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 > 第二十四章 要还的(1|5)
    “侵日月之精华,享天地之造化。”

    “无愧于天生地养,纪元之子的身份,”乾蓝妖神感叹的语气,在杨启峰的脑海中响起。

    声音中充斥着叹息,如同那绕梁三日的长音,经久不衰。

    “如此造化,也不知道是福是祸?”末了,乾蓝妖神来了一句,意向不明的话语。

    “这一句话怎么讲?”杨启峰正处于嫉妒猴子的状态中,突然的听见乾蓝妖神的话,泛起疑惑,连忙追问说道。

    “纪元之子的身份?我已经给与你过介绍,你自己总结一下,什么是纪元之子?”乾蓝妖神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带着考校的语气问道。

    杨启峰没有极力的回答,而是沉吟了一下,回想了一下脑海中的各种见闻,然后才沉声的说道;“纪元又称呼为小会元,一元之数为十二万九千六百年,而小元会这个称呼,并不是是泛称,而是有着详细的记载,被称为为纪元,”

    “一元会为十二会,每会为一万八百年,一纪之数,合为九千六百年,”

    “相比较会元,纪元当然差上一些,但九千六百年和一会元,相差并不是太大。”杨启峰回答说道。

    解释完了纪元,到了下面纪元之子的地方,杨启峰停顿了一下,纪元之子什么意思?一点也不难猜,根据着字面上的意思,就可以解释出来。

    子,谓众子孙也!

    而纪元,乃是时间的称呼,通俗的意思来讲,就是在这一纪元九千六百年内,石猴就是上天的儿子,要比亲儿子还亲,做起事情来无往而不利。

    总结一番后,杨启峰沉声的回答说道;“老天的儿子,”

    一切的一切诉说,归根结底就这几个字。

    “说的很好,就是老天的儿子,”乾蓝妖神附和的说了一句,不过下一句话,语气一转,开口说道;“你看那猴子位业加身,这浓浓的天眷,简直好的让人害怕,”

    “金仙位业,天地交感,直接生成,落在了身上,这样的好事情,上古也不见得有,”

    “现在这猴子就有金仙位业?”杨启峰见识不如乾蓝妖神,实力也相差太大,看不出猴子有什么不同,一眼望去,顿生高深莫测之感。

    不过已经确定了如今是处于西游记世界,对于猴子的天地位业,在杨启峰看来,也就是斗战胜佛了,可现在西游还没有开始,斗战胜佛之位,也算的上是遥遥无期,怎么会有位业加身。

    “闭上双眼,我助你一臂之力,”乾蓝妖神的语气越来越放松,在和杨启峰的闲聊中,也称呼我了。

    杨启峰闻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自然不知道乾蓝妖神干了什么,只当乾蓝妖神再一次开口说睁眼后,杨启峰迅速的张开了双眸。

    一道浅蓝色的柔和光幕,在双眸中一闪而过,杨启峰看着上方在火焰中挣扎的猴子。

    一开始以杨启峰那凡俗的目光,看到的是猴子狼狈不堪,在火中苦苦挣扎,可如今一眼看去,猴子哪里有之前看见的那么凄惨,骨骼和经脉,不断的被一股力量冲刷着,火焰之中炼金身,再想那一些丹药的作用,很明显猴子正在练就金刚不坏之身。

    “看上面!望气术坚持不了多久,”乾蓝妖神开口提醒说道。

    杨启峰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目光离开了猴子身上,观察着猴子头顶。

    猴子的头顶,无比的精彩,五彩之光,道道流转着,组合在一起,凑成了霞光。

    霞光之下,无数来回滚动的云气,不停的翻滚着,如同海浪,一浪接着一浪,霞光映照,成就五彩祥云。

    “色凝五彩,气运成海,”

    “七彩为大罗,金仙本应五色,可那气运成海征兆代表着老天的眷顾了,”

    “太顺了,我活了无数年,从上古到如今,纪元之子见到过不少,但从来没有他这么顺的,”乾蓝妖神的话,在杨启峰脑海中讲解起来。

    内心骇然,这都凝聚出海洋来了,这老天要有多钟爱他,就连号称是福德之仙的气运,也不过如此了,不会比这强出多少。

    双眸隐隐有刺痛传出,连忙的闭上了眼睛,杨启峰知道,这是观他人之气的反噬。

    猴子的位业,用望气术观看一次,杨启峰就知道是哪一个金仙位业了,齐天大圣!

    就是这个,绝对不会有错。

    要是猴子如此,那么其他那六位呢?

    他们六个家伙,和猴子凑在一起,来了一个七大圣的美称。

    本应该是意气相投,但此刻杨启峰不这么看了,齐天大圣乃是金仙位业,其他的什么大圣,多半也是如此。

    和猴子交好,不是和猴子对了脾气,而是看上了猴子的纪元之子的身份。

    君不见,达到了算计后,转眼之间,这一些家伙就翻脸不认人了,还好兄弟呢?好到了自己儿子,都不认识这好兄弟的地步。

    不过这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杨启峰关心的,他们利用猴子,成功的获得金仙位业,晋升金仙,这只能够说他们有本事,还有一些跟脚,猴子如今的地位,岂是一般人可以动的。

    不要说算计了,就是表达出敌意,只要对猴子有威胁,就会有人把你解决掉,如春天之风无声无息。

    “纪元之子,上天的儿子,天地钟爱,真的名不虚传,”杨启峰的声音,带着苦涩。

    “天地钟爱,真是瞎扯,这个世界不管如何变,有一点永久的不会变,那就是从来没有天地钟爱这么一说,”乾蓝妖神的语气高昂起来,在杨启峰的脑海中,震的是轰轰隆隆。

    “遥想上古,皇出世之时怀抱至宝,比之这猴子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那时候皇坚信自己乃是天地所钟,可最后结果如何,皇死了,”乾蓝妖神的声音,变的凄厉起来,嘴中喊道;“皇临死前,那一句话,至今我还记得。”

    “要还的,要还的,要还的,”连续的三次话,让杨启峰浑身一震,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