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59章 龙凤呈祥
    “不想死,便安静一些。”郑十翼低声开口道:“我只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嘛,我希望听到的是实话。”

    最后几个字传来,却仿佛是一柄柄利刃抵到胸口,让人心悸不已。

    李维康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的冰冷寒意,连忙开口道:“早在几年前,我们郑战府曾得到郑家一名小辈的报信,说在他们一名小辈身上发现了至尊神魂。我们郑战府的天羽少年,便匆匆赶来,从这人身上得到了至尊神魂。

    自那之后,我们郑战府便派出人来监视这郑家,看还能不能在他们身上得到收获。这也不过是一次无心的尝试,可怎知,还就真的得到了收获。

    半年前,我们郑战府派出来的人,正好碰到了这郑家分支弟子外出,便顺口问了一句。那名郑家便把郑家又一名弟子出现至尊神魂的事情讲了出来。”

    出现一次至尊神魂也就罢了,连续两次出现,怎能不让人怀疑,这个地方是不是有什么宝贝,所以,在把至尊神魂收了后,家主便传令,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宝贝给挖出来。”

    “竟然又出现了一个?”郑十翼一双眉头难以置信的皱了起来,至尊神魂何其珍贵,百年,甚至千年、万年都难得一遇,自己家族中,竟连续出现了两个至尊神魂,看来这附近一定有什么重宝,只是……这重宝到底是什么,竟是能一连两次出现至尊神魂。

    咻!

    郑十翼愣神间,一道极强的紫光,突然从矿洞中飞出,直冲天际。

    这一刹那,体内魂种,还有龙衍草武魂,竟与那紫气产生了共鸣。

    “难不成是重宝出现了?”李维康先是眉头一凝,随后脸上的恐惧便被重宝出现的喜悦所冲去,俨然忘却了站在他身旁的威胁,掉头就要向身后的大坑中跳。

    咔嚓!

    还没等他抬起腿,他的脖子上便传来了骨头断裂声,粘稠的鲜血瞬时顺着喉咙冒了出来,看着将他拧断脖子的郑十翼,他也是一脸的震惊:“你……”

    一甩手,他直接被扔了出去,郑十翼跳入坑中。

    守在矿洞门口的那些人,齐齐要进洞,突然看到从天而降的人,纷纷警惕了起来,“你是谁?”

    回答他的的却是拍落的一掌,

    郑十翼一路将拦住自己去路的人尽数打飞,破开一条路后,窜进了矿洞。

    矿洞被挖的并不深,没走多久,便来到了矿洞的最深处。

    十几名郑家祖地的仆人,像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离他们不远处,在一闪一闪放着金、蓝两种光芒的老树。

    树根像人的手臂般粗,盘踞在一块有着十几米长的大型魂石上,如今的魂石因为里面的魂力几乎已被吸收干净,已经黯然失色,远远看去就像一块经过了数百年风吹日晒,随时都会爆炸的石头。

    有的树根盘踞在上面,也有的树根扎到了魂石下面,更深的地方。

    向上一点的树干,就像被人打成遍体鳞伤的身体,上面布满了被刀子割破的血口,也有爆竹爆炸后炸开的模糊伤口,还有被石头砸成肉酱的伤口。

    隐隐间,还能看到被数根从不知什么地方吸收过来的魂力,像血液一样从下到上输送过来。随着这些魂力进入伤口,能够看到那些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再向上,离地面还有三米的地方,渐渐出现了一些向四周发散,稍微细小一些,同样是伤痕累累的枝干,远远看去,这棵大树就像一把放大的雨伞。

    树叶闪闪发光的挂在顶端的枝干上,而在这些密集的树叶中,能够看到两颗有着拳头大小,一金一蓝的果子,它们正一闪一闪,有节奏的发着光。

    山洞中的那些金光、蓝光,正是从它们上面散发出来的。

    金色的果子之中,是一头从龙须、到龙尾,都散发着耀眼金光,每一片龙鳞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威严的龙啸接连从里面传出的金龙。

    它仿佛是在冲向天际,它后面是一朵朵在滚动着的祥云,它的两对龙角随着它的不断攀升,变得越发的显眼。

    蓝色的果子之中,是一只全身散发着赤红色火焰,挥舞着翅膀,在寒冷的冰天雪地中,向前飞行的凤凰。

    啾……

    一声声凤鸣接连从它喉咙中发出,但凡它飞过的地方,冰川崩塌、天地融化。

    它的身后是一道道它飞过后火焰拉出的线。

    “龙凤呈祥?”

    一龙一凤,看到这一幕的刹那,几乎所有人都尖叫了出来。

    “想不到传说中的东西,竟真的存在!还被我们发现了!”

    “好宝贝,绝对是好宝贝啊!”

