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5章 真正的凶手
    丁悦明白眼前的处境,并没有拒绝,而是冷冷的盯着郑十翼,道:“你背我可以,但你要是敢有小动作,我就一剑将你刺死。”

    “好,那就上来吧。”

    郑十翼走到床边,将丁悦扶起,让她坐在床边。

    郑十翼半蹲下身子,将丁悦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双手顺势后伸,向丁悦的臀部摸去。

    “你给我住……”丁悦意识到了不妙,刚要制止郑十翼。

    郑十翼的双手,猛然抓住了她的,使劲向上一托,她到了嘴边的话,戛然而止,她挺翘的双峰,由于身体受力太猛,“唰”一下,直接压在了郑十翼的后背上。

    丁悦的俏手,不知为何竟扣在了郑十翼的脖子上。

    胸口传来的挤压,使得丁悦心脏如要被引爆了,砰砰乱跳。小脸在那一刻,红的像苹果一样。

    她的双峰,除她自己外,还没有任何人、任何外物碰撞过,没想到,这一次竟撞在了郑十翼的后背上。

    丁悦觉得很委屈,眼中开始有泪水在打转。

    郑十翼只想着将丁悦抬到背上,没有想太多,一把抓在了丁悦的臀部上,丁悦臀部传来的温软、富有弹性,使得他心中一颤,“好软!”

    丁悦忽然将双手扣在他脖子上的举动,更使得他的鼻子中,险些流出了鼻血。在那一刹那,两团温软如球的东西,忽然挤在了他的背上。

    “那是什么?”郑十翼疑惑,挤在他背上的东西,是什么。手不知不觉已扣在了丁悦的后背上,紧紧束缚着丁悦。

    “我要杀……”郑十翼还在思考,撞到背上的是什么东西,从后背传来丁悦如要杀人的目光,使得他立马明白,那是女人的双峰。

    郑十翼赶忙提高嗓音解释道:“你身体又不能动,我若不那样做,你又怎么能上到我的背上来?”

    “我用力过猛,让你撞在后背上,是我没有想到的。你要是觉得,我刻意占你便宜,才这样做的话,我现在可以把你放下。”

    “当然,你要是觉得不解气,同样可以抓我的臀部。”

    丁悦上次将郑十翼逼入死亡潭水的举动,使得郑十翼明白,他若不把这事解释清楚,等丁悦恢复过来,定然会对他死缠烂打。

    丁悦眼中弥漫着浓浓的杀意,还没有人敢占她的便宜。

    丁悦立刻想使用护命灵气,将郑十翼杀掉。郑十翼的解释,忽然让她冷静了下来。

    事情的确像郑十翼说的那样,郑十翼若不抓着她的,又怎么把她抬到肩上。

    至于最终,胸口撞到了他的后背上,很有可能,像他说的那样,是用力过大了。

    丁悦放弃动用护命灵气,来杀郑十翼,但她看向郑十翼的眼神,依旧如尖刀一样锋利,丁悦冷冷的说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会让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郑十翼暗松一口气,这冰冷女人,不知道为什么……进行交流的时候,还觉得她有一种非常特别的可爱!他迈步就要往来时的方向走。

    “等等。”丁悦指着床边的那堆女人衣服跟首饰,道:“我的姐妹是在这附近被杀的,从她的死亡方式看,她十有八九,是被朗亮杀掉的。”

    “你到那里搜搜看,有没有我姐妹的遗物或首饰。”

    尽管自己不是刻意去占丁悦的便宜,但总归还是占了,为了不让良心过意不去,郑十翼没有反对丁悦的提议。

    郑十翼一点头,背着丁悦来到了那堆物品旁。

    蹲下身子,郑十翼开始一样一样将这些东西拿起来让丁悦看。

    “没有。”丁悦始终在摇头,翻到最后一件,依然没有看到有她姐妹的东西。

    丁悦一脸疑惑,她的姐妹,明显是在这一带,被杀害的,从杀人手法上来看,都与朗亮的手法吻合。

    可为何没有在这里找到她姐妹的东西呢?

    “难道是因为朗亮杀人杀多了,这些遗物只是其它一部分,剩余的遗物,在其它地方?还是说,杀害我姐妹的,另有其人?”

    丁悦对于她姐妹的死充满了疑惑。

    丁悦又让郑十翼,到四周找找,看有没有其它的遗物。郑十翼依旧没有反对,开始围着四周找,但找了好久,并没有找到其它遗物。

    丁悦终于打消了让郑十翼找下去的念头。

    “好浓郁的灵气味道。”郑十翼闻到前方,有浓郁的灵气味道,好奇之下,就向前方走去。

    小泽兴高采烈的跟在后面。

    估计是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郑十翼不厌其烦的听她指挥,使得丁悦对郑十翼的警惕,大大降低,她松软的趴在了郑十翼背上。

