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41章 再入险境
    “小心!”

    忽然,一名衣服几乎与大地颜色融为一体的夜叉,悄无声息的从郑十翼后背跳起。

    了然高呼一声,似乎是怕郑十翼来不及反应,侧身跃起,在对方抵达郑十翼之前,横档在前方,佛家绝学之分筋挫骨掌,双掌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弧线,合十,夹住了对方劈砍下来的战刀。

    下一刻,了然手臂向外一推,仿佛罗汉撞钟的双拳,猛然探出,砸在对方胸口之上。

    喀嚓……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传出,对面的夜叉身子顿时如同被狂奔中的巨兽撞飞一般,倒飞而出。

    几乎是震飞眼前夜叉的同时,一侧一手持长枪的夜叉,从他的左侧刺了过来。

    不好!

    了然感觉到一侧传来的劲风,想要躲闪,之前本就纵身跃起,身体失衡,还用双拳向外一推,反震之下,他的身体一时间根本难以控制,更无从躲闪。

    眼看着这把长枪便要刺中他的左肋,一侧,一道黑光闪过。

    那握着长枪的手臂,被一刀斩断。

    眼前夜叉还未发出惨叫,又一道黑光闪过,那刚刚斩断他手臂的墨鳞刀,再度出现在了他的脖子处,一刀斩落,干净利索的斩下了他的脑袋。

    才刚刚击杀一个夜叉,下一刻,刚刚斩落这夜叉脑袋的墨鳞刀,又斩掉了另一名夜叉的脑袋。

    好快的刀!

    了然看着郑十翼斩出的利刃,心中升起一种恐惧感,虽然如今郑十翼在帮他,可不知道怎么的,恐惧感反而越来越强。

    郑十翼如今可是有伤在身,可短短的瞬间功夫,仍旧斩杀了两个夜叉,若他此时是完好状态呢?

    了然望了郑十翼一眼迅速收回目光。

    似乎是发现那人类少年太过强大,剩余的三个夜叉同一时间向着了然包围而去。

    了然脚步一动,刚刚想要躲闪开来,双目内,一双瞳孔豁然放大,满是不可思议的望向身前。

    视线中,三个夜叉,还未形成合围之势,在这三个夜叉的身后,在三个不同的方位,竟是同时出现手持墨鳞刀,向着对方斩去的郑十翼的身影。

    三道刀光闪过,三颗脑袋飞起。

    这……

    了然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眼前三具倒下的尸体。

    方才他竟然看到了三个郑十翼,这绝对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郑十翼的速度竟是快到了让他产生了错觉的地步。

    这还是郑十翼受伤之后!

    许久,了然才回过神来,看着已经盘膝坐下的郑十翼,望了眼血雾朦胧的远方,他终于缓缓开口问出了心中的不解:“你为什么要救我?”

    郑十翼轻轻摇了摇头,他也不清楚为何要救这个家伙,只是这种话怎能说出,顿了一下后,他才开口道,声音中故意带上一丝冰寒:“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这是你第一次,也是唯一而的机会。若此下次再想逃,你知道你的下场是什么。”

    “我还是不明白。”了然似乎没有听出郑十翼话音中的冰冷意,继续追问道:“刚刚你若不来,我已经死了,根本等不到下一次。所以,我还是很想知道你救我的原因。”

    “因为我手中的魔骨舍利,还没有彻底被净化掉。”郑十翼很平静的呼了一口浊气,将疗伤的丹药塞进了嘴中。

    了然并不相信的摇头道:“我死了,你依然可以找我们清文院的人帮你净化。”

    “这里没有其他清文院的人。”郑十翼有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便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了然。

    清文院可不是自己来到这里,况且出去后,你不是一样可以找清文院的人?

    了然仍旧满是不解的看向郑十翼,只是这一次没有再次开口,隐隐约他已经有些明白,恐怕对方救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单纯的不想自己死。

    这个少年,并非那种入魔极深到无可救药的魔头。

    了然看着郑十翼那张年轻的脸,忽然开口道:“你身上的煞气太浓,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的。跟我回清文院吧,相信在院长他们的帮助下,定可将你身上的煞气净化。”

    “帮我净化?”郑十翼有些怪异的抬头看了眼了然,很明显,这小和尚和自己说话的语气和之前大有不同,听得出来他是好心,只是……

    “算了吧。我知道,你们清文院的确能帮我净化身上的煞气。可惜,那种手段我见过,是要废掉人身上的修为为代价的。以我身上的煞气程度,恐怕废掉我一身所有修为都无法彻底净化我的煞气。”

