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一章 蜕变
    浅蓝色的天幕,像一幅洁净的丝绒,镶着黄色的金边,润红的娇阳为晴天添加了一抹色彩.

    微风轻轻的吹,暖暖的阳光覆盖着大地,

    晴朗湛蓝的高空万里无云,像碧玉一样澄澈,

    一道长虹划过天空,宛如流星,快速的流动着。

    一座直插天宇的山峰,横在前方,山峰四面悬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巍然独秀,有若云台,下接沟幢峡危道,峰头是由几组巨石拼接,浑然天成,巧夺天工,峰南侧是万丈绝壁,直立如削,下临一断层深壑。

    白云环绕,鸟声寥寥,如一座神山。

    不过阵阵冲天的妖气,破坏了神山的完美形象,代表着这里不是仙家道场而是妖魔横行之地。

    长虹一个闪烁,就以没入大山之中。

    古木苍松,岩石陡峭,一只伤痕累累的火鸦,趴在了平缓的岩石之上。

    一双眼睛透漏着森森的恨意,杨启峰澎湃起伏,久久难以平息,胸臆中杀机仍在暴走,双目赤红,种种怨念,纷至沓来。

    “赤,裸裸的侮辱,却没有力量报复,真是枉自为妖!不行!我杨启峰不甘心!力量!我一定要拥有力量!”

    杨启峰几乎想要发出咆哮,宣泄心中的愤懑,但下一刻,他硬生生的制止住了,尖长的嘴巴抖动沉声的开口诉说道;“妖神?到底怎么回事?我不认为一开始你没有能力引爆八卦仙炉?”

    “怎么?对我怨恨起来,怨恨我没有帮助你,让你体内六丁神火被分割,根基损毁一半,”乾蓝妖神的语气轻佻,张口反问说道。

    “不,我的恨只对那贱婢,”杨启峰嘴中很恨的说道了一句,然后继续开口讲道;“我好奇的是妖神你的想法?”

    “言不由衷,”乾蓝妖神冷哼了一句,然后才继续开口讲道;“这就是我为你上的一堂大课,求人,不如求己。”

    “小子,记住无论到了任何时候,唯一能够依靠的只能够是你自己,其他人统统的都是狗屁,”圆环之上,乾蓝妖神的幻化出的双眼,有一些迷离,这一句话起了他的回忆,他想到了那一战,要不是那家伙的背叛,皇岂能够败。

    皇要是不败,自己如何能够沦落到这种地步,皇就是对他太信任了。

    杨启峰没有吱声,这一次的遭遇,已经让杨启峰把事情看的透透彻彻,遇到危险之时,能够依靠的就只能够是自己,其他人靠不住,这一位乾蓝妖神也靠不住。

    良久,乾蓝妖神这才回过神来,语气不快不慢的说道;“这一次的危机,产生杀身之祸,你自己总结一下,为什么会如此?”

    乾蓝妖神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杨启峰并不失望,现在的乾蓝妖神明显的是给自己上课,杨启峰岂能不抓住机会。

    神话世界中,充斥着很多美好的故事让人向往,但刚刚出世,从八卦仙炉中获得自由的杨启峰,就发现了神话世界中的另外一面,那就是残酷。

    当今之世,道法显圣,妖魔鬼怪,龙蛇混杂,三教九流,无一不有。

    森森的杀机,不知道暗藏在何处,稍有不注意,就会迸发的杀机所侵末。

    把自己这一次所有的过往都考虑了一番,很快杨启峰就想明白了,额头上面的绒毛,沾染着滴滴的汗水湿润起来,紧张了,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样的致命错误,杨启峰的不是愚笨之人,已经把这一切都理顺了。

    杨启峰的模样,没有隐瞒过乾蓝妖神,看着杨启峰狼狈的样子,乾蓝妖神语气一如既往,不快不慢的说道;“明白了,”

    “我明白了,”杨启峰的声音有一些沙哑。

    “明白什么?说一遍?”乾蓝妖神说道。

    “这一次是我贪婪了,八卦仙炉这么好的东西,岂是我能够一个连仙道都未成的小妖染指的,”颇为自嘲的话语从杨启峰的口中说出。

    “不错,八卦仙炉尽管只是先天八卦炉的三大副炉之一,可到底是那老官的东西,品级怎么会差了,内蕴九道神禁,贵为灵宝之巅,再进一步不是反后天为先天成就先天灵宝,就是成就后天至宝,”

    “先天灵宝,后天至宝这两者每一种持有者都为大神通者,具为大罗仙,”

    “八卦仙炉经过爆炸,还是有一道神禁,维持着灵宝品级之列,在上古年代中平常仙人使用的才只是法宝,能够使用灵宝者,都是有底蕴,有跟脚的大派或者是大仙门人,”

    “当今之世,灵气没落,先天灵气化为后天灵气,详情我不知晓,但也能够猜的出来,宝物会更为难得,小子你想要获得八卦仙炉,纯属痴人做梦,”乾蓝妖神的话语,没有一点客气,最后化为了呵斥。

    杨启峰没有吱声,乾蓝妖神诉说的很对,这一次是自己鬼迷心窍了,要不是贪婪作祟,迷住了双眼,自己本来根本不会有此一劫,直接的化虹离开,以化虹之术的速度,哪怕是第一重都足以让自己傲世仙道以下了,小心一些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就能够离开。

    “我当时没有提醒你其中的危险,就是要让你经历一次教训,”乾蓝妖神继续说道。

    杨启峰点了点头,知道乾蓝妖神所表达的意思,经验诉说的再多,没有亲身经历过,你也不会当作一回事,态度敷衍,只有亲身经历,才能够刻骨铭心,永不难忘。

    这一次的经历,杨启峰相信,自己到死都不会忘记。

    此次危险,虽然是因为自己贪婪作祟而生出的,可那一位贱婢,对自己的斩道之仇,这就是两码事了,

    比如自己的孩子,不管怎么打都可以,但只要外人打一下,这就不行,这就属于另外一码事了。

    “要想活的长久,逍遥天地,长生久视,必须要做到,控制住贪婪,不要让他蒙蔽你的双眼,然后就是量力而为,不要干出超出自己界限太多的事情,比如这一次,要不是机缘巧合,咱俩都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