰一根手指轻轻的放在灯火之上,紫色的火焰不断的吞吐,他目光炯炯的凝视着白泽,等待着他的解释。

    “那是几千年前,娲皇宫试炼开启,老臣应乾蓝妖神请求寻找玄天火凤使用招妖幡把陛下魂魄取走,”

    “其时陛下仙道未成,尚未崛起,隐匿于天下万妖中并不耀眼,老臣对陛下魂魄并不在意,取来后交付给乾蓝妖神,”说道此处白泽不由的幽幽一叹,他要是晓得杨启峰能够获得如今的成就,他不论说什么也不会把魂魄轻易的交付给乾蓝妖神,有着这一丝魂魄在手他如今获得的筹码极大,当初他不在意,玄天火凤也是不在意,现在二人心中都有悔意,未来想要在招妖幡中索取魂魄不是轻易之事了,有了一次玄天火凤不会再干第二次。

    “这么说前辈不晓得魂魄在何处?”杨启峰的语气阴沉,他心情极为不佳,绕来绕去却是都已经绕到了原点,此事又和乾蓝妖神有牵连,白泽的话他并未怀疑,魂魄要是在白泽手中,白泽会承认,魂魄这东西在妖后手中自然是不会放手,因妖后要钳制他,怕他未来他势大难治,只要丝丝的抓住这一丝魂魄,杨启峰他就不能够突破成为至强者,换成白泽不同,他直接可以和杨启峰交易,白泽和杨启峰并无直接的冲突。

    “不知,”白泽他轻轻的摇头,手中的羽扇煽动之际,青色的虚幻光芒闪烁,一枚玉石出现悬浮于半空,玉石青色和白色相互缠绕,犹如一条巨蟒身躯盘绕在玉石上面,玉石缓缓漂浮到杨启峰面前,白泽神色多少的带有伤感道;“这一枚玉石是乾蓝妖神的遗物,当初他遗言未来时机成熟交付给你,”

    “现在时机成熟了,”杨启峰略带讽刺的一句,他伸手直接的抓过玉石,对于乾蓝妖神他如今已经无太多想法,乾蓝妖神昔日对他有传道之恩,他能够崛起乾蓝妖神功不可没,没有乾蓝妖神的悉心指导,杨启峰岂能在万千妖族之中脱颖而出,更是修的妙法,可再打的恩遇也不比上生死。

    说一句不客气的话,那恩遇并不是平白无故而来,是他在八卦仙炉中庇护了乾蓝妖神让他免于一死,这是公平交易,换成神话世界的土著,他们可能会对乾蓝妖神抱有想法,可他不同,穿越前的世界和次方世界相比,自是民智大开,可后果就是情意淡泊,十次百次恩遇,也及不上一次算计。

    玉石的使用方式极为简单,他神识渗入其中,直接勾连其中一道乾蓝妖神留下的神识。

    一道淡淡的影子直接从玉石之上浮现出来,正是乾蓝妖神的影子,他目光平和,可杨启峰能够看出那是呆泄,这一道留下的神识并无任何神志,这完全就是一道早就记录好的,并且这玉石和杨启峰相互匹配,这一道神识除了杨启峰他外,再无任何人能够激活,外人强自激活的后果就是玉石粉碎。

    “当我出现的时候,皇肯定复活失败,”乾蓝妖神语气平淡,却是带着肯定,他语气再次短暂停顿一下继续道;“杨启峰你能够激活玉石,预示着你已经知道自己欠缺魂魄,想必你至少拥有妖神实力,已经具备复活我的资格,”

    “想要魂魄,去复活我吧,”

    “这是一场交易,”

    影像说完就消失不见,话语简短干脆,并无其他任何话语,显然乾蓝妖神也知道他坑害了杨启峰,他和杨启峰之间的情分已经斩断,双方之间并无太多可说的话语,他直接公事公办。

    玉石激发影像,当影像消失后,玉石上面的青白纠缠犹如巨蟒的颜色发生了改变,如鸟,青色,赤脚,两翼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这正是毕方之像,也是乾蓝妖神的本体。

    这一位位的上古妖神,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杨启峰抓住玉石,这是乾蓝妖神复活的后手,想要复活乾蓝妖神这玉石至关重要,当初把杨启峰当做妖皇复活的躯壳,乾蓝妖神已死明智,这其中有着水分,千古艰难惟一死,乾蓝妖神自我牺牲践行大义,他和乾蓝妖神接触这么久可不认为他具备这样的高尚品格。

    准圣欺他,妖神迫他,就算这样乾蓝妖神也具备杂碎棋盘的底气,为了不让乾蓝妖神掀了棋盘,自然是要给乾蓝妖神补偿,所以光是凭乾蓝妖神自己布置不了复活的后手,可要是获得妖族底蕴和至强者出手帮助这就不是难事了,比较复活后手布置下来,能否成功复活这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自鸿蒙分判再到上古到今朝,不知道多少惊才艳艳之人留下了复活的后手,可真正能够复活的又有几人。

    “乾蓝他把复活的事情托付给陛下了,”白泽凝视这一幕,语气惊讶的道;“看来当初乾蓝就不看好复活皇,认为陛下能够有大成就,今日证实了乾蓝是正确的,”

    “哼!”杨启峰冷哼了一声,他这魂魄倒是如何获得补全是有了明确方向,可难度不小。

    “前辈废除妖后的事情不难,可羲和想要空口白牙就想要斩断和妖族最后的联系渡过劫难,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妖族辉煌时占据妖后享受妖族大运,妖族衰败假死脱身斩断和妖族联系,”杨启峰心情不佳,无有和白泽继续绕下去的心思,直接快刀斩乱麻。

    “陛下已经知道,”白泽晃动羽扇的手臂微微一顿,他缓缓站起身来,再一次开口讲道;“陛下有何要求尽可以提?”

    这是把此事当做交易来看,也符合杨启峰的目的,他卡住羲和为的正是此点。

    “拿东皇钟投影!”杨启峰道。

    “此事还请陛下稍等,老臣去广寒宫一趟,”白泽点头,随即离开,前往广寒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