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49章 该结束了
    手掌之中的树叶球,仿若从投石车上抛出去的巨石,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向着郑十翼砸落而去。

    项天手中,更是不知在何时出现两把有着四尺长,闪烁着银色光满的战刀。右脚猛地向后一踏,地面立时被踩得龟裂,他恍如走钢丝一般,踏上了树叶球在空中划出的完美弧线,挥舞着明晃晃的双刀,劈向了被树叶球锁定的目标。

    下一刻,空气中,阵阵冰寒之气传来,仿若要吞没一切的树叶球,轰然爆碎,露出了一只覆盖着冰晶的手掌。

    郑十翼一掌击碎对面由树叶组成的圆球,单手提着墨鳞刀,划过空气,向着先天冲去。

    只是短短的一息间,两人已然冲至一处,一时间,天空中,布满了全身。

    两只有着一臂之长的触角,从他肩膀上伸了出来,左边的触角是紫色的,有着一只仿佛能洞穿一切的眼睛,及能吞没一切的嘴巴。而右边的那只触角,则是通体墨绿的,一眼望去如同伸展出的藤蔓一般,触角之上更是布满了残存的血液,阵阵血腥的之气从这触角中传出。

    双头吞海蛟武魂!

    郑十翼目光微微一缩,对面随着武魂的释放,项天的气息更是再次疯涨起来,甚至他的双脚都隐隐有了要脱离地面的迹象。

    他脚下的地面,更是以他为中心,向四面渐渐变黑,但凡被触及到的树干、石头,立时被腐蚀成粉末,腐蚀的刹那,紫色触角上突然光芒大盛,但很快又暗淡下去。

    毒!

    郑十翼立时将一把能抵御毒气的丹药塞进嘴中,屏住呼吸,龙衍草武魂以比往常更快的速度,释放着修复伤口的华光。

    “还不错,警觉性倒是不低,怪不得能够在这古墓之中活到现在。”

    项天如同一位看着自己手下的王者一般,嘴唇含笑看了郑十翼一眼,随之轻轻伸出一只手虚空一握。

    霎时间,郑十翼四周的地面中无数尘土如从大海中喷出的巨浪一般,猛然涌动而起,瞬间将他完全笼罩。

    同时,脚下变黑的地面,像突然升起的龙卷风,卷着充满毒气的地面,急速旋转起来。

    片刻功夫,几乎所有的地面已经被这些毒气侵染。

    郑十翼看着即将被毒气沾满的地面,紧紧攥起拳头,必须将四周卷起的土浪冲碎,否则一旦中毒,自己必败无疑!

    举起拳头,刚刚想要将身前的土浪冲破,脖颈处,一阵凉意刺来,几乎是本能的他将脖子扭向一边。

    一道墨黑色的液体,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晶莹的气浪,从他眼前划过,打在了包裹住的土浪上,土浪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被轰破,而是像给土浪覆盖上了一层厚实的护盾,上面嗤嗤的冒起了泛着绿光的火焰。

    项天出现在了空间的中央位置,像掌控着这里面一切的主宰一般,挥舞着手臂,黑色的触角瞬时像拖着长长尾巴的毒蛇,向外探出了一截,脖子向前一伸又向后一缩,一道道黑色毒液像离弦的箭,从它嘴中喷出,急促的向郑十翼身上射去。

    不解魔神。

    郑十翼身体四周,四道护体灵气涌现,脚下的地面已经被黑色沾满,此时根本难以移动,甚至连脚下站立的地面,也随着身前黑色的扩散,被一点点的吞没,若是跃起,必然被卷入龙卷风一般的毒气之中。

    似乎,如今已经完全没有了退路。

    项天好整以暇的站在远处,看着对面的少年,他倒是要看看,这少年如何破解眼前的局面。

    漫天的毒液像流星坠地,一道接一道的落下。边缘处,与空气摩擦的毒液霎时燃烧起来,化成一道道仿若要将地面砸毁的火球,轰隆隆的向郑十翼砸来。

    眼看那毒液以及火球就要击中郑十翼,一道如冰山坍塌震起的冷气突然铺天盖地的从他体内扑出。

    空气冰封,四周的温度瞬时降至到了极点!毒液凝固,结成了一张大网,远远看去,就像在河面上结起的冰块。

    一直咆哮着的龙卷风,这一刻也被彻底冻住。

    笼罩着四周的土浪表面,出现了一层千年冰山才有的冰块。

    “这是什么?怎的都被冰封了?”

    项天忽觉一股寒气袭来,自己体内的血液更是被瞬间冰封,这气息,这是王级武魂的气息,双头吞海蛟武魂武魂更是瞬间缩回体内。

    王级武魂!

    那小子,他拥有王级武魂!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合一境中期罢了,他怎么可能拥有王级武魂!

    即便是自己,身为合一境巅峰,身为皇族太子的自己,都没有王级武魂!谁都知道武魂的等级不能超越修炼者本身等级的事情,哪怕是自己想利用皇室的资源,来提升武魂的等级,也都没有成功。

    毕竟修炼到自己这等地步,已经很难了,唯有提升武魂的等级,奈何……自己尝试了无数方法他都失败了。

    幸运的是,自己拥有的这第二个武魂,能够吸收任何自己想要的武魂。正因如此,自己的实力才高出同境界人数倍。

    可这小子,他怎么可能拥有比自己更多的资源,他是怎么拥有王级武魂的?

    那可是王级武魂啊!

    咔嚓!

    一道空间被撕裂的脆响,从毒液冻成的冰块上响起,将近两米厚的冰块瞬间被斩成碎块,向地面砸去。

    一道身影顶着砸落的冰块,冲了起来,一直冲到了半空,他缓缓的提起了泛着黑墨色光芒的战刀,仿佛是来自地底深渊黑气,赤红色大地之力,源源不断向大刀汇去。

    刀尖缓缓在空气中划过,空气被划出了一道令人心悸的森白划痕。

    项天看着跃起的少年不知道怎么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本能的恐惧感,恐惧?自己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合一境中期而恐惧,这怎么可能!

    对,自己不是因为他而恐惧,让自己恐惧的是王级武魂!

    项天体内阵阵灵气涌出,在身体表面形成十几道金黄色的护体灵气,宛若金色游龙一样,围着身体来回游动,将整个人完全包裹了进去。

    天空中电光闪烁,一道道闪电落下,砸到他的身上,确实没有伤到他一分,反而在他的体表渐渐出现了一层被闪电激发出的闪电皮层。

    “该结束了!即便你拥有王级武魂,败的人,仍旧是你。”

    伴随着一道恍如从深渊地狱中传来的冰冷声音响起,项天如摘星辰一般,一把将竖着劈向他身上的闪电抓在手中,等这些闪电聚集了有将近百道的时候,一举轰向了依旧在半空中缓缓挥舞着墨鳞刀的郑十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