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809章 突破 中
    长安!

    罗网纵横,法网交织,封锁天地。

    洛书河图立于半空,处于罗网中央,勾连天地,封禁长安。

    顶天立地的龙柱之上,一条真龙尾巴缠绕龙柱,狰狞的龙头正不断吼叫,张牙舞爪的要撕裂身上交织的法网,三足两耳的大鼎,横压在龙头之上,不论真龙如何扭动都无法摆脱,不甘的吼叫响彻四方。

    一道模糊身影,站在真龙一旁,他身躯伟岸,气息接天连地,站在那里犹如一尊远古神邸。

    “龙气刚烈,一往无前,以神农鼎和洛书河图绝对力量镇压不可持久,”

    “不然龙气自爆之下,人皇大损元气,而人道的反噬之力足以让一位圣王陨落,”乌黑长发披肩,他脸如刀削棱角分明,枯瘦衰老的身躯已经变的强健有力,双眸明亮犹如星辰,他正是形象大变的姬昌。

    自从轩辕身死,报了杀子之仇后,姬昌了断因果,自是神通法力大进,尤其是轩辕身死,伴随着轩辕一脉在火云洞中失势,本已经被轩辕打落地位的姬昌重新上位,可谓是好事一件接着一件,精气神全然大变。

    “那就让人皇早日突破,”禹王的声音响起,他走到了姬昌身旁,凝视前方挣扎被镇压起来的真龙。

    “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有着一种不妥,”姬昌幽幽一叹,他环顾四周,河图洛书和神农鼎昭显于外,半空中人道之力弥漫,组成一片五彩祥云,外人并不清楚,可他能够看的清楚在五彩仙云的人道之力遮掩下,有着一件至宝正内敛全部气息,正静静的等待着,要是没有变故意外,他会一直静静的离开,正如同他悄然前来一般。

    可要是有着变故,他将会是镇压变故意外的一股强大力量,类似的存在并不止这一件至宝,此次火云洞天地二皇为首,其次四位圣皇和圣王全部都联合起来,人族真正的底蕴和实力都已经在此地。

    “此地为大唐都城,在世人皇所居之地,天下间人道之力最为浓郁地方,”

    “吾等实力在此有人道之力加持,有着大幅度的提升,以人族昌盛,无人敢于来此地闹事,如今就算是那妖族不甘,他们也要忍者,他们没有实力突破长安城释放人皇的能力,”禹王混不在意,此地聚集了人族最强力量,外有人道之力加持,不要说是妖族了,就算是把巫族加上,他们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人道之力岂是等闲,要是他们前来了,正值大兴于世的人道之力绝对的会重新教他们怎么重新做人。

    “释放人皇并无可能,”姬昌他也认为长安城如今固若金汤,没有什么能力可以打破长安,可心中这一股不安虽然不弄,却也无法让他安心,修为到了他这境界,心中任何情绪都不能够忽视,这一股不安绝对有着来源。

    外力打破长安不可能,那么不安的来源唯有妖族太子。

    禹王他观察敏锐,他岂看不出姬昌情绪变化,低声的对姬昌讲道;“俺看你心神不宁,是在担心妖族太子那里得到突破,借此让此次逼宫无功而返?”

    他不等姬昌发言,也不给姬昌机会,自己本人继续讲道;“妖族太子肉身已达大罗金仙,元神再到大罗金仙将会证得大罗道果,风云动,乾坤裂,异象是无法遮掩,”

    “大千世界十年时间很短,根本不足以让妖族太子他元神之力从金仙突破到准圣,他唯一的出路就是肉身之道,”禹王他洞悉一切,妖族太子的情况他并不陌生,根据对方情况他已经判断出了妖族太子唯一的出路。

    “想要肉身突破成为准圣,这条道路更为艰难,自远古至今能够做到此点的,无不都是天赋异禀如十二祖巫生来神圣肉身强横,十年内突破绝无可能,要俺是妖殿执掌者,会使用时间属性宝物更改时间流速,从而延长时间获得突破,不过哪怕于此突破也是绝无可能,准圣不是拖时间就能达到,”

    “要是如此轻易,天下间准圣也不会就只有这么多!”禹王断然讲道,他语气干脆利落。

    乌黑的长发轻轻抖动,姬昌点头赞同了禹王的话。

    禹王看着姬昌,目光极为平静,语气缓缓讲道;“昌你精通八卦,把晦涩难懂的先天八卦演化为后天八卦功德天下,”

    “推算天下,天下间能够匹敌者寥寥无几,能够让你心神不宁,这决然不会是巧合,定有事情发生,此事需要找天皇商讨,”姬昌不是常人,禹王岂能把他心神不宁不当做一回事,他刚刚上述不过是分析情况,最后全然没有判断出不对之处来,二人较为雷厉风行,径直的前去寻找羲。

    羲身容天地,漫天星光组成了一道模糊身躯,冕冠垂下道道星光护持四周,他正站在长安中央主持中枢。

    “此事不对,”羲他刚刚听见姬昌把情况讲述一遍,立即认知到不对。

    要论推算之道,他超出姬昌一筹来,双方处于同一个层次,论起先天八卦的参悟,姬昌能够演化后天八卦化繁为简参悟的也是不低,可羲手中有河图洛书这样的至宝,有河图洛书相助双方差距就不紧紧只是一筹了。

    “论起推算之道,吾有河图洛书在手,昌远不如吾,可对此事吾无任何洞察征兆,这是有人故意蒙蔽了吾,并且以吾的本事,能够做到这点的人唯有对吾熟悉的人才可,”羲双眸越发的锐利,他认知不对后,一滴精血逼出,落入河图洛书中,一股强横的力量加持己身,他立马察觉以往被他忽视的不对之处。

    “不要继续吝啬了,不惜代价让人皇突破,先圣王宣誓臣服,其次圣皇”认识到不好羲他果断采取措施。

    禹王眉头一皱,最后却是松开,虽然不愿,可到底走到了这一步,宣誓效忠代表臣服,要不是迫不得已,作为圣王之尊,他如何愿意给自己戴上一道枷锁。

    “不用了,你们已经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