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4章 各种试探
    铁甲武魂!能将铁甲武魂拥有者,受到的攻击的十分之一,反弹给攻击者。因此,没有人愿意,招惹铁甲武魂拥着者,更不会与他们殊死搏斗。

    郑十翼每次与朗亮交手,都吐着血被打飞了出去,由此可见,郑十翼每次都被朗亮伤的不轻。

    在丁悦看来,就算郑十翼再能坚持,在与朗亮交手两次后,必定会被朗亮打死。

    可她没想到的是,郑十翼非但在与朗亮交手两次后,被朗亮打死,反倒越战越勇,最终竟是把拥有铁甲武魂的朗亮,活生生给打死了。

    从来还没有哪个人,敢与铁甲武魂拥有者,硬碰硬拼命!更不用说,用拳头把铁甲武魂拥有者打死了。

    这事要传出去,不知将在门派中,引起如何的轰动。

    “好险。这应该是除被抽武魂那次,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吧。还好魂种的修复速度极快,不然,我这次真的将栽在这里了。”

    郑十翼一边走到无影刀跟前,一边在回想刚才的战斗。

    若不是魂种,在最短时间内修复受到的伤,十条命在这里都不够死的!

    哪还能一次次与朗亮搏斗,并最终将朗亮给杀死。

    “魂种既能帮我解毒,又能帮我恢复身体,从里面出来的武魂,会是什么武魂呢?”郑十翼忽然对自己的武魂,充满了期待。

    郑十翼捡起无影刀,走到了朗亮身边。在朗亮身上找了半天,郑十翼除了找到了几瓶丹药外,还找到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望着这个数目的银票,郑十翼连连叹息道:“唉,你好歹也是通缉榜上的大人物,怎么会这么穷,只有一千两魂石。”

    摇了摇头,郑十翼将找到的东西装了起来,抬起无影刀,一刀将朗亮的脑袋割了下来。

    郑十翼从苏静丹给他的药中,找了些能防止头颅腐烂的药,将头颅处理了一下,随后,便把头颅装进了空间乾坤袋中。

    郑十翼开始向丁悦那边走去。

    丁悦还处于郑十翼将朗亮杀死的震惊中,看到郑十翼缓步向她走来,她的心,猛然紧张了起来。

    这里是荒郊野外,周围没有人,自己又受了伤不能动,那个家伙,曾经还上过了自己的床!他此刻,要是想做点什么,那……

    丁悦越想越害怕,想不到,刚从虎口脱险,又碰上了郑十翼这色狼。

    丁悦用冰冷到,能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向这边走来的郑十翼,那样子是在跟郑十翼说,他要是敢对她有想法的话,他就死定了。

    郑十翼怎会看不出丁悦眼神中传达出的意思,郑十翼嘴角升起一丝无奈的苦笑:“你确实很美……但,你会真的以为自己美到每个男人,见到你都会对你有想法吗?”

    “我上次上了你的床,完全是个意外,我真的对你没有兴趣,你也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了。”

    丁悦忽然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该庆幸,自己从来走到那里都是焦点,门派无数弟子心中的女神。

    为了引起自己注意,反其道而行,装冷漠的也见过不知道多少了。

    可……像眼前这位,如此说话的……还真让她……气恼!

    郑十翼注意到了丁悦脸上闪过的怒色,上次,他错上了丁悦的床,丁悦就是用这个表情看着他的。

    生怕这位美女像上次那样,被其追的满山跑,最终跳下了死亡深潭。

    郑十翼转身摇头苦笑,“我就不该跟她说这些!”

    郑十翼走了两步,发现身后并没有人跟来,他有些疑惑的道:“这疯女人好像没有追过来。没有道理啊,她明明很愤怒,为何没有追上来呢?”