    “你一定是误会了。”了然坚定的摇了摇头,一脸认真道:“我的修为不够,因此,对于净化人身上煞气之事涉猎不深,但绝不会出现你所说的这种事情。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见我师父。他一定会有办法帮你净化身上的煞气。”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净化还是算了。”郑十翼仍旧摇了摇头。

    “看来你还是不不相信我。”了然眼中多了一些失望,自己只是因为对方救了自己一命,所以想要帮他,可似乎郑十翼却一点也不相信自己。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不相信你们清文院。”郑十翼坦诚的看着了然。

    “可惜了。”了然叹了口气,显然,郑十翼对清文院误会极深,看来只能以后有机会,亲自带着他去见师傅了,相信师傅一定有万无一失的方法,将郑十翼身上的煞气净化掉。

    两人说话间,地上,那一个个夜叉尸体上的血肉却是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转眼间变成了一具具看起来在这里陈列了有着数千年的干尸。

    “这是……这不是真正的夜叉……他们是干尸。”

    “这里是墓穴之中,所以有时候我们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两人忽然同时开口,对视一眼,却是越发警惕起来,比起那些夜叉,这诡异的墓穴更加让人感到恐怖。

    空气中墨黑色的血雾,像受到了什么牵引,源源不断从地面升起,但凡被墨黑色血雾碰到的一切无论是枯枝、杂草,还是碎石,尽皆在一瞬间便被腐蚀成粉末。

    毒!

    郑十翼和了然对视一眼,两人几乎是同一时刻向着来时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对!

    郑十翼跑出没多远身子忽然顿住,前方,来时的路上,之前他们斩杀夜叉的地方,空气中阵阵墨黑色的血雾蔓延,腐蚀着四周的一切,其蔓延的程度看起来比另外一边还要猛烈。

    前后退路都已断绝,此时只有一条路了。

    郑十翼转头向着远处的一个方形望去的。

    远处黄沙漫漫,仿佛蛮古时期刚刚经历过神魔大战的上古战场,到处弥漫着还未熄灭的焰火,一只只远古凶兽厮杀不止。

    只是远远的向着那个方向望了一眼,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便不由自主的从心底升起。

    “你要去那个地方?那个被你杀死之人所说的无比恐怖之处?”了然看到郑十翼的目光,有些急切的开口。

    “不去又能怎样?”郑十翼低声道:“在我们前面,还有个两丈宽的悬崖,我们只要跃过悬崖,就能到达那处地方。

    虽然根据被我击杀的荆伤三人的话来说,进入里面实力会跌落,而荆伤他们进入其中似乎实力都低落到了只剩下一成。

    可进入那里面对危险,总比在这里等死强!这毒素,你有把握抵挡?”

    “没有。我们走!”了然望了一眼身后像咆哮着的浪潮而来的血雾,迅速跟上郑十翼,向着黄沙滚滚之处冲去。

    当时郑十翼审问那太子手下之时他也在,他也听到了太子手下的话,知道黄沙滚滚之处异常危险,可就像郑十翼说的,进入里面才有活命的机会,留下只有死路一条。

    两人飞速追去,后方,毒雾蔓延而来。

    眼看,身后毒雾就要从后方蔓延而过,两人眼前终于出现那两丈宽的悬崖,没有任何犹豫的,两人同时腾空而起,向着悬崖跃去,只是一段两丈宽的悬崖,对他们来说,跃过去实在太简单了。

    不对!

    两人飞跃之中脸色忽然大变,眼前原本看起来只有两丈宽的悬崖,竟仿佛被一双无形的遮天巨手生生拉开一般,一下子拉开到了有百丈宽的距离。

    幻境,又是幻境,这悬崖其实根本就不是两丈宽!

    郑十翼感觉自己仿佛是身上绑慢了沉重的玄铁一般,向着悬崖下方重重的砸落而去。

    悬崖下方,一眼望去,尽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郑十翼飞行之中抬掌对着对面的墙壁一掌挥出,墙壁应声碎裂,一块巨大的石块飞落而下,许久却是都没有听到一点声响。

    这悬崖极深!

    郑十翼和了然对视一眼,一边猛提灵气,降低着身体下落的速度,一边将身上的衣服撕碎,迅速拧成绳子,然后抛出套住一侧的一株生长在山间的巨树树干,随之双手猛然一拉,身子借力冲出落到了大树之上。

    “还好,这里有颗大树,否则我们两个都惨了。”了然落到粗壮的树枝上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话音刚落,他的一张嘴巴却是猛然张开。

    两侧的山体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合拢起来。

    “这……这山体还能够移动!”

    两人脸色难看的望向下方,以这山体合拢的速度之快,就算现在跳下去,恐怕还没有到地面就会先被山体挤成肉酱。