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63章 神龙技
    其他几人听得纷纷低头沉思,自己要修炼多久才能修炼到在战斗之中可以施展出神龙技。

    苏雨琪抬臂看着缠绕之上的神龙技苦笑:“想不到,我兵解遁入这一小界之中,竟然可以有机会接触到传闻中的神龙技。便是大千世界之中,会使得神龙技一鳞半爪的存在都极其罕见!若我当日会这神龙技,何至于兵解沦落到此……”

    兵解?不少人的视线之中先是疑惑,随后多少猜到了一些可能,越发相信这苏雨琪不是在信口胡说,她本身可能便是来自大千世界的存在。

    郑十翼轻握苏雨琪的软手,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冷艳美女掌门,这一刻脸上浮现出了满足的幸福笑容。

    “早点学了这神龙技,请罪的折子都可以不写了。”苏雨琪叹气说道:“写个解释的折子也就够用了。”

    神龙技!简单的三个字,却透着无边的威慑力!

    郑十翼暗暗计算着需要修炼到什么地步,身体才能够承受住神龙技置以及六合神功其中来施展。

    霍老这时的脸上浮现笑意,语气轻松说道:“有了这神龙技,老夫开始期待十门会盟了……”

    “十门会盟?”郑十翼面露不解,发现除了自己外的所有人,都是一脸了然的模样,想必是离开山门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咱们下五门的盟主不是死在了武圣墓地的探索之中了吗?”周响说道:“所以上五门的盟主就发了个函来,说这些日子要十门会盟,选个总盟主出来好了……”

    十门总盟主?郑十翼瞬间明白了当今的上五盟盟主什么打算了,下五门资源远不如上五门那样丰富,为了平衡十门之间的力量,所以下五盟的供奉资源是给下五盟盟主,而且上供的资源也远远少于上五盟。

    如此一来,十门之间面前还算有些平衡在的。

    若是下五门也如同上五门一样的供奉资源,确实也能够供奉的出,只是那样一来便没有多少资源发展自身,如今的上五盟盟主这是要对下五门动刀子啊!

    “这哪里是什么会盟?”郑十翼想通其中的关节,冷笑连连:“没了魔门,这十门看来是要开始内斗了。”

    “盟主从来都是打出来的!”霍老语气中多了少年人才有的豪情冲动:“咱们有神龙技在手,盟主的推选争夺,这次恐怕会让很多人大呼意外了!”

    玄冥派众人更是眼睛放光连连,作为十门垫底的门派,谁能想到如今有了角逐盟主的资本?

    一时间,众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郑十翼的身上。

    作为玄冥派最强的存在之一,仅仅只是名头便够那十门喝上一壶的,现在又有神龙技傍身的情况下,十门盟主几乎铁定姓玄冥了啊!

    “倒是不能这么说……”苏雨琪声音带着几分忌惮的味道:“当年十大派联合清文院围剿了魔门,从其中可是启出了不少的神功绝学……”

    霍老此时满脸的不在乎说道:“老夫看来,掌门这次是多虑了。当年魔门虽强,还不是被十大派给灭了?而且魔门的神功比起神龙技,差的可就多太多了……”

    “魔门被灭同清文院有极大的关系。”苏雨琪说道:“我虽没有参加那一战,却也阅读过一些掠夺于魔门的功法。从他们的典藏来看,也该是大千世界中魔教的遗支……”

    教!

    众人的神情变得慎重,当世之中便是清文院也不敢自称为‘教’。

    教!教为何物?

    教,拥有教义者为教!

    教!教化众生!

    教!乃秉承天道!

    仅仅只是存在了书本中的传说,居然真的有这样势力存在。

    魔门,若是魔教的遗失分支,那其中的传承恐怕高深无匹!

    这一刻,众人开始明白,为何当日魔门凭借着仅仅他们一门之力,便能凌驾天下十派之上,原来是魔教的遗失分支。

    “如此说来……”霍老的面色严肃:“那如今的盟主战力,便难以猜测了。”

    众人齐齐点头沉默,当今盟主被称之为不世出的枭雄,当日屈居魔门之下时,便有胆气连同十大派围剿魔门。

    如今,这盟主大人多年不出,始终隐居闭关参悟魔门秘法,战力何等境界越发神秘。

    “不止是盟主,当今的皇帝还有皇帝老祖……”苏雨琪顿了顿说道:“郑家也是一样,当年围攻魔门之时,传闻郑家派出不少人在皇族之中参战……”

    “皇族,郑家,盟主……”郑十翼暗暗计算着一个个从魔门之中得到大量好处的势力,猜测着另外的两名魔门掌门的候选者,是否也在其中隐藏?