    她的俏脸像枕在枕头上,枕在郑十翼的肩头上。

    丁悦平静的呼吸着,道道香气,不断从她鼻孔中冒出,从郑十翼耳畔拂过。

    郑十翼如触电了般,全身麻酥酥的。

    “原来女人在背上呼吸,是这种感觉。”郑十翼没有打扰丁悦,一边向前走,一边享受着这种感觉。

    一株株灵草,出现了郑十翼面前。

    郑十翼快步走到了灵草面前,先前浓郁的灵气,就是从这些灵草中散发出来的。

    郑十翼也不知道,哪些灵草,对苏静丹有用,哪些对苏静丹没用。

    “反正空间储物袋那么大,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将所有灵草都采集回去,让苏静丹自己挑吧。”

    打定主意,郑十翼就开始采集灵草。

    躺在背上的丁悦,对于郑十翼采集灵草,充满了疑惑,“这个家伙又不是灵医,他采集那么多灵草干嘛?”

    不过,丁悦并没有打断郑十翼,就这样看着郑十翼采集灵草。

    很快,郑十翼就将这一片的灵草采集完了,并将它们放进了空间储物袋。

    “那边的灵气好像比这边还要浓郁,我到那边看看去。”

    左前方传来的浓郁灵气,使得郑十翼心中一喜,大步向左前方跑去。

    “吼吼!”

    身后的小泽,叫唤着跟了过去。

    “咚咚!”

    随着前行,郑十翼的魂种,跳动的比往常还要厉害。

    “怎么回事?”郑十翼停下了脚步,他又没有受伤,魂种跳动的为何会如此剧烈,那种跳动频率,绝不亚于朗亮将爆毒丹引爆后,毒障中的毒气,进入他身体后的频率。

    “难不成这里有大量的毒气?”

    魂种跳动的突然加速,使得郑十翼明白,空气中弥漫着大量的毒气。

    郑十翼赶忙从口袋中掏出了所有的解药,朝丁悦命令道:“这里有大量的毒气,赶快把嘴张开!”

    贴在郑十翼背上的丁悦,尽管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睡过去。可她的眼皮,还是不争气的闭了上去。

    被郑十翼命令声惊醒,她一脸迷茫的看着郑十翼,“这里有大量的毒气?”她怎么没有感受到。

    郑十翼将右手中拿着的解药,放在她的眼前,强硬的道:“服不服随你,你要是不服,过会儿中剧毒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丁悦冷傲的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她讨厌郑十翼跟她这样说话。但不知为何,她还是张开了嘴。

    郑十翼粗鲁的将解药塞进了丁悦的嘴中。

    “你……”丁悦极为恼怒的看着,这样对待她的郑十翼。

    还没等她说完,郑十翼弯下了身。

    郑十翼将剩余的解药,塞进了面色不怎么好看的小泽嘴中。

    郑十翼一把将小泽按倒在地上,同时,他也装作中毒很深躺在了地上。

    丁悦诧异的看着这一幕,心想,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哈哈!又有两个猎物上当了。”一道带有娘娘腔的笑声,从附近的沼泽中传了过来,接着,就看到一个匍匐在不远处沼泽上的人,站了起来。

    由于他的脸,刚刚贴在沼泽上,他的脸上沾满了黑泥,看不到他的面相。

    但他笑起来的方式,及露出的那一口白牙,与死去的朗亮像极了。

    “朗亮?”郑十翼还以为他产生了错觉,他刚才并没有把朗亮杀死,郑十翼故作中毒很深,虚弱的看着对方。

    “朗亮?我以为上钩的是两个女人,原来你不是啊。”看清郑十翼并不是女人,那人多少有点失望。

    很快,那人又笑了起来,“我可不是那个蠢货!我在暗中偷学他的邪功,他都不知道,我宋健这么精明,怎么会是他呢?”

    “不过嘛,那家伙人虽然蠢了些,但他的那套邪功真的是好厉害啊。”

    “我只要不停的像他那样,奸杀女人,用女人的鲜血来修炼,我会变得越来越强。”

    “从我偷学邪功,到现在,不过一年半时间,我就从气轮境六轮,提升到了气轮境九轮巅峰,如今,已到了凝泉阶段,我需要大量的女人的血液来凝泉。”

    “可惜的是,我要是在其它地方,大批量杀害女弟子,定然会引起门派的注意,最终来找我的麻烦。”

    “我只能到了这里,模仿那个蠢货,用那个蠢货惯用的手段杀人。如此一来,其它人既怀疑不到我,我又能得到需要的血液。这真是一举两得啊。”

    “而那个蠢货被我利用了,却还不知道,还整天说他在这里是无敌的。其实他所不知道的是,我在这里才是无敌的。”

    “要不是为了将他的血魔淫功修炼完整,我早就将他杀了。”

    “说了这么久的话,你们在无形中中的毒,应该侵入你们的五脏六腑了。你们现在应该知道我有多么厉害了吧?”

    郑十翼故作中毒很深的模样,大骂道:“想不到你如此卑鄙,用这种方式,对付我们。不过我临死之前想知道的是,最近发生的命案,是不是跟你有关?”

    抓住命案的凶手,能够得到一千两魂石,郑十翼在杀他之前,自然要确认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