    “宝贝?这岂能用宝贝来形容?这是绝世重宝!天下间最为顶尖的宝物!”

    众人的惊呼声,一声盖过一声。

    “快快通知,就说我们发现龙凤呈祥了!”

    兴奋之余,不少人都回过头,准备冲出矿洞,将这振奋的消息告知外界。

    这可是龙凤呈祥啊,他们发现了这等宝物,老祖若是得知这消息,定会重赏!

    “我家的东西,就不用劳烦你们了吧。”就在这些人要冲出去时,一道身影忽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家的?”众人先是一愣,而后便哈哈大笑起来,“你是什么东西?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说着,还有人指了指胸口的‘郑’字,得意的说道:“郑战府,郑……”

    蓬!

    不待这人说完,郑十翼便一掌打穿了他的心窝:“在我家地下,那就是我家的。”

    “我当是谁,原来是我们郑家的狗!”

    “一只杂狗,也敢来生事!”

    “杀!”

    “小杂种,敢擅闯老子控制的地方!”

    人群中,齐永兵双眸间闪过一道冰寒的杀意,这些天他之所以寸步不离,命人守在这里,正是怕有人突然闯来发生意外!

    齐永兵肉掌之上出现了一层岩石,仿佛要将大地撕裂的龙卷风,从掌心之中呼啸而出,直接对准了郑十翼的后背。

    与此同时,一道道剑气、刀气、掌风,也都铺天盖地砸向了郑十翼的身子。

    下一刻,一股滔天气息忽然从郑十翼体内涌出,恐怖的气息似乎要将整个地洞都完全摧毁一般,向着四周狂涌而去。

    四周,攻来的众人忽觉一股骇然至极的气息袭来,身子已经倒飞出去,一个个五脏六腑瞬间碎裂。

    “怎……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打中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他是什么人!”

    “这小子……怎么还能有这等恐怖之人!”

    “我齐永兵堂堂合一境初期……竟是连击中他的机会,都没有!”

    众人只是断断续续的发出道道声音,很快,便已停止呼吸。

    刹那间功夫,地洞内众人,尽数倒下!

    龙凤呈祥?

    郑十翼有些难以安耐住心中的激动,看着树上的果实,呼吸更是抑制不住的变的粗重起来,想不到这次还有这样的运气。

    嗯?

    忽然那两颗挂在树上的果实,竟有些惧怕的颤动了一下,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大树身上扑面而来。

    魂种、龙衍草武魂,在这一刻,无比的兴奋,体内的灵气在它们压迫下,恍如脱缰的野马疯狂的奔腾起来。

    越是这样,两颗果实越是害怕,它们与地面不再是垂直,而是像被风吹着向后。

    远远看去,它们就像缩在街角害怕的孩子。

    “你们怕我?”郑十翼止住了向前的身子,看来,要想接近它们,唯有打消它们的顾虑。

    “我对你们没有恶意。”郑十翼将魂石拿出。

    两颗果实依旧向后拽动着,大树也依旧在用威压,来警示着郑十翼。

    一息、两息、三息过去了,依然如此。

    郑十翼将魂石放在了地上,向后退了两步。

    大树跟两颗果子依然如此,不过,就在第三息时,大树忽然将盘在那块巨大魂石上的树根缓缓的伸了过去,放在了魂石上。

    蓬!

    魂石中的魂力瞬时像血液一样,进入到大树的树根之中,而被吸干魂力的魂石,瞬间爆碎。、

    “果然如此。”郑十翼轻轻笑了起来,又拿出了一块魂石,将之放在了地上。

    又过了三息,大树再次将树根伸了过来。

    魂力被吸走,魂石再次爆炸。

    郑十翼又放了一次魂石,依然如此。几次过后,郑十翼索性将身上的全部魂石拿了出来。

    一开始,大树还只是伸一根树根过来,但很快,它便把能够伸过来的树根全都伸了过来。

    而随着魂石中的魂力,被吸走,它那伤痕累累的枝干,也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起来。

    裂口渐渐合拢,模糊的伤口处,渐渐出现了新肉……

    蓬!

    随着魂石中的最后一丝魂力被吸干,这块魂石再次爆成了粉末。而在吸收了这么多魂力后,大树身上的伤,已恢复了很多,但……要想恢复,不知还要吸收多少魂力。

    郑十翼呆呆的望着这一幕,这大树到底是何物,竟是在吸收了这将近十万两魂石的魂力后,伤口才恢复了这么一部分。自己要是吸收这么多魂力的话,身体怕是早已爆开。

    随着古树不断吸走魂石中的魂力,威压也已消失,一直惧怕的两颗果子,也恢复了常态。

    树叶上的光芒,较之之前要亮了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