    郑十翼回过身,丁悦果然像之前那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怎么还不动?难不成是她身体动不了了?”郑十翼忽然想了起来,刚刚跟郎亮打的那么残酷时,这娘们也没动过一下。

    “她是真的不能动?还是像我之前一样?假装不能动?本打算骗郎亮,现在改成骗我?”郑十翼一手托着腮,一边小心的向丁悦走去。

    “还是确定一下的好……”郑十翼走到旁边的枯树前,将一根长树枝掰了下来。

    郑十翼左右晃动了下树枝,觉得树枝还够结实,随后,便拿着树枝,向丁悦走去。

    丁悦疑惑的看着,手里拿着树枝的郑十翼,他这是要干嘛。

    郑十翼在离丁悦还有一段距离处,停了下来。

    看着手中的树枝,郑十翼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郑十翼将树枝放在了身前,树枝头对着丁悦的身子,树枝尾部,被握在手中。

    他迈动双腿,小心翼翼的拖着树枝,向丁悦身体靠近。

    “你给我站住!”丁悦眼中寒光一闪,她怎么会不知道,郑十翼心里所想,郑十翼想用树枝戳她身体,以试探她到底能不能动。

    其实……被戳一下本来也没什么……

    可丁悦看着郑十翼的那样子,总感觉对方不是在用树枝戳一个人,而是再戳一坨……而自己如今就是那一坨……如此状况又怎能不喊?

    郑十翼没有被丁悦的话喊住,继续拖着树枝,向丁悦靠近。

    丁悦的面色越来越阴寒,眼前这小子跟大部分男人真的不怎么一样,完全没有讨好自己的意思,依然拿着树枝要刺过来。

    丁悦有一种从没有过的憋屈,只能开口喊道:“你不用试了!我是真的中毒,身体不能动弹!快把那树枝给我放下!”

    “你身体不能动弹?”郑十翼身体顿了一下,心道:“你说你身体不能动,就不能动了?你要是骗我,我岂不是会死的很惨?我可不会上你的当!”

    郑十翼继续拖着树枝,向丁悦的身体逼近。

    “你先停一下好吗……”丁悦看着距离身体很近的树枝,语气都软化了下来,没有之前那样冰冷,甚至还透着从没有过的讲道理的气息:“我若是能动,现在早就下床砍死你了,你信吗?”

    “这个……”郑十翼手托着下巴点头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郑十翼开始有点相信丁悦不能动,但手中探出的树枝却依然稳定的继续向前,“我还是更加相信,我自己亲手试出来的结果。”

    “当日你追的我满山跑,险些死在死亡深潭中,便是没骗我,那就当做是对我当时追杀的小小惩罚吧。”

    郑十翼继续拿着树枝向前,先是用树枝,碰了碰丁悦的胳膊,后又碰了碰丁悦的纤腰。

    但不论他怎么碰,丁悦的身体都没有动,只是被树枝碰到的胳膊跟纤腰动了动。

    丁悦的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意。从来还没有人碰过她的身体,即便是用树枝等物体。她只要能动,她一定要狠狠的收拾对方一通!

    “还不动?”用树枝碰了丁悦几下,丁悦依旧没有起身,使得郑十翼心头一颤,“难不成她真的动不了了?不,我还得试试,不然,我贸然过去,十有八九会中了她的计谋。”

    郑十翼眼珠转了转,索性将树枝向丁悦的胸部伸去。

    “这个混蛋,敢碰我的身体,我一定……”丁悦还在为郑十翼,之前用树枝碰她的身体,感到气愤。

    这时,她的胸口,忽然被什么刺了上去,挤压着她的胸部,向胸口凹陷。

    丁悦的脸,“唰”一下,变得赤红,整个人如要把郑十翼吃了般,大声向喊道:“我要宰了你!我一定要宰了你!”

    “啧啧,好可怕的样子。”郑十翼一边咋舌,一边摇头,“我戳她的胸部,她依然没有起来杀我,看来她是真的动不了了。”

    确定丁悦确实受伤了,郑十翼这才放心下来。

    郑十翼将树枝扔掉,脸上露出了丝丝邪笑,“想不到吧,你当日将我追的跳下了死亡深潭,你今日会落得这种下场,不能动。”

    “这里四下无人,你说我该对你做些什么呢?”

    说话间,郑十翼已向前踏了一步。

    丁悦目光森冷的如能洞穿人的心脏,这个家伙,竟敢对她有邪恶想法,他要是真敢对她做些什么,她就算动用护命灵气,也要将这个家伙杀掉。

    “呜呜……”

    在火焰虎尸体堆旁的火焰虎幼崽,忽然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接着就看到火焰虎幼崽嘴中吐出了白沫,身体在那一刻也变得,如要摔倒一般,摇摇晃晃。

    郑十翼回过头,看到了这一幕,“难道它中毒了?”

    郑十翼想了想,并没有再向丁悦走去,转而向火焰虎幼崽跑去。

    丁悦这才松了一口气,郑十翼刚刚要再向前一步,她真有可能动用护命灵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