    这些日子的修炼跟战斗,郑十翼越发的感觉到魔门的秘法深不可测,不解魔神之能更是有种盲人摸龙的感觉,并没有真正接触到它的强大。

    另外两名魔门的掌门继承者,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始终没有露出半点消息?也是惧怕消息走漏会被天下群雄围剿吗?

    “十翼,想什么呢?”苏雨琪的眸子只有落在郑十翼身上才会温柔,音调也只有同他说话时才会透着似水的柔情,爱恋之意完全不假掩饰的释放。

    丁悦低头看着手中断剑,不去看苏雨琪同郑十翼的四目对视。

    不知道何时起,丁悦每次看到郑十翼跟苏雨琪的交流,心中总会微微的泛酸。

    丁悦知道,自己喜欢上了郑十翼,只是不知道,什么时间喜欢上的这个大男孩。

    可……如今的郑十翼已经同苏雨琪在一起了,丁悦努力的将自己的情感压制着,努力将这份情感去转化为练剑的动力,来忘却这个已经深深烙印在自己心中的大男孩。

    “我没想到出现会盟这件事情。”郑十翼从沉思中恢复过来,眼睛又变得明亮起来:“我本打算将族人送上山门,便去京城找一下郑家在京城的门脸,想来从那里可以问出郑家的祖地在何处。”

    “那你去就是了啊。”周响胳膊搭在郑十翼的肩膀上很是亲热的说道:“十门会盟的事情,我来啊!”

    “你?”郑十翼的神情尽是意外。

    “怎么?”周响用胳膊夹着郑十翼的脖子说道:“看不起我吗?”

    郑十翼连连摇头:“看不起?怎么可能?当世之中,能让我看不出深浅的人已经不多了。你算一个,我一直很是好奇,若是你我交手会如何呢?”

    周响双眉紧锁露出一脸的认真思考模样:“若是切磋,我不如你。若是生死相杀,这个恐怕真的要砍死一个,才能知道了”

    四周不少人的面色齐变,大家都知道周响能打,却还是有些意外他有如此自信,可以跟郑十翼正面一战!

    那可是郑十翼啊!在玄冥派一路上用无数人的鲜血跟尸体做垫脚石,冲上来的顶级杀神!

    武圣墓一战之后,郑十翼更是杀得太子断臂败走!

    如今的郑十翼,用名动天下来形容都不为过了!

    这样的强者,周响自信可以相杀对战,而郑十翼没有半分怀疑。

    不少人的视线由惊讶变得好奇,很是怀疑这周响的师傅到底是谁?好像没听说当世哪个有名的强者,收过这样的弟子。

    神秘!直到这一刻,众人才发现周响的来历十分神秘,好像真的没有人直到他的根脚。

    郑十翼甚至有些怀疑,身边这个用胳膊夹着自己脖子的好朋友,就是魔门的继承者之一!太神秘了!

    “别都砍死了,少结仇。”郑十翼语重心长的做着叮嘱。

    众人纷纷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郑十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还劝别人少杀点?你还劝别人少结仇?还有比你杀得多的吗?还有比你结仇多的吗?

    郑十翼被众人盯得心中发毛又是无奈,大家只看到了周响平日里嘻嘻哈哈跟偶尔热血的一面,只有自己才真正知道,对方真正杀起人来的时候,比自己还要心狠手辣的多!

    当日在归墟,如果不是周响的手黑手狠,郑十翼很怀疑自己能否活到今日了。

    “放心放心,我没你那么酷爱杀人……”

    周响一本正经的拍打着郑十翼的肩膀,那安慰的模样更是让众人相信,周响的战力虽然强大,砍起人来的狠辣程度就逊色对方很多了。

    郑十翼感受着众人的眼神只能叹气,这周响实在太会演了!他入错行了啊!不该进入修行界!该去戏子界啊!

    “倒是你啊,老十……”周响的样子像极了长辈在提点晚辈:“到了京城,你要低调!要少惹事啊!你要知道,这全天下的高手都快被你给招惹了一个遍了。到时候,别搞得全天下的势力跟高手,做出联手剿灭你的事情啊。真到了那一天,哥们我虽然能打,却也扛不住那么多人啊……”

    郑十翼感受着众人那心戚戚然的模样,抬脚踹向周响的笑骂道:“滚蛋!”

    周响灵巧的避开,一脸讨打的样子说道:“老十啊,你看看……你就是这么年轻容易冲动,”

    “不要闹了!”

    丁悦打断周响的言语,郑家的势力太大,以十翼的个性,定然少不了冲突,如果真的大开杀戒,即便他现在修为再高,可无法抵挡住众门派的围攻的。

    想到着,她白皙的脸庞上无法掩饰的露出一抹担忧:“十翼,周响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真的要这么着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